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中

 

「嘟嘟—嘟嘟—嘟嘟—閣下所撥的電話現在無人接聽,你可以選擇在嘟一聲之後留下口訊,又或者稍後再撥。The called party cannot be reached……

可兒掛斷了,再將電話摔在沙發上,一臉悶悶不樂。

為甚麼馮進康不接聽她的電話?自從那次她衝上他的住所,在門外坦蕩蕩地說出心中所想之後,他就不再主動聯絡她,甚至,感覺他是故意迴避她。

不參與倒數活動、不出席補習社開張儀式、更不接聽她的電話。他這樣做,是想迫她再次衝上他的家嗎?可兒握起電話,望着螢幕,溜了溜眼珠。他會否因為得知智傑正在追求她,所以才刻意迴避呢?

如果真是這樣,她就必須好好地跟他談談。

可兒挽起手袋便離開住所,乘搭巴士後來到進康的樓下。她仰頭不斷張望,這時,一個阿姨拍拍她的肩膀。

「鍾小姐,妳找康仔呀?」

「嗯。」可兒一臉尷尬。「妳怎會知道我是誰?」

「啊!在我們這幢大廈裡,妳很有名的!但康仔不在家,他剛去了超級市場幫我買米。」

「買米?」可兒皺眉。「他在哪間超級市場?我去找他。」

「在街尾那一間。」阿姨給她手指方向。「妳順便叫他幫我再多買一瓶豉油。」

「哦。」可兒點頭。「等等……妳貴姓?」

「我叫『靚姨』。」

「哦。謝謝靚姨。」

可兒二話不說跑到超級市場去,但走遍整間店鋪也不見進康的蹤影。她跑回進康的大廈門口,四處張望,但發現進康的住所仍然關着燈。可兒立即撥打進康的電話,不出所料,對方依然沒有接聽。

究竟他去了哪裡?該不會,連普通見面也要迴避吧?

可兒站在進康的大廈門前,等了數分鐘,卻突然收到阿蓉的電話:「可兒,大件事了!補習社樓上爆水喉,妳快趕過去看看!」

可兒望了望四周。「現在?」

「快點啦!我們的影印機是租回來的,不能夠弄濕啊!」

「好好好,我正在附近,我現在回去吧。」

「快點!」阿蓉掛斷了電話,可兒亦忍不住嘆氣。

為甚麼呢?只是想兩個人見面而已,有這麼困難嗎?

可兒離開不久後,進康手捧兩包米步進大廈,走上二樓,將包兩米交給靚姨。靚姨見狀笑得合不攏嘴,又替進康抹乾額頭上的汗。

「康仔,你真乖!明知靚姨的腳不好,主動幫我買米,還買了兩包!」

「小事啦。」進康微笑。

「啊!你看見鍾小姐嗎?她應該就在附近。」

「哪個鍾小姐?」進康皺眉。

「之前在你家門口大叫的那個女孩啊。她剛剛跑來找你,我便叫她去超級市場,她找不到你嗎?」

「可兒?她找我有急事?」

「你們這些年輕人真是!我實在不明白,你們到底在玩甚麼向左走向右走呀?有問題應該立即解決,要不然,再好的女孩也會跑掉!」

「妳誤會了,她不是我的女朋友。」

「這樣更不好!你拖拖拉拉,叫人家怎麼辦?」靚姨指着進康。「趕快打電話給人家!」

「靚姨。」進康一臉不願意。

「現在!馬上!」

進康依然表現得猶豫不決,他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氣撥打可兒的電話,可惜……

「嘟嘟—嘟嘟—嘟嘟—閣下所撥的電話現在無人接聽,你可以選擇在嘟一聲之後留下口訊,又或者稍後再撥。The called party cannot be reached……

當進康聽見這段錄音後,不禁大失所望。

「她不接聽你的電話?」

「才不是。無人接聽。」進康一直低着頭。

「看看你,情緒全都寫在臉上了。既然是喜歡人家,就應該趕快給她名份。唉,年輕人呀年輕人,我真的不明白你們。」

靚姨關上大門。進康站在門外,思考靚姨所言的同時,更擔心可兒。未知,她是否有甚麼急事呢?

進康拿起電話沉思,同一時間,可兒正忙着收拾東西,補習社果然淹水了,她把電話扔到一旁去,一直忙得不可開交。

真是的!為甚麼要在今晚淹水?時間真是剛剛好!

「可兒。」

可兒高興地抬起頭來,卻發現眼前人是智傑。

可兒露出牽強的微笑。「是你啊。」

智傑拿起毛巾。「阿蓉擔心妳一個人會弄巧成拙,所以打電話叫我來幫忙。」

「她真是的!明明你跟補習社一點關係也沒有。」

「其實也不完全沒有關係,起碼,我需要幫妳。」

可兒不敢望向智傑,反而,內心鼓起勇氣。

「智傑呀,其實我—」

「妳可願意在往後的日子裡,也有我幫妳的忙?」

可兒愣住,她感受到智傑的身軀正慢慢靠近,直至,他們兩個人的嘴唇互相觸碰。

 

(待續…)

分享
上一篇文章《空氣動力學》觀後感
下一篇文章來生要做中國人
由自資出版到奇幻小說作者。 或許是不切實際的夢,但同時也許是自己確實存在於世上的證明。 原本對寫作抱有疑惑,大學畢業前毅然豁出去香港自資出版,自此如願成為小說作者。最新出版《救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