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反叛、不愛讀書,到愛上水彩畫、獲獎、受人欣賞。28歲的澳門土生葡人蘇文樂 (Filipe Dores) 剛完成了他第一個個人水彩畫展「夜間」,完成了他的一個夢想。然而,感到成功和開心過後,他更想尋求新的目標、創作的衝動及不同的風格。

 

面對自我

走進「夜間」,在每一幅長方形的畫作中,看到的是澳門寧靜的晚上、無人的街道、夜燈照著的建築物,帶有一種孤獨的感覺,令人反思自我,面對自己。

畫作的特別之處在於蘇文樂用畫建築圖則的方法畫水彩畫,這是受他外公的影響,小時侯經常看著他的外公在家畫圖則,製作建築模型,從而開始對建築圖則著迷。

Slient Night 2
Slient Night 2

現在他每天都花六小時來畫畫,最顛峰時期每天只睡五小時。但是,其實他不是從小就愛上畫畫。

「小時候很反叛,不喜歡上課,亦不愛回家,經常晚上和朋友在街上遊走。到了葡文學校讀書時,才選擇美術課,第一次接觸藝術,當時是為了容易升班才學了一年繪畫,但最後也是留班收場。」蘇文樂說。

雖然如此,他對繪畫的好奇心從此「撻著」了。後來,機緣巧合下,同是畫家的表哥教他畫畫,傳授他一些理念,再為考入理工學院而自修,經過第二次報考最終成功入讀視覺藝術專業。

Filipe 3

 

尋找回憶

「夜間」是蘇文樂這4年來畫的作品,開始的衝動是源於一場大雨。

「2013年,那時正準備入讀理工。有一次因為大雨,沒有外出幾星期;雨過天晴後,踏出門口,走出街上,發覺我看著的地方和我印像中的有很大分別,我開始發現城市的發展和自己生活的節奏脫了軌,開始想以自己的記憶,小時候成長的回憶來畫澳門,開始想找回一些適合的地方或想表達的事情。」

畫展有兩個作品連續兩年參加英國皇家水彩畫家協會的年度大展中獲獎,其中 “Mario Night” 獲 “John Purcell Paper Prize”,畫作是他對兒時玩遊戲機 Gameboy 的回憶。畫的背景是澳門一處街景,仔細看可見卡通人物 Mario 和 Gameboy 在牆上;

Mario Night
Mario Night
Working Alone
Working Alone

另一幅 “Working Alone” 亦在2016年獲 “The Leathersellers’ Award”,背景是在板樟堂的葡文書局。

然而,為甚麼他的水彩畫都是夜深人靜的澳門?蘇文樂解釋:

「以前走在新馬路、水坑尾附近的地方,那些店鋪都是為澳門人而設,我可以去茶餐廳吃東西、買玩具;但現在去到那些地方,吃的都是面向遊客。在這情況下,我感覺生活不到,如果我要去尋回那些記憶,那麼必定要在晚上才能感受到,現在想回來,就好像佈景板般。 」

蘇文樂說,他繪畫是跟自己溝通的一種方式。「關於自己成長、發生的事、朋友的去世等等,觀眾透過自己的觀賞,可以有自己的感覺,但我有自己傷感的地方,這樣觀眾未必感受到。」

另一作品 “The September after 18 years”,畫面是澳門嘉樂庇大橋底。2007年他的葡國朋友被發現伏屍在此,雖然當時滿身傷痕,但被指是跳橋自殺,家人朋友都不接受這個說法,儘管葡萄牙的驗屍結果顯示亡友是被毆打致死,但法院裁定為自殺,上訴多次亦被駁回。

The-September-after-18-years
The September after 18 years

 

成功的失落感

這個畫展反應很好,得到不少人認同、讚美,所有畫作幾乎都賣出了。然而,對於蘇文樂,卻多了一種失落感。

「經過這次畫展,感受到很多人認同,同時壓力很大。畫展或許很成功,一開始會很高興,之後有少少失落,因為我感到已經被別人定位,『蘇文樂或 Filipe 畫水彩好叻,是個畫家,畫澳門的夜景』…… 但是,我不想自己被塑造為某一種類型的人,因為我會不斷打破不同的形象、創作風格或自己的興趣。」

不過蘇文樂相信,那種失落感會是一個過程,過一段時間之後,他想重新去找回自己一些目標,找回一些創作的衝動。對他來說,這才是最重要。

儘管如此,蘇文樂慶幸他大部分的畫作都找到很好的收藏家,是熱愛他作品的人。「好慶幸有一班愛鍚自己作品的人出現,這才是最值得開心的。」他說。

談到他最喜歡的作品,他毫不遲疑回答:「最深刻印象是巴士站(作品 “Waiting till Morning”),係其中一個最喜愛,因為能做到我想達到的一幅作品。我想令人開始思考:大部分人都搭過巴士,在巴士站,我們可能企係到等巴士期間開始想像,是思考的時間,想像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或想像身邊人的感受、想法。這才是貼近生活的元素。 」

Waiting till Morning
Waiting till Morning

 

「硬頸」的他

「硬頸」是蘇文樂經常用來形容自己的詞,很不喜歡他自己或創作受到限制。「我是個比較硬頸的人。大一的時候和一位學者聊天,他問我想選擇甚麼科目,我答教育,因為我認為,就算我選擇教育,我一樣可以做藝術工作者,但我讀教育後,我未必完全有這個資格,但我讀是為了它的策略、內容,給自己多學一個事情,為了有更多的方法,為了創作也好,為了人生也好。」蘇文樂道。

「因此,我不喜歡被專業性或學術性來限制自己。反而,在不同的地方,我可以學到更多東西。如何靈活利用學到的東西,就可以做不同的事,例如畫畫的,可以讀哲學、歷史或其他,沒有一個限制的標準。」

 

快樂 x 痛苦 = 畫畫

Filipe screen

在展覽中設置了一部電視,展示蘇文樂其中一幅作品從一張白紙到受人欣賞的畫作。他回憶,畫每一筆、每一格的過程十分痛苦。但當問他是否會繼續「痛苦下去」,他笑言: 「快樂都是建立在痛苦身上!」

「一開始畫畫,很多時候沒甚麼成功感,因為老師或其他人給的功課或作業都很難完成。但對我來說,就算畫不好,應該享受畫畫過程。我身邊朋友都遇到類似問題,就是當別人給意見時,是否要完全跟隨,但我認為自己才是最緊要的,自己創作要對自己交待,能做甚麼、畫甚麼,自己最清楚。」
今年剛剛理工畢業的蘇文樂想成為全職畫家,但知道澳門的市場環境,工作室租金昂貴,很難全職靠創作為生的畫家。但是為了令自己可騰出更多時間做創作,蘇文樂會盡量選擇一些時間比較彈性的工作。

「以我為例,可能聽到我的畫賣得很好,20萬、30萬,但那是我四年以來的作品,平均計算下來,其實只有5萬一年,再計算我付工作室的租金,其實我沒有錢賺。要令別人知道,畫作其實不貴,但很難打破一般大眾對繪畫或藝術的價值觀,特別是澳門。」他說。不過,他相信那是無形的努力,去為了日後有機會達成全職藝術家的夢想。

Filipe 5

 

哲學性的思考

連續三年參加英國皇家水彩協會聯展之後,蘇文樂的短期目標是參加英國其他不同的比賽,期望尋求更多不同的風格,畫不同風格的畫,有不同發展的空間,亦希望可以透過這方式讓自己達到其他地方。他亦正在準備新的創作,而作品中可能已看不到澳門街道、建築物的身影,而是與哲學「玩遊戲」。

「這四年的畫作都是關於自己比較感性的作品,雖然用的技術是很冷靜、計算很強的元素,但全都是和我的經歷有關。之後,我希望以理性的角度去開創一個系列的作品,是哲學性的思考,用邏輯來做創作。未必會有澳門的元素,或者間唔中會見到一個電話亭,但它在不在澳門,已經不重要。 」

 

不平凡的人生

Filipe 4

由壞孩子到有名氣的年輕畫家,蘇文樂不覺得自己已經經歷很多,因為期待人生應該會經歷更多事情。他希望會有一個不太平凡的人生。

我想做經典。因為如果畫畫只是為了開心,那麼我認為是浪費了人生。我希望能夠留在人類記錄上,這樣想,就不可以求其畫,每一張都要盡力去做。我相信我可以做到,雖然輪不到我去定義自己做了甚麼,但我知道,如果我求其,或半途而廢,我肯定做不到。」

 

後記

和蘇文樂聊天後,看得出他是個喜歡挑戰的人,亦即是他經常說自己「硬頸」。我認為他的思維方式很正確,不喜歡輕易取得成功,而且成功過後亦不會驕傲,反而推動自己嘗試更多不同的東西。他想做經典,名留青史,我相信他會做到,至少已經踏出了第一步。期待蘇文樂日後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