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夢》第八話

2012年

 

鬧鐘嗶嗶聲響,智傑伸手關掉,但鬧鐘繼續響。他於是戴上眼鏡,迷迷糊糊地瞄了時鐘一眼,驚覺時間已是九時三十分。他頓時跳下床,隨便抓件西裝,再摔門而去。

電梯由十九樓往下降,他心急地衝出大廈,然後將的士截停。他利用半小時的車程把頭髮弄好,再戴上隱形眼鏡,最後,他跑入商業大廈。

「不好意思!我遲到了!」

「會議已經開始了,你快點進去吧。」

「好。」

智傑推門而進,向在場的各位道歉後,就隨便找個位置坐下。會議繼續,每個人都輪流上台演講,一個又一個,他忍不住打了個哈欠,睏得眼皮漸漸垂下。

「徐智傑,該你了。」

智傑完全睡着了。

「徐智傑!」

同事大叫,他馬上睜開雙眼,但眾人已把目光放在他的身上。他尷尬地笑了,接着,他上台演講,當他完成自己的部分後返回座位,再有人上台,半小時後,會議完結。眾人紛紛離開會議室,其中一名女同事卻靠近。

「你最近發生甚麼事?又遲到又無精打采,完全不在狀態。」

「我最近有點事,都幾煩。」智傑苦笑。

「煩就不要管它,工作第一。」

「我知道啦。」

智傑把東西收拾好,再步出會議室,剛巧,有個化濃妝的女人闖進辦公室。

「徐智傑呢?我要找徐智傑!」

「小姐,麻煩你先坐在沙發上—」

「我叫Mandy,叫徐智傑出來見我!」

「得,我認識她,等我來。」智傑靠近Mandy。「妳又發甚麼神經?」

「你終於肯出來見我啦!」Mandy指着他。「你呀,足足一個月都無理過我!打電話比你又無人聽,訊息又無回覆,你究竟想點?」

智傑拉Mandy出去。「我已經夠忙,拜託妳不要再無理取鬧。」

「我無理取鬧?好,我們分手啦!」

「好!就分手!」智傑毅然轉身離開,Mandy卻隨便拿起東西扔向他。「徐智傑!你有種!」

智傑的手臂被扔中,但他忙着趕報告,所以並沒有特別理會,然後,一直到了放工時間,他帶着手提電腦前往咖啡店,一邊陪着可兒,一邊趕報告。

「這是我今天學會的拉花,快試試!」可兒端上咖啡,智傑望了望,忍不住笑出聲。「這也算是拉花嗎?簡直是畢加索作品。」

「已經拉得最好啦!」可兒鼓嘴。

「好,我一定會飲。」智傑忍笑喝咖啡,衣袖往後縮,現出那腫脹的傷口。

「你隻手傷了?」可兒拉起他的衣袖。「嘩!好腫呀,你沒有擦藥膏嗎?」

「小事而已。」智傑拉回衣袖。

「你等等。」可兒拿起藥箱,再取出雙氧水和藥膏。「你不去醫院也行,不過,傷口一定要消毒。」

說罷,她捉住智傑的手,先將雙氧水灑在傷口上,再拿起一支棉花棒,將藥膏塗上。智傑痛得臉容扭曲,但當他看見可兒那認真的表情時,不禁會心微笑。

「沖咖啡的時候,我也弄傷了幾次,所以我學會擦傷口。」可兒替他包紮傷口後,抬起頭笑,智傑卻立即別過頭來。「是嗎?那妳記得小心點。」

「要小心的人是你吧!」

可兒放好藥箱,智傑凝視她的側面,忽然,心裏有種激動。他離開座位,朝可兒的方向,越走越近。可兒察覺後轉頭,頓時發現智傑正在身後。

智傑的目光很柔和,柔和得,令她感到陌生。

她下意識地回頭,雙手牢牢抓住藥箱。「你還需要藥膏嗎?」

智傑把身靠在旁邊的木櫃,把眼睛合上。「就這樣,別動。」

可兒轉身,看見智傑那平和的表情後,不禁會心微笑,她亦靠在同一個木櫃,把眼睛閉上。

「好,我不走。」

貝多芬的音樂環繞咖啡店,他們就這樣面對面站着,一直聽,一直聽,貝多芬播完之後就輪到莫札特,莫札特都播完了,就隨着電台播歌。

 

“I’ll be there to love and comfort you

When you’re feeling blue I will get you through

Remember you’re never alone

For you I will be true and there is nothing that I wouldn’t do”

 

儘管音樂播完了,他們都寧願維持站姿。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