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英姿舞園、意動空間及點像藝術協會聯合主辦了第一屆《ROLLOUT 舞蹈影像展》(以下簡稱《ROLLOUT》),「Rollout」此短語有「滾動開展」之意,而「roll」 則是在攝影或舞蹈上常用的術語 - 正如拍攝時常聽到「Camera rolling!」而跳舞則不時會用到「Roll up your body!」等動作詞彙。《ROLLOUT 舞蹈影像展》藉著名字寄寓藝術創作不息的活力以及樂於跨媒介共創新作的熱忱。 2018年迎來第二屆《ROLLOUT》,今期ZA誌邀請到其策展人劉楚華(Chloe)及黃鎬藍(Mary)介紹一下這個從名字或會感陌生的影像展。

 

舞蹈影像是甚麼?

舞蹈影像,按字面意思可以理解為以舞蹈為主題的錄像,其實舞蹈影像有很多不同的表現形式,可以是單純記錄一段舞蹈,可以是透過舞蹈及肢體以影像作為媒介去說故事,又或者訴說有關舞蹈與肢體的故事,舞蹈影像也可以沒有故事劇本,只是單純讓觀眾感受空間、舞者肢體動作、光線及聲音等的關係,正如現今影像媒介的多元發展,從過去發展至現在,形式已經非常多樣。導演可以是舞者、影像工作者或者藝術創作人,舞蹈影像因應拍攝者的不同背景,透過鏡頭演化出無窮無盡的視角和形式,加上科技的發展,舞蹈影像在2D、3D到虛擬實境 (VR) 的技術上不斷創新,這種創作形式已經受到越來越多創作者和普羅大眾的關注。作為舞蹈與影像結合的藝術形式,在歐美及本澳鄰近地區已經有相當成熟的發展,在每個歐洲國家,幾乎都有屬於自己的舞蹈錄像節(dance film /video festival),甚至同一個國家、不同城市也有不同屬性的舞蹈電影節,算是成熟且多元的發展。這樣的平台,不僅讓「舞蹈」、「影像」的人才可以有更多相互交流的機會,藉由不同領域思考的方式,也幫助自己在原有領域有更多突破的可能。

 

為何策劃《ROLLOUT舞蹈影像展》?

策展人劉楚華(Chloe)
策展人劉楚華(Chloe)

Chloe 表示其實舞蹈影像在外地已經發展很多年,現時無論在拍攝題材、使用器材和創作意念等都在不斷有新的突破,亦都越來越多人參與創作。「舞蹈影像在澳門也不是新鮮的事物,早在《ROLLOUT》之前,就已經有本地導演或藝團拍攝舞蹈影像。在2016年第一屆《ROLLOUT舞蹈影像展》時,都收到十多條來自本地的影片,有些雖是多年前的作品,但再收到時,更驚覺原來一些前輩們已走得這麼前。」談到為何會在澳門舉辦舞蹈影像展,Chloe 說事緣於2015年應邀赴港參加了一個為期兩星期,由西九文化區及城市當代舞蹈團合辦的《新作論壇:光影舞蹈》的計劃,這個計劃主要是提供一個藝術交流的平台,以培育、鼓勵及發展舞蹈影像創作。計劃有來自亞洲不同地區的藝術家參加。Chloe在這個計劃當中,除了學習到很多舞蹈影像的知識外,亦認識到不同地區的藝術家,以及受到許多鼓勵和啓。回澳後,將建立澳門的舞蹈影像平臺這個想法跟獨立製作人 Erik 及英姿舞園郭英姿老師商量,其後,由實驗創作開始,逐漸發展成以一個平臺,並聯同另外兩位策展人Mary同Erik開始進行《ROLLOUT》的籌備工作。

 

籌備過程是學習但也充滿驚喜

Mary主要負責《ROLLOUT舞蹈影像展》的籌備工作,她表示由於影像展由零開始,對於設定章程、條款、以及整個影像展由徵集影片、評審和播映的時間點控制等等,都參考了很多世界各地的影像展,然後再一步步建立。第一屆《ROLLOUT》 很高興邀請到四位很有經驗評審,包括香港跳格國際舞蹈影像節策展人黃國威先生,巴西VIDE-O影像及舞蹈節策展人 Alberto Mango 先生,澳洲 DanceHouse 創辦人Helen Sky女士及澳門大學彭錦耀教授。他們在籌備過程中,對於評審影片時的公平性和審美角度都提出了很多意見,彭錦耀教授還跟她們分析了不同時代會出現不同面向和類型的影片的原因等,實在獲益良多。

策展人黃鎬藍(Mary)
策展人黃鎬藍(Mary)

Mary 提到在徵集影片的過程中透過參賽者的回饋,也為她們上了寶貴的一課。例如曾經有參加者詢問大會使用哪種音響設備,因為他們的影片以聲音為主導,若果大會的音響設備未能播放到他們影片設定的音質效果,會大大影響到影片的整體性,因此提議大會要在章程中列明對聲音設定的要求。同時亦有參賽者關注版權的問題,提議參賽影片只可以在影展期間放映,事後的巡影章程的洽談等等。Mary表示會根據第一屆《ROLLOUT》中所收集到的意見,在第二屆《ROLLOUT》中作出改善,她說:「整個籌備過程是一個很好的學習機會。」

Mary 同時也提及第一屆《ROLLOUT》主要透過在一些舞蹈影像協會、社交平台、舞蹈影像展及在外地參與國際藝術市場中作宣傳,整個徵集影片的過程較預期順利,也十分欣喜在宣傳後很快就收集到來自不同國家的影片,實際上,國外的創作人有很多已拍攝好的舞蹈影像,他們平時只要有靈感就會拍攝錄像,所以當他們知道有新的舞蹈影像展,就會很積極投交影片,非常「Ready」。另外,除了公開徵集影片外,亦都很感謝香港跳格國際舞蹈影像節及巴西VIDE-O影像及舞蹈節的兩位策展人支持,促成了《ROLLOUT》的「世界精選系列」,令到播放的影片更加多元化。

 

第一屆ROLLOUT》的多種嘗試

第一屆《ROLLOUT》希望透過精選舞蹈錄像放映、焦點對談以及放映等活動,在澳門先初步建立一個舞蹈影像的交流平台,將舞蹈影像、舞者、影像工作者、不同藝團和大眾連結起來,討論和交流舞蹈影像的各種可能性和發展,然後,在過去兩年,分別與新加坡的Cine-movement以及香港的導演和編舞合作,與本地導演及舞者一起進行了3次ROLLOUT實驗室的創作,這些經驗和友情合作,都累積成今年第二屆《ROLLOUT》的重要資源。

 

本年第二屆《ROLLOUT》的精彩內容

本屆《ROLLOUT》自2018年7月公開徵集起,收集到來自全球49個國家及地區的影片,參與當中的競賽單元及放映,當中還包括競逐本屆新增設的新媒體獎項的VR影像等超過250部作品,當中,影片分為競選影片和非競選影片,並按照收集到的影片分為不同的單元和主題,希望可以帶給觀眾不同類型作品。大會從中精選出40部參賽入圍影片作公開放映,並以八大主題作分類放映,包括:

  • 競賽放映
  • 世界精選
  • 中國編舞家系列
  • 舞蹈紀錄片系列(Jumping Frames跳格精選)
  • 巴西舞蹈影像精選
  • VR舞蹈影像體驗
  • 澳門舞蹈影像力量
  • Rollout 舞蹈影像實驗室:
      • 壹壹:城市觀看
      • 翻動:澳門聖地牙哥古堡舞蹈影像

    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

 

兩屆最深刻的影片是?

而在兩屆《ROLLOUT舞蹈影像展》的眾多影片中,Chloe 和 Mary 對哪條影片印象較深刻?Chloe 分享當中的一部來自斯洛文尼亞的影片《CIRCULAT》,當中的日常身體、舞者身體在城市及廢棄工場間穿梭、奔跑、虛與實以及動與靜之間,都釋出許多關於人和城市之間的關係;而本年收到有一部影像名為《ob.liv.e.ion》的作品,內容簡潔非常,舞者更是近乎靜止的非常微小的在海邊的移動,但通過空間場境、物件及聲音等各方面的配合,隱隱滲透出一種極具穿透力的悲傷和哀痛,該作品是為本年7月在希臘發生的一場重大山火所造成傷亡所感染而拍攝,作品也將在本屆競賽單元中放映。」Chloe 說。而兩位策展人也同時提到作品《這是一個雞場》,該作品由二高(何其沃)執導,更獲第一屆 ROLLOUT 評審大獎,探討了隨著中國70年代末的改革開放以後,城市化的進程以及在經濟、人口轉移,以及人們對於家園與鄉土的異化等過程及當中許多結構性轉變的現況下,如何潛移默化地被馴化和進化。帶領觀眾從另一個視點,把作為人與畜的物我狀態進行置換時,進行了一場有趣的思辯。而 Mary 也提到上屆 Rollout 入圍放映的《60 Pulses》,「影片中的舞者在海上逃生,在受限的空間下所展現的肢體動作以及舞者和空間的關係都令我印象深刻。有趣的是,《60 Pulses》放映時我們並不認識作品的編舞,事隔一年半後,適逢本年 7月英姿舞園與希臘的舞蹈節平臺合作,舉辦了名為『Step+』的舞蹈節,相方見面時才知就「Step+」的希臘導師就是《60 Pulses》的編舞。」

 

ROLLOUT舞蹈影像展》後的延伸

Chloe表示第一屆《ROLLOUT舞蹈影像展》後,除了讓更多人認識舞蹈影像外,還吸引了其他影像創作人來澳門與本地舞者合作拍攝,例如去年6月新加坡Cine-movement一行約十人來澳門進行了為期一星期的實驗創作,「當時我們幫忙做在地協辦,並以東方基金會會址作為基地,本地也有一些舞者參與了拍攝,有關影片當時只做了內部放映,後來影片在台灣及其他地區進行了放映,其中一部在本澳天台拍攝及製作的影片《A DANCE FOR REN HANG》,其後入圍了Busan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 (BIFF)以及 Singapore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 2018,而部份影片也將在本屆《ROLLOUT》回到澳門放映。」說著Chloe深感這是奇妙而又深具意義的推進過程。

2018年在澳門聖地牙哥古堡進行了一個舞蹈影像拍攝交流計劃,號召了澳門、香港、台灣同新加坡的影像和舞蹈藝術家,於7月一連6天在古堡探索,以光影舞動創作多個作品。Chloe 說在這個計劃期間,不同類型的創作人坐在一起進行內部討論時,激發了很多不同的想法,當中她個人也首次嘗試用VR360的鏡頭拍攝,作為一次個人創作的實驗,這部份也將在《ROLLOUT》期間作更多分享。

 

舞蹈表演跟舞蹈影像的最突出的不同是?

筆者在想,其實現場舞蹈表演跟舞蹈影像最突出的不同是其麼?Chloe 指不同人可能會給出完全不一樣的答案,她分享了其中一些看法:「現場表演有時為即時性,當下和現場的五感交流及能量非常具決定性,在現場表演中觀眾可以感受到舞者的呼吸和情緒,會與舞蹈作品即時與觀眾進行交流和聯繫,而舞蹈影像透過鏡頭、剪接和後製所表現出來的又是另一種概念,在舞蹈影像中無論是舞者和導演都可以是編舞,尤其剪接這一步又更是最重要的“編舞”了,同時,鏡頭語言、器材、剪接等可以後置改變及重組所攝錄的內容,又會創造更多的可能性。」說到這裡,正是因為舞蹈影像的多樣性,今年 ROLLOUT 一改往屆以電影院式映為主的策展方式,選擇於海事工房二號進行展覧、放映及討論,更特設VR舞蹈影像體驗,以更近距離、更互動的方式與大眾一起探討舞蹈影像的種種可能。

VR體驗
VR體驗

舞蹈影像除了是一種藝術創作形式外,還代表了無窮的可能性,觀眾可以透過影像去感受不受限制的嘗試和創意,如果大家想了解更多,就記住密切留意第二屆《ROLLOUT舞蹈影像展》的最新消息:

http://www.rolloutmacao.com/
https://www.facebook.com/ROLLOUTMacao/

 

採訪:伯頓、Cofuney
撰文:Cofuney
攝影:Tim @ Tim’s photography

(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分享
上一篇文章靚聲歌手 ── JW王灝兒
下一篇文章良食節2018——讓我們互撐糧食
為澳門本土一本免費網上雜誌,志在集結一班澳門創作人士從他們眼中介紹澳門鮮為人知的一面及發表屬於澳門人創作的文章或感想,給澳門朋友多一個網上瀏覽好去處,並讓香港、中國大陸以至所有華文地區人士了解澳門,發掘澳門另一種風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