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夢》第五話

2009年

 

幾經辛苦,可兒從進康的同事口中得知他的住址,於是,可兒馬上乘搭的士前往他的居所。

若然進康的同事沒有欺騙她,那麼,進康確實遷出父母的家,再獨自租住下環街其中一個唐樓單位。的士從賭場駛出,沿路上,可兒望出窗外,但覺心裏有太多問題,卻不知如何問好。

為甚麼進康會遷出和父母同住的家?為甚麼他會在賭場工作?為甚麼他要欺騙她?為甚麼他不想見她?為甚麼為甚麼,為甚麼他會變成這樣?

明明在她的心目中,馮進康並不是如此。

的士駛過宋玉生公園,可兒頓時想起智傑,便立即取出手提電話,並把訊息傳給智傑。

『徐智傑,我看見馮進康了,但他好像有點問題。你現在空閒嗎?如果可以,請你也過來一下吧,他的家在下環街XX大廈3樓。』

可兒按下傳送的按鈕後,的士亦停下來。

「小姐,到了。」司機說。

可兒望望窗外,看見一個疑似進康的身影步進那座大廈後,便連忙從銀包裏取出一張五十元紙幣,然後迅速下車。

「喂,未找錢呀。」司機呼喊。

「不用了。」可兒邊跑邊回答。

的士離去,她四處張望,發現大廈門沒有上鎖後,便慢慢推開大廈門,再一步一步踏上樓梯。黑漆漆的走廊令可兒寸步難行,她唯有靠在牆壁,然後小心翼翼地踏步,此時,她聽見一個女人的叫聲:「馮先生,你再不交租的話,我就趕你出去!」

「我已經說過了,待我出糧之後,我一定會盡快交租!」進康回答。

「不如這樣,我免你今個月的租金,但麻煩你立即搬出這間屋!」

「立即?」進康咆哮。「現在三更半夜,妳叫我搬去哪裡睡?包租婆,我雖然無錢,但我也有知識的,我記得我們簽了合同,如果妳現在迫遷的話,妳就會違約,按道理,妳應該把按金全數交還。」

「我願意免你今個月的租金,你還想怎樣?」包租婆很生氣。「我告訴你,我是業主,我叫你搬走,你就要搬走!」

包租婆推開屋門,屋內的光線透出走廊,進康指着包租婆大罵,卻忽然看見站在梯間的可兒。可兒緊皺眉頭注視進康,似乎把剛才的一切全部看進眼裏。

「妳為甚麼在這裏?」進康瞪大雙眼。

可兒沒有正面回答,相反,她步近包租婆,並冷靜地問:「他欠妳多少租金?」

「六千多元。」包租婆交叉手臂。「他兩個月都沒有交租。」

可兒打開銀包。「很抱歉,我現在只有兩千元現金,這樣吧,我寫下我的公司地址和手提電話,如果妳方便的話,隨時來找我取錢。」

「方便,當然方便。」包租婆笑容可掬。

「喂!」進康伸手企圖阻止,但可兒狠狠拍打他的手。

「一個月的房租多少?」可兒邊寫邊問。

「三千二。」包租婆說。

「明白。」可兒微笑。「妳先收下二千元吧,明天,我再多給妳幾個月的租金。」

「多謝多謝!那麼,我先走了,你們慢慢聊。」包租婆笑着離開。

「有錢收就笑容滿面,無錢收就破口大罵,人類呀人類,果然夠現實。」

可兒注視進康。「你覺得你有甚麼資格罵人?」

進康不語,可兒於是重複:「馮進康,你覺得你有甚麼資格罵人?」

進康迴避她那倔強的眼神,但她一直瞪向他,時間一秒秒流逝,兩個人就這樣陷入寂靜。突然,可兒的電話響起,鈴聲瞬間打破僵局。

「徐智傑?」

「是不是那座沒有燈的大廈?」

「對,你聽見我的聲音嗎?」可兒隨即大叫。

「聽見了!」智傑回應。「我立即走上來。」

二人掛線,進康卻臉色一沈。「妳居然連徐智傑也叫過來?」

「有甚麼問題?」可兒反問。「徐智傑也是我們在中學時期的好朋友啊。」

「你們怎麼了?這根本不是甚麼大不了的事情吧,我只是在賭場做個荷官、又碰巧沒錢交租而已,究竟有甚麼大不了?需要驚動到你們兩個人跑來關心我慰問我?還是,連你們都想親眼看看我有多墮落,來滿足你們那份虛榮心?夠了!我知道你們個個都高薪厚職,我知道你們個個都前途無可限量,只有我一個人自甘墮落,這樣可以了吧?」

進康一口氣把話吐出來,剛巧來到的智傑正準備反駁之際,可兒卻狠狠掌摑進康的臉。

啪!

進康和智傑均瞪大雙眼,同時,可兒板著臉咆哮:「馮進康,這是你的真心話嗎?」

被摑的進康啞口無言,智傑卻拉著可兒的手。「別這樣。」

可兒甩開智傑的手,並托起進康的下巴。「馮進康,這真是你想要的東西嗎?」

進康注視可兒,才發現她一直忍住淚水。

「馮進康,你只要跟我說,你不再是從前那個滿腔熱誠的小子,我便離開。」

進康甩開她的手。「妳走吧,妳幫不了我。」

這次輪到智傑忍不住大叫:「馮進康!」

「夠了!我說,你們統統都幫不了我,因為我為了實現那些根本無法實現的夢想而欠債累累,你們知道嗎?就是那個滿腔熱誠的小子害成我這樣!」

進康狠狠關門,可兒和智傑則站在進康的門前,沈默不語。

 

(待續)

分享
上一篇文章澳門大學 = 城市大學?
下一篇文章北京798藝術區
由自資出版到奇幻小說作者。 或許是不切實際的夢,但同時也許是自己確實存在於世上的證明。 原本對寫作抱有疑惑,大學畢業前毅然豁出去香港自資出版,自此如願成為小說作者。最新出版《救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