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夢》第九話

小說紫境9

2012年末

 

距離咖啡店重新開張的日子不遠,可兒特意向公司請無薪假,然後整天躲在店裡忙來忙去。

鈴鈴鈴——鈴鈴鈴——

電話響起,可兒狼狽地捧住一大包咖啡豆,她瞄了瞄電話號碼,卻一臉不滿。

「你打來幹嘛?」

「喂,我好心打來關心妳而已。」這是進康的聲音。

「你專心工作啦,我辦事,你絕對可以放心。」可兒一邊聽電話一邊搬運咖啡豆,怎料,麻袋的開口打開了,咖啡豆幾乎全倒在地上。

「啊!」

「又怎麼了?」

「死啦死啦!你打來幹嘛?收線啦!」

進康來不及說話,可兒便掛了電話。她焦急地拾起咖啡豆,忽然,有人替她將咖啡豆拾起,她立即抬頭,發現眼前人原來是智傑。

「你怎麼在這裡?」

「幸好我還是過來了。」智傑偷笑。

「一個二個都覺得我不可靠!」可兒鼓起嘴巴。

「其實,在妳需要幫忙的時候,妳可以打給我。」

「你去忙啦,我就不同呢,話請假就可以請假。」

「但我想妳依靠我。」

智傑的眼睛很認真,可兒的手卻僵住了,她用力擠出微笑,再忙着將咖啡豆拾起,但過程中,她一直不敢瞄向他。

果然有甚麼不對勁吧。這一個月來,短訊多了,他陪她學咖啡的次數也增加了,每次他都會送她回家,又幾乎每晚都打電話給她。而且,他會問她吃飯了沒有,洗澡了沒有,睡覺了沒有……

有時候她覺得,他的眼神、他的舉動,就連說話的方式都變得不像以前,有點兒,像一個陌生的男人。

他是不是有點不妥?

「無事獻殷勤,他肯定想追妳!」姊姊A說。

「對對對!一個男人不會無緣無故對妳噓寒問暖。」姊姊B舉手。

可兒夾在眾姊妹的中間,這班姊妹是她自小學結交的朋友,感情一直很要好。

「都這麼多年了,不會現在才搞這些吧。」可兒皺眉。

「就是已經這麼多年啦!況且澳門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但竟然讓你們重遇,啊,這就是所謂的緣份,所謂的日久生情啊。」姊姊C含情脈脈地望着可兒。

可兒溜溜眼珠,眾姊妹忽然圍住她。

「老老實實,妳究竟喜不喜歡他?」

可兒牢牢擁抱坐墊。「我不知道啦!」

眾姊妹繼續圍攻。「喜歡就喜歡,不喜歡就不喜歡,哪有不知道?」

「一時之間叫我怎樣回答?」

「我說,妳根本還是喜歡那個甚麼康—」

「喂!」可兒捂住姊妹A的嘴巴。「陳年舊事就不要再提!」

眾姊妹嘲笑可兒,這時,可兒收到智傑的來電。

「嘩!是不是擔心妳太晚回家啊?」

可兒笑得尷尬,她拿起電話,刻意跟姊妹們保持距離。「怎麼了?」

「妳現在在哪裡?」

「我……我在朋友家。」

「妳朋友住哪裡?」

「嗯……下環街。」

「我也在下環街!這樣吧,都夜了,不如讓我送妳回家。」

可兒拿着電話發呆,眾姊妹見狀便推一推她。

「可兒?」

「啊,好呀,你等等我。」可兒回過神來。

「好呀,你等等我。」姊妹們扮可兒的聲音,使可兒板着臉。「妳們真八卦!」

「走啦妳!」姊妹們推可兒出門,可兒狼狽地穿上鞋子,然後按下升降機按鈕,升降機正往下降落,她低着頭,不禁想起姊妹們的說話。

如果,智傑真的對她有意思,那麼,她又對他有意思嗎?

想着想着,她沈默地步出大廈門,智傑已站在她的面前,露出親切的微笑。「妳肚餓嗎?要不要吃點宵夜?」

可兒停下腳步。「你最近很空閒嗎?是不是沒有保單要簽?」

「為甚麼突然這樣問?」

「你有沒有甚麼想跟我說?」可兒的嚴肅,令智傑漸漸收起笑容。

「我確實有些事情放在心裡,一直想找機會跟妳說。」

「你是不是想追我?」

可兒的斬釘截鐵,令智傑一時之間不懂反應,他愣了,她亦沈默了,兩個人就這樣陷入寂靜之中,氣氛變得越來越尷尬。

「中學畢業之後,我跟你們失去聯絡,有一段時間,除了我這班好姊妹之外,我身邊就沒有朋友。我就這樣讀大學,然後認識了一個學長,他對我好好,令我覺得我有點喜歡上他了,他追我,我也答應了,但後來我發現,原來他對每一個學妹都好好,他喜歡我,但其實根本不是甚麼特別的情感,他只是想拍拖而已。」

可兒的眼珠慢慢往上瞄,但智傑並沒有任何特別的反應。

「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吧。」

「為甚麼當初我沒有察覺到自己對妳的感情呢?剛才,我腦裡一直都是這條問題。」智傑苦笑。「可能人就是這樣子吧,往往要經歷一些,才會懂得另外一些。」

這次換可兒不懂反應了,眼前這個他,不論眼神抑或表情都相當認真,一瞬間,令她完全猜不透。

該怎麼辦才好呢?

鈴鈴鈴——鈴鈴鈴——

電話鈴聲劃破沈寂的氣氛,可兒望望來電顯示後,不禁鬆了一口氣。

「真是的,你總是在不合適的時候打來。」

「喂,妳簽約易手的時候,有沒有去政府部門核實簽名?」進康很慌張。

「核實誰的簽名?」

「雙方呀!我剛剛聽到有客人說,他們的朋友在簽約的時候漏了這步,結果被人騙了幾十萬!」

「吓?我……簽約的時候,沒有人說過要核實簽名呀。」

「妳沒有去政府部門跟進嗎?」進康很大聲。

「無呀。」可兒臉色變了。

「妳真蠢!」

「我打去問清楚!」可兒立即打電話給咖啡店老闆,但電話已轉到留言信箱。可兒再打電話給擬訂合約的律師,但對方一樣轉到留言信箱。

「死啦,他們全部都轉到留言信箱!」

「冷靜點,究竟發生甚麼事?」

「剛剛阿康打來,說甚麼簽約的時候要去政府部門核實簽名……他說他聽見有人被騙了!」

「冷靜冷靜,可能現在太晚了,他們早就睡着,所以電話才會轉到留言信箱。這樣吧,我們明早才打。」

「不行!我一定要盡快找到他們!」可兒不斷撥打電話,智傑則強行搶走她的電話。「太晚了,如果人家沒有騙妳的話,妳就會無緣無故打擾別人。」

「但是—」

「乖,回去好好睡一覺,明天我們再想辦法。」

就這樣,可兒半推半就被智傑送回家,但她的心依然很焦急,她很想很想知道,究竟她有沒有被人欺騙。

這種恨不得立即查出真相的性格,令她完全放鬆不來,就算她人坐在床上,仍然無休止地不斷上網尋找資料。與此同時,進康下班後亦打開電腦,認真地搜索有關易手的法律程序。

相同的時間,在不同的地方,他們兩個人都在查看同一個網頁。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