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夢》 第二話

2009年

 

位於南灣的寫字樓裏,眾人都忙得不可開交,唯獨可兒坐在椅子上,目不轉睛地注視眾人。這時,短髮女人把一疊文件交給可兒。「妳快點把這些文件送到皇朝的公司去。」

可兒馬上站起來整理文件,短髮女人見狀有點不滿。「別待在這裏,快去。」

可兒點頭,她把文件放在公事包裏,並趕緊步出寫字樓。她揹着手袋又手抱公事包,從衣袋裏取出澳門通,然後站在巴士站等車。從南灣到皇朝的巴士很少,眼見一架又一架路線不適合的巴士離她而去,她望向毫無巴士的馬路,不禁嘆氣。

這份工作做了差不多一年,由她大學畢業至今,她便在這間寫字樓工作,但她仍然是跑腿,間中,她會幫忙計算一些數目,機會卻始終不多,讓她有點兒迷惑,到底她是應徵會計師,還是總務。

等了二十分鐘,巴士終於來到,可惜,因為班次太少,所以巴士裏塞滿人,可兒緊抱手袋和公事包,待巴士門一開,她便立即衝進巴士,司機關門,卻差點夾到她的腳,她痛得以手背抹去眼淚,再不停眨眼。

她努力說服自己,其實,她早就習以為常,這份工作的薪金比其他公司還要高,別忘記,她非常缺錢,對於目前的她來說,錢比一切都重要。

可兒下車,儘管她的腳被車門夾傷,但她還是按順序把文件派發給各個公司,待工作完成後,她才坐在宋玉生公園內的長椅,脫去高跟鞋,然後為傷口貼上膠布。

未幾,她收到來電,對方說:「新口岸有間公司想把文件送過來,妳找個地方等等,大約半小時後再聯絡。」

可兒點頭。「好的,我知道了。」

電話掛斷,可兒深深嘆氣。此時,身穿西裝的男人步近,他先瞄向可兒,然後慢慢張開嘴巴。「可兒?」

可兒抬起頭來,她馬上認出眼前的男人,且一臉興奮。「徐智傑?很久沒見呢!」

被認出的智傑微笑,他留意到可兒的腳傷後慰問:「妳沒事吧。」

可兒苦笑。「皮外傷而已,死不去的。」

智傑坐下。「我看妳現在懂得打扮,還以為妳變了,怎料性格還是沒有改變。」

可兒望向他。「看你斯斯文文,現在做甚麼工作?」

智傑冷笑。「一份妳永遠猜不到的工作。」

可兒皺眉。「我沒記錯的話,高中畢業之後,你就去澳洲留學,妳現在應該是醫生?」

智傑放下公事包。「當初父母說醫生前途好,沒想到,澳門就是與眾不同。」

可兒追問:「所以你現在不是當醫生?」

智傑解釋。「我才唸了四年,而且還未考取醫生牌照,在澳門是當不了醫生的。我現在做保險。」

可兒瞪大雙眼。「保險?為甚麼?」

智傑眼見可兒的反應這麼大,不禁笑了。「賺錢嘛,況且做保險的工作時間比較彈性,我可以繼續專注學業,然後考取醫生牌照。」

可兒聽後忽然想起進康。「不知不覺,原來已經四年了,不知道阿康現在怎樣呢?」

智傑感驚訝。「阿康不是留在澳門讀大學嗎?妳竟然沒和他聯絡?」

可兒感失落。「老實說,自高中畢業後,我便和他失去聯絡,他好像改了電話號碼,MSN、ICQ均沒有回應,連Facebook都找不到他。」

智傑苦笑。「想當年,最堅持要實現夢想的人是他,現在,我們兩個都為現實放棄了夢想,我真想知道,他到底有沒有為夢想而奮鬥。」

可兒抬起頭望向藍色的天空。「我相信阿康一定會為夢想而努力,因為對他而言,夢想除了是夢想外,還是一個承諾。」

 

(To be continued… 待續)

分享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整路篇
由自資出版到奇幻小說作者。 或許是不切實際的夢,但同時也許是自己確實存在於世上的證明。 原本對寫作抱有疑惑,大學畢業前毅然豁出去香港自資出版,自此如願成為小說作者。最新出版《救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