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夢》第六話

2009年

 

可兒和智傑從大廈步出,一路上,他們都沈默寡言,直至可兒停在巴士站旁。

「你回去吧,我在這裏搭巴士。」

智傑望着失落的可兒,不禁說出心中所想:「既然他決定趕我們出去,那麼,我們便沒有甚麼可以幫到他。」

智傑很冷靜,可兒卻感錯愕。

「所以,他落得如此下場,完全是他咎由自取?」

智傑啞口無言,可兒卻冷笑。

「所以,努力實現夢想的我們,其實很不自量力?」

「我不是這個意思……」

「的確,無錢又無地位的我們好不自量力,而我,正正是因為認清這個事實,所以我才會選擇修讀會計。」可兒苦笑。「但你知道我現在想甚麼嗎?我在想,為甚麼馮進康要獨自承受這一切?明明當初我們說過要一起實現夢想呀。」

「因為我們一早看清現實,但他沒有!」

「徐智傑,你心裏其實覺得他自討苦吃,對嗎?」

「對,我覺得他自討苦吃,因為他只是一隻只懂向前衝的蠻牛。我一早說過,若果他再不改變,就算他跌到周身傷都無人可憐!」

智傑把話吐出來,可兒聽後卻含淚大笑。「所以,他真的是自討苦吃呢。」

說罷,她沒有理會智傑,毅然轉身往後走,再踏上剛才那條大廈的樓梯,在進康的門前不斷拍門。「馮進康!開門!馮進康!開門!」

然而,進康沒有開門。

「馮進康,你再不開門,我就撞門啦!」

「夠啦夠啦!」

就在進康打開門的一刻,可兒毫不客氣地推門而進,並指着進康說:「馮進康,聽着,既然我們是朋友,那麼,不管你有甚麼困難,就算我們無法直接幫助你,我都要知!」

進康目瞪口呆,此時,智傑趕至,他拉住可兒的手,進康卻破愁為笑。

「哈哈哈哈!」

這次輪到可兒和智傑一臉愕然。

「好啦,鍾可兒,我認輸了。」

進康的笑容令可兒亦笑逐顏開。「有我在,你當然要輸。」

進康笑着點頭。「最厲害是妳啦,得未?」

可兒撥撥頭髮。「多謝。」

在旁的智傑也忍不住笑了出來。「真服了妳呢,鍾可兒。」

三人一起嘻嘻哈哈大笑,忽然,可兒板着臉。「你究竟在過去的幾年裏做過甚麼?」

進康嘆氣。「其實,我畢業後便和女朋友一起開補習社,起初生意不錯,而且有錢賺,怎料,她突然帶着所有錢一走了之,我便欠人家幾十萬的債。」進康邊說邊抽煙。「為了不帶給家人麻煩,我於是離家出走,再一個人租住在這裏。」

可兒拿起進康手上的煙,並把它弄熄。「這是我有史以來聽過的、最差的藉口。」

進康一臉認真。「我沒有欺騙你們。」

可兒的臉色很黑。「但你至於和我們斷絕聯絡嗎?」

進康低頭無語,智傑則在旁解圍。「他只是不想讓我們擔心而已。」

可兒瞪着進康。「你自己一個人藏起來,我反而更擔心呢!」

智傑點頭。「雖然我有少少覺得你自討苦吃,不過,既然這是你前女友的錯,我也不能夠怪你甚麼。怪就怪,你不帶眼識人吧。」

可兒望着進康。「不要緊,你帶眼識我們便行。」

進康打從心裏笑出來,但覺,從今以後,他不再獨自一人承受這份失落感。

儘管他們不再為夢想而努力,這份友誼,無論相隔多久都一直長存。

 

+++

 

2012年

 

西餐廳內,身穿黑色長裙的可兒笑容可掬,望着對面的那名戴眼鏡的西裝男人。

「你想吃甚麼?」西裝男人問。

「隨便。」可兒微笑。「我甚麼都吃。」

「這樣子……」西裝男人溜溜眼珠。「我們先點個沙律、黑椒牛扒,再要份心太軟,好嗎?」

「好。」可兒繼續微笑。

接着,西裝男人向侍應生點菜,同時,可兒瞄向身後的二人。三桌之隔,進康和智傑用餐牌遮掩自己,並竊竊私語。

「真不明白,大大方方地吃頓飯不好,偏偏要這樣鬼鬼祟祟。」智傑皺眉。「你自己一個跟蹤她就算啦,為甚麼要叫我?」

「你不明白啦,如果比可兒知道我們跟蹤她,哼,她一定會大吵大鬧。」進康一直注視可兒和西裝男人。

「既然如此,你又跟?」

「我怎麼知道那個男人會不會對可兒好?身為好朋友,當然要實地觀察。」

這時,侍應生步近進康和智傑。「請問兩位要點甚麼?」

智傑立即放下餐牌,卻被進康用餐牌拍打,同時,進康笑嘻嘻地回應:「我們暫時甚麼都不想要。」

「哦。」侍應生很無奈地離開,另一方面,西裝男人卻嘲笑他們。「現在的男人又奇怪又小家,真沒用。」

可兒板著臉。「請你不要侮辱我的朋友。」

「他們是妳的朋友?不是吧,我勸妳還是和那些人拉開距離好,要不然,妳的前途就會被他們毀掉。」

可兒很冷靜地說:「他們是我的好朋友。」

西裝男人臉色變了。「唉,我最怕這種女人,又要拍拖又要收兵,真奇怪。」

可兒毅然站起來。「我說過,他們是我的好朋友,請你不要侮辱他們。」

西裝男人冷笑。「友情真好呢。其實妳根本不用答應我的約會嘛,妳大可以攬住那兩個好朋友做人世。」

可兒向西裝男人躬身。「對不起,這頓飯我吃不下去了。」

說罷,她轉身離開餐廳,進康見狀便立即跟上前,智傑則放下錢才離開。

「可兒,可兒,鍾可兒!」

進康邊叫邊跑,可兒於是停下腳步。「你們跟了我多久?」

進康支支吾吾,可兒見狀便笑了笑。「那間餐廳很貴的,你又未還完債,結果又搞到智傑,你呀,下次別再這樣啦。」

「我們擔心妳被人騙嘛。」

「錯,是他擔心。」智傑從後靠近。「可兒這麼潑辣,我才不擔心呢。」

「你說誰潑辣?」可兒大叫。

「嘩!妳這樣子在街上大叫,還不算是潑辣?」進康和智傑不約而同地說,然後跑掉。

「喂!你們跑這麼快幹嘛!」可兒邊叫邊走,剛巧,她留意到旁邊的店鋪。

店鋪的玻璃門前張貼了一張告示,寫著『因東主有喜,求有心人招頂Café』。

可兒站在門前凝視這句句子,忽然,內心有種莫名的激動,不斷澎湃與悸動。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