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夢》第十二話

2013年中

 

可兒下車後,挽着手袋,腳步浮浮地走到其中一條小巷,再推開補習社的大門。

「可兒,妳回來就好了,這裡交給妳。」坐在補習社的少女笑逐顏開。她叫阿蓉,是現在和可兒合作開補習社的親屬。

「行,妳走吧。」可兒伏在桌上。

「啊!我怕妳趕不上,所以聯絡了阿傑。他應該就在路上。」

「知道了。」可兒沒氣力回應。

阿蓉挽起手袋離開。可兒睏得眼皮漸漸垂下,任由補習社裡的學生玩耍。歡呼聲不斷,導師眼見老闆睡着了,於是跟著學生一起玩,結果,這裡變成一個遊樂場。

碰巧,智傑站在補習社門外瞪着眾人。

「你們是在玩耍,還是在溫習?」

導師認出智傑,便趕緊喝令學生溫習。智傑搖了搖頭,察覺到可兒正在睡覺,於是坐在她的身旁,以兇惡的眼神監督眾人。

如果她累了,就讓他代替她,就讓她休息吧。

「你們還在幹甚麼?將東西收好,溫習!」

智傑指向最後那張桌子,部分學生故意扔椅子,聲音實在太響了,令可兒伸伸懶腰,揉揉眼睛,驚見眼前人正是智傑。

「真是的!我是否又睡着?」可兒拍打自己的臉頰。「最近一定是太多加班了。」

「先喝杯奶茶。」智傑將外賣杯遞給她。「要不然,妳連回家的精神也沒有。」

「謝謝。」可兒會心微笑。

智傑見狀卻嘆氣。「其實,妳有沒有想過請人替妳看管這補習社?我看妳天天放工之後,就待在這裡。有時候待到十點,有時候待到十一點。妳再這樣下去,一定會支撐不住。」

「你說得對。最近補習社也算是賺到點錢,可以多請一個人。」

「有這種想法,就要馬上行動。」

「知道了。你才辛苦呢,明明這裡跟你沒有關係,你卻被阿蓉牽着走。」

智傑笑而不語。這時,一個家庭主婦牽着小孩,氣沖沖地衝進來。

「你們誰是負責人?」

「我姓鍾,請問有甚麼可以幫到妳?」

「妳就是這間補習社的負責人!妳年紀輕輕還真惡毒呢!居然害我兒子測驗不合格!」

「等等。」可兒保持親切的微笑。「妳兒子是我們補習社的學生,對吧?我讓補習導師跟妳談。請問小朋友的名字是甚麼?」

「張大華!」

「讓我查看記錄。」可兒打開筆記本後環顧現場。「很抱歉,這位小朋友的導師沒有來,我現在打電話給她,請等等。」

「導師沒有來?妳這間是甚麼補習社?用來害人的嗎?豈有此理!」

「快點聽電話吧。」可兒按着耳朵,一副焦急的樣子。智傑見狀幫忙維持秩序,希望不影響在場的學生和導師。

「喂?我是鍾小姐,補習社的負責人啊!妳今天請假嗎?為甚麼沒有來?」

「另一間補習社的時薪更高,我現在辭職不幹了。」

「甚麼?」可兒大叫。「我不接受妳的突然辭職!有家長投訴,快給我回來!」

「妳發神經嗎?有家長投訴,我當然不回來啊!就這樣!」

對方的電話掛斷了,可兒氣得想大罵對方,但她又不能夠發洩出來。智傑見狀亦趕緊走到她身邊。

「發生事情?」

「那個導師突然辭職!」

「這樣子……」智傑溜溜眼珠。「這位太太,很抱歉,負責小朋友的導師有點事情,突然辭職了。我們暫時還未弄清狀況,所以不能夠立即給妳解釋。」

「哼!現在的補習社都是這樣子嗎?我兒子補數學,收錢的時候就答應我,說甚麼一定會讓我的孩子合格。現在卻推卸責任?這可是我的孩子啊!」

「對不起!我願意親自給妳的小朋友補習,讓他合格。」可兒的眼神很認真。

「妳?」

「我是會計專科畢業的。應付小學生的數學,難度不大。」

「我現在不會再相信妳。」家庭主婦雙手抱在胸前。

「不為錢,也不為聲譽。是我補習社的錯,我身為老闆實在責無旁貸。我純粹想為這個小朋友做點補償,可以嗎?」可兒向家庭主婦躬身。

「媽媽,再過幾天,又有數學測驗了。」男孩抬頭望望自己的媽媽。

「好吧。妳小心點,要是我兒子再次不合格,我一定告妳!」家庭主婦收起兇惡的臉,溫柔地跟孩子說。「乖乖地聽姐姐的說話,要是這位姐姐有甚麼不對勁,立即告訴我。」

「知道。」

「謝謝妳。」可兒微笑。

主婦將書包交給智傑後甩門而去。可兒讓男孩坐下,打開他的書包,再將數學書本翻開。

「今天你有甚麼數學功課?」

「數學工作紙、習作、補充練習、課後功課。」男孩回答。

「這麼多?」可兒倒是很愕然。「習作、補充練習和課後功課有甚麼分別?」

「一個是簿本,一個是紙張,一個要回家上網找資料。」

「你才小學四年級而已,這麼早便要上網找資料?」

「嗯。」

「我居然不知道呢。唉,現在當學生真辛苦。」可兒扁嘴。

智傑忽然在他們二人前拍手。「你們是時候做功課了。」

「對啊!你快點拿功課出來!」可兒清理桌子上的垃圾。「待你完成作業之後,我們便溫習。」

「哦。」

男孩開始做功課,可兒在旁一邊喝奶茶,一邊教導男孩。就這樣過了三小時,天都黑了,補習社裡的學生和導師亦陸續離開,但男孩才剛剛開始做補充練習。

智傑拿着外賣盒從外步進。他率先將外賣盒派給可兒,接着,把飯盒放在男孩面前。

「小朋友,你的飯。」

「謝謝哥哥!」男孩重拾笑容。

「快點給我吃完,然後趕快做功課。」智傑瞪着男孩。

「哦。」

男孩悶悶不樂地收起功課,和可兒一起打開飯盒。可兒邊吃飯邊檢查功課,吃着吃着,總覺得有些不對勁。可兒把目光放到飯盒上,才察覺到異樣。是的,她不吃蔥,而她剛剛亦忘了吩咐智傑幫她的飯走蔥,智傑卻記得她的習慣。

可兒瞄向智傑,只見他一臉兇惡地捉住男孩的手。

「別玩!快點給我吃飯!」

「知道了。」男孩鼓起嘴巴。

可兒忍不住偷笑。經過一場角力之後,男孩終於吃完飯,繼續安靜地做功課。不經不覺,已經晚上十一時多了,男孩剛剛才開始溫習,他的媽媽卻前來大發脾氣。

「妳想害我兒子睡眠不足,對嗎?不要再溫習了,快點家去!」

婦人拉着男孩離開。可兒見狀愣住,智傑唯有替她收拾東西。

「妳也是時候回家睡了,要不然,黑眼圈就會很深。」

「已經很深了。」可兒扁嘴。「是我太輕視補習這行業,這都是我應得的報應。」

「妳在胡說甚麼?街頭的補習社一直都是以這種模式營運,不負責的補習導師我可見得多,不完全是妳的問題。」智傑替補習社的門上鎖。

「不對,是我的問題。我只顧着實現自己的夢想,希望終有一天,我能夠擁有一間屬於自己的店鋪,卻忽視了眼前最重要的事。」可兒跟智傑一起慢步。「當初開補習社的時候,阿蓉跟我說,補習社之所以容易賺錢,因為每個家長都希望有人看管自己的兒女。只要我們提供足夠的位置,讓學生放學後有所依靠便行,至於學習成績嘛,根本輪不到我們去在意。但今天,我終於明白,我現在要負責任的,除了是補習社會否賺錢之外,更是這些學生的未來。」

智傑會心微笑。「想通了就好。」

可兒望向智傑。「你猜,我能否成為一個很優秀的補習老師?」

智傑嘆氣。「妳以為,我不知道妳在為誰而努力?」

可兒避開智傑的眼神。「我在為我們而努力囉。」

智傑卻一直沒有移開眼神。「可兒。」

可兒臉色一沉,卻又突然掛起微笑。

「已經十一點半了!快去巴士站吧!」

「可兒。」

「甚麼?」

「可兒,對於我的感情,妳有答覆嗎?」

可兒低下頭,並捉住自己的手指。

「我—」

「可兒,妳望着我。」智傑的聲線很溫柔,令可兒忍不住抬起頭。「我現在有學歷、有事業,也賺到點錢。我已不再是當初那個沒有朋友的書呆子。」

「我知道。」

「那麼,請妳把目光放在我身上,行嗎?」

可兒吸了一口氣。「讓我回家再考慮一晚。明天就給你答覆,好嗎?」

碰巧巴士來到,可兒於是踏上巴士。她坐在窗邊,望着身穿西裝的智傑,但覺很忐忑。

原來,已經過了很多年;原來,大家已不再是中學生;原來,大家埋藏在心裡的情感,終有一天會改變。

 

(待續……)

分享
上一篇文章狗都不如
下一篇文章上上下下左右左右BA Ch.010
由自資出版到奇幻小說作者。 或許是不切實際的夢,但同時也許是自己確實存在於世上的證明。 原本對寫作抱有疑惑,大學畢業前毅然豁出去香港自資出版,自此如願成為小說作者。最新出版《救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