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夢》 第三話

2009年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一個年約四十多歲的女人在屋外大叫:「馮生,交租啦喂!你上個月都未交租呀。」

「得,我知啦包租婆,我出糧之後一定會盡快交租!」一把男聲在屋內大叫。

「你每次都這樣說,但每次都拖我租!你下次再拖,我就連人帶東西將你搬出這間屋!」

他突然打開大門,並瞪着包租婆。「再通融一下啦,我阿媽上個月生日呀,我要買禮物送給她,所以無錢交租囉。」

「你個個月都有阿媽生日呀。」

「我阿妹上上個月生日嘛。」

「再上上上個月呢?」

「我阿爸生日。」

「我才不相信你個個月都有親人生日啊,我再講多次,你下個月再不交租,我就當你違約。」

說罷,包租婆轉身步下樓梯,卻一直唸唸有詞:「現在的年輕人個個都是這樣,無錢又要搬出來住,真討厭。」

他聽後一臉不悅。「真是的,妳估我想搬出來住?有頭髮誰想做癩痢?」

他關上門後看看電話,忽然整個人都跳了起來。「啊!夠鐘返工啦,最衰那個包租婆啦,好揀不揀,偏偏揀個最麻煩的時間上來,慘啦慘啦,我再遲到就會被炒魷啦。」

他快速換好恤衫和西褲,然後把電話放進褲袋裏立即步出家門,把門鎖上後大步跨落樓梯,再跑到鄰近的巴士站,等了幾個字後巴士來到,他一直瞪着電話裏的時鐘,時間一分一秒過,巴士終於來到他工作的地方,他亦急匆匆跑回公司。

他經過員工通道步進某間酒店裏的員工休息室,這裏,男同事望望手錶,開始想訓話他:「你差點又遲到,呀馮生,你再遲到的話,你就要收warning啦。」

「我知呀,但我臨出門的時候包租婆上來,唉,總之一言難盡啦。」

「你又無交租呀?」男同事皺眉。「講真啦,那個包租婆算好人啦,如果我是她,我一早將你扔出門口,話之你無屋住。」

「喂,你是不是兄弟來的。」他裝作拍打男同事的肩膀。

「我只知道,你再不出去就可能連份工都無。」

他望望電話後馬上步出休息室,然後走到賭場裏某張玩撲克牌的桌子,這張桌子並無任何客人,而主管則一臉不悅地瞪着他。「你終於來啦大爺。」

「今日我無遲到呀。」

「快啦,我收工還要幫個仔溫習呀。」負責的女荷官面色更難看。

女荷官馬上離開桌子,他接手後便整理好桌子,很快賭局重新開放。與此同時,可兒正和一位女性朋友在場內逛逛,她的朋友一直捉住可兒的手,更難掩興奮的心情。「星座書話我今日有橫財運呀,妳說,我該玩哪一張?」

可兒皺眉。「星座書會批橫財運嗎?」

「為甚麼不會?妳有所不知啦,那本星座書很準啊。」

可兒笑了。「既然好準,那麼,妳根本不用揀呀,隨便一張枱都會中。」

「我喜歡揀個靚仔荷官呀。」朋友笑嘻嘻地環顧。「喂!那個靚仔好像剛剛才交更,新局中的機率應該會更高,我揀那張!」

「喂!」可兒叫也叫不住,轉眼間,朋友便靠在那張桌子旁。「靚仔,剛剛返工呀。」

他笑容滿臉地回答:「妳剛剛來嗎?要不要跟我玩一玩?」

「星座書話我今日有橫財運啊。」

「是嗎?」他的笑容有點假。

正當可兒的朋友準備下賭注的時候,可兒則捉緊手挽的袋,表情顯得很愕然,但她的目光並不是投放在她的朋友上,而是在他的身上。

縱使相隔四年,但她一定無認錯,眼前這個樣貌這種眼神這個笑容,絕對絕對是他。

「阿康?」

他抬起頭環顧四周,花了一段時間後,他才望着眼前的她,有一瞬間,他差點不認得她了,因為現在的她不但懂得打扮,而且,還增添了一份女人味。

一份四年前不曾有過的味道。

 

(To be continued… 待續)

 

 

 

分享
上一篇文章場刊的意義
下一篇文章歐洲男人 - 熱愛調情的天性
由自資出版到奇幻小說作者。 或許是不切實際的夢,但同時也許是自己確實存在於世上的證明。 原本對寫作抱有疑惑,大學畢業前毅然豁出去香港自資出版,自此如願成為小說作者。最新出版《救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