「流動的家園」:蘇州打工者在這裡讀書寫作

城中村往往是髒亂差的代名詞,但在80後打工青年全桂榮心中卻不一樣。這裡的房子簡陋,卻是打工者在城市少數負擔得起的地方;這裡的街道擁擠,卻彌漫著洗衣吃飯的生活氣息。

2009年,外出打工多年的全桂榮有感於打工者文化生活的匱乏,選擇在蘇州的城中村開辦一家「工友家園」(現名蘇州星星家園社會工作服務中心)。九年來,他創辦的工友家園為打工者們提供圖書借閱、電影放映、文學及音樂創作等活動,累積服務數萬人,並帶領工友們探索出了屬於自己的工人文化。

photo1
蘇州木瀆鎮沈巷村的商業街。(攝影:梁惠)

 

2017年末,蘇州常住人口總量超過1000萬人,其中戶籍人口不到七成,外來打工群體數量龐大。蘇州木瀆鎮沈巷村是一個典型的城中村,居住著兩三萬名打工者。全桂榮創辦的工友家園,就位於一個80平米左右的房間內。

走進房間,首先看到的是一個會客區,有木板搭成的簡易沙發和茶几,工友們可以在這裡聊天、練吉他。會客區後面是一個較大的閱讀區,有整牆的書架,密密麻麻的書多達幾千冊,許多來自工友的捐贈。再往裡走還有一個活動室,擺放著一張乒乓球桌,工友們可以在這裡進行球類、棋類等文體活動。

工友家園的圖書室。(攝影:梁惠)
工友家園的圖書室。(攝影:梁惠)

 

為打工者開辦工友家園是全桂榮的夢想。他在廣西農村長大,年少時進城打工,深深地感受到打工者們精神文化上的匱乏。匱乏並不是因為打工者文化水平低,更多的是因為生存環境的限制。

一方面,工廠普遍要求超時工作,打工者缺少閒暇時間。另一方面,打工者們很難找到一個歇腳的地方,經常只能三五成群地坐在路邊,更不用說找個安靜的地方看書、休閒了。

來到蘇州打工後,他自掏腰包,用半個月工資租下了場地。親手裝修、佈置,終於建起了工友家園這座微型工人俱樂部。一開始,家園的經費和人手都沒有著落,他不得不一邊打工一邊維持家園的運轉。

後來,有了政府和香港樂施會等社會資源的支持,他才得以把較多時間投入家園的工作。九年間,他已從27歲的「小全」變成了36歲的「老全」。如今,年輕的工友們都親切地叫他「全叔」。

「全叔」在整理圖書。(攝影:梁惠)
「全叔」在整理圖書。(攝影:梁惠)

 

從年幼時起,全叔就喜歡看書。打工後,他用第一個月的工資買了魯迅全集,才發現世界上原來有另一種文學——表現勞動人民的文學。他又買了更多類似的書,越看越覺得相見恨晚,「我們能不能用這種方式去記錄我們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呢?」

表現勞動人民的文學,應該由勞動人民自己書寫。在工友家園,全叔不僅鼓勵工友們讀書,也鼓勵他們進行文學創作。工友家園的出版物《工友通訊》就是工友們的創作園地,數年來收集、刊登了500多篇工友們的作品。

這些作品記錄了工友們的日常生活,也表達了他們對生活的理解和反思。2017年,結合工友們的口述史,全叔和同事們還將這些作品集結出版,書名叫做《流動的家園》。

工友家園印刷的《工友通訊》。(攝影:梁惠)
工友家園印刷的《工友通訊》。(攝影:梁惠)

 

工友家園難以忘懷的,是一位名叫賈孝飛的工友。來蘇州打工三十多年,一直生活在城市的底層。來到工友家園後,他擴大了自己的社交圈子,也感受到了對勞動者的尊重、對勞動價值的肯定。

愛好寫作的他以極大的熱情投入到工友家園的活動中,在《工友通訊》上發表了許多作品,他本人還參與了《工友通訊》的編輯工作。然而不幸的是,他患上了再生障礙性貧血,因為家貧而沒有及時治療,已於2016年6月去世。

對於老賈這樣的工友而言,文學意味著甚麼呢?打工者們在城市面臨流動性、不穩定性,不安全感。他們需要自己不被當作另類,需要融入這個時時變化的社會關係中,需要和絕大多數普通人一樣的故事,需要自尊和尊嚴,而文學就是他們對抗偏見的武器。

工友在視頻APP上發佈生產彈簧視頻。(攝影:梁惠)
工友在視頻APP上發佈生產彈簧視頻。(攝影:梁惠)

 

隨著新技術的發展,工人文化也不再局限於文學和音樂。年輕工友們人手一部智慧手機,用更新潮的方式創造自己的文化。全叔說:「一些工人在車間裡生產彈簧,他就把彈簧的生產過程拍下來,關注量還挺高的。我覺得把工人的日常狀態以這種現代新媒體形式表現出來,也是一種新的工人文化。」

「工人文化就是工人生活的方方面面」,全叔希望,人們不僅看到工人文化,也看到工人文化裡反映出的工人們面對的問題,並推動這些問題的解決。九年裡,工友家園根據工友們的實際需要,將服務範圍從工人文化拓展到了家庭和勞動,包括開辦兩間「愛心小屋」,為工友子女提供課業輔導,以及探訪工傷工友、開設「勞動法律諮詢」微信公眾號等,為工友提供必要的法律援助。

志願者們在愛心小屋為流動兒童輔導功課。(攝影:梁惠)
志願者們在愛心小屋為流動兒童輔導功課。(攝影:梁惠)

 

「勞動的價值被風吹著/在天空中輕輕飄蕩/我們該不該把它/放進我們的手掌」,年輕的全叔曾寫下這樣的歌詞,而他已用自己的行動,將勞動的價值放回了工友們的手中。

 

(本文首發於澎湃思想市場,略有刪節。)

文:張燁(特約撰稿人)

 

————————-

香港樂施會自1997年起與內地公益組織合作開展城市外來工相關項目。2017年,在開展工作20年之際,樂施會與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邱林川教授的項目組展開合作,對有關工作經驗進行梳理和總結。項目組走訪了全國7個城市的9個公益機構,並將其中一部分機構的故事記錄下來,本文為其中之一。

樂施會關注城市外來工、城市新市民/流動人口,我們認為促進流動人口/農民工處境的改善是中國農村與城市扶貧發展工作的重要環節之一。 我們希望為改善外來工的可持續生計、城市新市民的社會融合貢獻一分力量。

更多項目故事:www.oxfam.org.hk/tc/UrbanLivelihoods.asp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