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末

 

智傑下班後來到補習社,推門步進後,阿蓉立即挽着手袋急匆匆地離開。

「某人男朋友終於來了!你呀,給我好好看管這些小孩!」

智傑目送阿蓉,再望望眼前只顧着玩但不認真學習的孩子,不禁皺起眉頭。「誰不乖乖坐在椅子上,就給我面壁思過!」

補習老師們紛紛喝令孩子坐下,但他們聽而不聞,拿着遊戲機繼續玩得樂而忘返。智傑氣沖沖地抓起某個男孩的衣領,將他捧得高高的。

「放開我!」男孩不斷掙扎。「放開我!放開我!」

「我叫你們乖乖坐下。」智傑瞪着男孩。

「放開我!」男孩對智傑拳打腳踢。他們旁邊圍着一大群觀眾,恰巧,被剛回來的可兒看見,她慌張得即刻跑過來阻止。

「智傑,你在幹甚麼?」

「教訓不聽話的小孩。」智傑揚起一邊眉毛。

「快把他放下來!」可兒半推半就成功說服智傑,男孩重回地面後,不禁指着智傑和可兒大罵:「我要告訴給媽媽聽!我要投訴你們!」

補習老師見狀安撫男孩,可兒亦拉着智傑到一旁質問。

「你最近怎麼了?幾乎天天都跟這些小孩有衝突,你很不喜歡他們嗎?」

「這裡不是遊樂場。」

「我知道,但這算是體罰啊,我們會給別人投訴!」

智傑聽後表情稍微緩和。「可能我最近比較忙,我……我出去走走。」

「喂,我並非在怪責你。」可兒看着智傑那疲憊不堪的背影,心裡面很想追出去,但她同時又要兼顧補習社,頓感左右為難。

明明當初認為智傑和補習社可以並存,但為甚麼現在這麼辛苦?

可兒坐下來,將桌上的信一封一封拆開,忽然,她大叫一聲:「加租?」

大家不約而同地望着她,使她只好尷尬地以笑帶過。她連忙打電話給智傑,他卻早已關掉手提電話。她於是將業主要將增加租金的消息告知阿蓉,但對方一直沒有回覆。

這間補習社好像剛剛才開始營運,怎麼這麼快就問題盡現?

可兒累得伏在桌上睡覺。時間一分一秒流逝,她目送家長將小孩接走,又目送各位補習老師離開,這時,其中一位補習老師給她遞上辭職信。

「老闆,我想走。」

可兒苦笑。「妳又找到另一份工作?」

對方低頭。「嗯。」

可兒接過辭職信。「好,祝妳順利。」

「老闆,現在酒店的兼職時薪都將近一百元,這裡已經有很多人想走了。」

「我知道。妳也是一個好補習老師,謝謝妳。」

對方跟可兒躬身後離開。補習社已經沒有學生了,可兒抬起頭望着眼前這些桌椅,頓時想起當初為了省去搬運費,自己如何從傢俱公司將這一切一切都搬過來;她望着廁所,又想起自己完全不懂得通渠,更差點將排泄物傾瀉而出;為了招收學生,她站在街頭派宣傳單張,卻突然遇上大雨,結果足足感冒了一個月。

開設這間補習社確實比她想像中困難許多,而原來,她曾經歷了這麼多。

腳步聲漸漸靠近,可兒回頭,智傑則從後擁抱她,並在她的耳邊說:「對不起。」

可兒笑着搖頭。「錯就錯在,我們平日的工作都太忙。」

「我好像很討厭小孩,那該怎麼辦?」

「甚麼怎麼辦?」

「我們日後該生小孩嗎?」

可兒愣了。「生小孩?」

「我媽媽只有我一個兒子,將來結婚之後,我們當然要生小孩。」智傑情深款款地凝視可兒。「我們生兩個孩子,好嗎?兒子像我這麼聰明,女兒像妳這麼漂亮。」

智傑滿心歡喜,但可兒對智傑的說話毫不上心。

「可兒?妳有聽我說話嗎?」

可兒跟他對視。「業主要加租,我計算過,我們至少要多收五十個學生。」

智傑板着臉。「五十個。」

「阿蓉說,她不繼續玩了,她要退股。」

智傑冷笑。「我們又不是有限公司,她退甚麼股?」

可兒溜溜眼珠。「智傑,你可以買回她的股份嗎?」

「妳還打算繼續玩下去?」

「我不能夠讓補習社結束。當初補習社是以她的名義登記,所以我們一定要辦理正式的轉名手續,補習社才可以繼續營運下去。」

「我可不想它繼續營運下去。」智傑語氣冷淡。

「這是我們的夢啊!你還記得嗎?我們高中的時候曾經參加過的比賽,當時我們希望可以成功創業做老闆,你看,現在我們已是老闆了!所以我不能夠放棄這裡,絕對不行。」

智傑凝視可兒那既倔強又可憐的眼神,有點於心不忍。「我跟阿蓉談談。」

可兒破涕為笑。「真的嗎?謝謝你!」

智傑沒氣。「誰叫我是妳的男朋友?」

可兒忍不住落淚。「不。我是真的想要感謝你,一直以來,你都很支持我。」

她趕緊為補習社寫下計劃書,看看如何招收更多的學生。智傑把她的幹勁看進眼裡,腦裡開始自動播放昔日的畫面。

如果沒有當年那個比賽,就沒有這間補習社的存在價值吧。如果沒有那個他,就沒有當年那個比賽。

智傑將可兒送回家後,邊走邊想,心裡似乎下定了主意。

轉名手續辦理妥當,智傑成為補習社的老闆之一,和地產相談有關增加租金的事。傾談過程很順利,幾天後,當可兒如常回到補習社後,卻看見幾個陌生人站在裡面議論紛紛。

「不好意思,請問你們是誰?」她問。

「我們是地產,他們是有意租下這裡的人。」

「我們明明決定續租,為甚麼仍要帶別人過來?」

「小姐,你們決定不續租。」地產說。「我有你們的代表簽署的文件。」

「怎會這樣?這肯定有甚麼誤會!你等等,我打電話給負責人。」

「不用了。」智傑的聲音從後傳來。「對,是我決定不續租。這裡租約期滿後,補習社就不會再營業。」

眾人嘩然,可兒聽後更感氣結。

「我們談好了,不是嗎?我跟你說過,這裡不能夠關門大吉!」

「鍾可兒,妳有多愛補習這行業?」

「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

「我們開不成咖啡店,就開補習社。補習社關閉後,我們又可以開小食店。就這樣永無休止的不斷開設新的店鋪,一間又一間。」

「我以為這都是我們共同的夢想。」

「這只是他的夢想。」智傑特別強調『他』這個字。

「那個他?」可兒更感生氣。

「妳心裡最清楚。」

「怎麼了?以前我們三劍俠經常一起發白日夢,有必要分得這麼清楚嗎?」

「因為他無法完成這個創業夢,所以我們重遇之後,你一直表現得很努力,妳想用行動告訴他,就算他一再放棄,妳都會為他完成這僅有的夢想。」

智傑眼泛淚光,但一直忍住情緒。可兒猶如罪證被揭發的孩子般,一直迴避他的眼神。

「這究竟是妳自己想做的事情,還是只為了別人而勉強完成的所謂夢想。」

智傑踏步離開,然而,他的說話一直在可兒的腦海迴盪,使她忍不住落淚。

其實她想做甚麼?

記得中學之後,大家都各散東西,她受家人和環境的影響毅然修讀會計,但其實她一直有個小小心願,希望讀完會計後盡快賺錢,然後出國讀書。

對,她想去英國讀法證心理學。

可兒笑着淚流。她自以為三人的夢想早已實現,但原來,是她被夢想煙燻了頭腦。

所謂夢想並不一定是宏偉的,也可以是微細的、容易達到的目標。例如她想進康重拾希望、智傑想愛惜她、進康想過着安穩的生活。

夢想,說到底其實都只是一個又一個小小心願。

 

分享
上一篇文章上上下下左右左右BA Ch.014
下一篇文章始終如一 ── 李綺雯
由自資出版到奇幻小說作者。 或許是不切實際的夢,但同時也許是自己確實存在於世上的證明。 原本對寫作抱有疑惑,大學畢業前毅然豁出去香港自資出版,自此如願成為小說作者。最新出版《救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