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夢》第十話

小說紫境10

2012年末

 

事隔差不多一個月,咖啡店被證實並沒有辦理任何易名手續,可兒亦找不到店主。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店鋪業主和其他供貨的人前來討債,這時眾人才得悉,原來店主已拖欠大家約半年的款項。

大家都以為店主是個好人,但原來他們統統都上當了。

智傑和進康幫忙收拾東西,將能夠賣掉的機器都帶走。可兒則手捧幾個紙箱,目睹智傑把鑰匙交還給業主後,便悄悄地獨自離開。進康察覺後以眼神向智傑示意,但智傑忙着跟業主聊天,並沒有留意進康的表情。

眼見可兒的背影越走越遠,進康迫不及待跑近她。

「妳要去哪裡?」進康問,但可兒沒有回應。

「聽我說,只要我們賣掉這些機器,我們就有錢。」

可兒停下腳步,表情一臉茫然。「有錢又如何?」

「做妳喜歡做的事啊!錢是妳的,無論妳喜歡做甚麼,我都會……我們都會支持妳!」

「所以,我一直在勉強你們嗎?因為這只是我想做的事情,所以你們就要迎合我。你們覺得我在做多餘的事!」可兒凝視進康的時候,幾乎快要哭了。

「妳沒有勉強我。」

「但你是這個意思呀!」可兒咆哮。「馮進康,你不要再出現了,我好討厭你!」

說罷,可兒氣沖沖地往前踏步,進康立即緊隨她,她便乾脆跑掉。

「喂!可兒,妳去哪裡?鍾可兒!」進康見狀並沒有追隨,這時,智傑趕至。

「她怎麼了?」

「我也不知道!她無緣無故發脾氣,你快去擺平她!」

進康往反方向走,可兒亦失去蹤影,智傑唯有先將手上的東西安置好。與此同時,可兒獨自走到公園裡,她捧着紙箱,望着小孩子玩盪鞦韆。聽見那種天真的歡笑聲,漸漸地,令她開始回復笑容。

為甚麼小孩子總會笑得如此燦爛呢?難道,他們真的沒有煩惱嗎?

可兒低頭凝視手上的咖啡機,實在有點不明白。明明她和進康都只想開店做生意,卻不但處處碰壁,還落得如此下場。

到底是不是應該放棄呢?

「姐姐,妳被炒魷魚嗎?」一把女孩的聲音傳來,可兒左望右望,才發現身旁的一個小女孩。

「也算是吧。」可兒苦笑。「姐姐無用,沒辦法守護自己的夢想。所以呢,如果妳有甚麼想做的事情,就要趁早完成。因為當妳長大之後,就會發現這個世界越來越像一隻狼。」

「姐姐妳的夢想是甚麼?」

可兒啞口無言,小女孩於是從衣袋裡取出一粒糖果。「姐姐,請妳吃糖。爸爸被炒魷魚的時候,媽媽說,只要我請爸爸吃糖,他就會開心!」

可兒注視小女孩手上的糖果,感動得落淚。「多謝。」

「姐姐,妳會開心嗎?」

小女孩笑容很燦爛,令可兒也跟着一起笑。

「開心,姐姐好開心。」

「太好了!」小女孩高舉雙手。「姐姐要永遠都開心啊!」

說罷,小女孩跑到前面的鞦韆去。「你們玩夠了,該到我!」

女孩的同伴不肯離開。「再多玩一次才讓給你。」

「不要!」小女孩捉住鞦韆的鐵鍊。「我要玩!我要玩!」

可兒望着眼前的孩子,有點羨慕他們這種坦率的表現。明明在孩童時代,她也會直接說出心中所想,但若果是現在的她,恐怕,她只會微笑點頭。

人長大以後,有很多心聲不能說出口,也無法直接說出口。

可兒將糖果放進嘴裡,但覺有點哭笑不得。已經多少年了?她沒吃這種甜得要命的糖果,反而,她喝上一大堆咖啡。

其實,她的夢想是甚麼?

可兒捧起紙箱回到自己的家裡,這時,可兒的媽媽從廚房步出。

「阿女,妳有沒有認識的人想當補習老師?」

「有人要補習嗎?」可兒將紙箱放下。

「妳阿姨的女兒想開補習班,想請補習老師,所以叫我隨便問問。」

「補習老師……」可兒打開由銀行寄來的信封。「五萬七千……」可兒望着月結單呢喃。「妳剛才說,誰要開補習?」

「妳阿姨說,最近開補習社很好賺。」

「真的很好賺?」可兒雙眼發亮。「她在哪裡開?」

「下環街呀。」

「快打給她!」可兒迫她媽媽撥打電話。「喂,我是鍾可兒呀。對!我媽咪說妳有興趣開補習社,我可以加入嗎?好好好,我們明天再聊!」

可兒挽起手袋衝出住所,再乘搭巴士來到進康的住所。她站在進康的家門前,大聲地說道:

「馮進康,聽着,我做這麼多事情都是為了你!我想你變回從前的馮進康,所以就算要我死纏爛打、要我放棄讀書的念頭,甚至要我把錢拋進大海,我都想你重新振作!你知道嗎?我已經浪費了大學的四年,在那四年裡面,我日計算夜計算,但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幹嘛!但我記得,當初那個你是最有熱誠的,也是我打從心底仰慕的人!開店並不只是我的意思,這明明是你的想法啊!是你令我知道甚麼叫創造自己的一片天!所以,有我在,我不准你放棄自己!我不會放棄的!我會以行動證明給你看!」

可兒一口氣把話吐出來,與此同時,站在門另一面的進康頓時愣了。他確實把一切都聽進去,但怎麼說呢,她如此的坦率,反而令他更想退縮。

是不是真的要繼續沉淪下去呢,這一刻,他回答不了自己。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