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夢》第七話

2012年

 

這天,可兒如常上班下班,可是,當她回到家後,卻被家人那凝重的神情給嚇倒。

「怎麼了?」可兒踏進屋內。「發生甚麼事?」

「妳的表哥剛剛去世了。」可兒的母親抹去淚水。「我剛剛陪着妳姨媽從醫院回來……」

「不是說他準備開舖嗎?為甚麼突然之間就……」

「交通意外。」可兒的父親一直低着頭。「所以話呢,世事無常,人其實好脆弱。」

可兒忍不住落淚,她靠在母親的身邊安慰她,但自己都禁不住情緒。姨媽一家和她們的感情一直都尚算要好,所以,表哥的離世對她們的影響很大。

明明前幾天,她才從姨媽的口中得知表哥準備開店了,為甚麼事情會變成這樣?

這天晚上,她輾轉反側,一直想一直想,其實,她是不是可以趁活着的時候,做點甚麼呢?

她想了想,頓時想起前幾天路過的Café,啊,那間Café好像想招頂呀,她整個人都跳了起來,然後走到抽屜附近,把銀行存摺拿出來。

忽然,她心裏下了決定。

 

幾天後,可兒決定獨自來到位於大街的Café,她先站在門前凝視店內的人,然後,她慢慢步進。門鈴響起,身穿圍裙的女人抱着嬰兒從廚房步出,但狀況挺狼狽。

「妳好,請問幾位?」

可兒斬釘截鐵地說:「我想問關於招頂的事。」

「啊!」女人連忙拉開椅子。「坐坐坐,我慢慢跟妳談。」

可兒微笑後坐下。「招頂的話,我需要付多少錢?」

女人忍不住笑了。「年輕人,妳真心急。」

可兒笑得尷尬。「因為我想知道自己的存款夠不夠。十萬夠嗎?月租多少?」

女人安靜了一會兒後說:「妳想頂手的原因是甚麼?」

可兒直接說:「我想開舖。」

「所以不一定要開Café吧?」

「的確是。」

「為甚麼妳想開舖?」

可兒啞口無言,這時,女人嘆氣一聲。

「對不起,我只想頂手給有心人。」女人禮貌地微笑。「讓妳失望了。」

可兒趕緊說:「我很有心啊。」

「但妳並非真心想開Café,可能,妳連咖啡豆的種類都分辨不了。」

「吓?」可兒皺眉。

「年輕人,回去再重新想想吧。」女人依然掛上微笑。「雖然我想招頂,但我不想頂給糊裡糊塗的人。」

於是,可兒垂頭坐在店內,但不忘注視女老闆。

 

位於大街的Café生意似乎很好,店內的女老闆既忙着招呼客人,又忙着照顧嬰兒,忙來忙去,但一旦有客人結賬後,她總會以微笑來送別客人。

可兒先瞄向咖啡機附近一瓶瓶的咖啡豆,有些大小不同,有些顏色不一,看來,這就是女老闆口中不同種類的咖啡豆。

可兒看着女老闆泡咖啡,一直看着看着,心想,其實泡咖啡也不算是甚麼困難的事吧,以她的性格,她一定可以應付得來。

沒錯,只要她認真地學習,不管是泡咖啡又或者整蛋糕,她都綽綽有餘。

時間就這樣流逝,可兒亦一整天坐在店內,終於,到了晚上的時候,女老闆忍不住靠近可兒。

「看着我這樣,妳依然有興趣頂手?」

「有!」可兒的眼神很堅定。「雖然我不懂咖啡,但我可以學。」

女人苦笑。「妳這人真倔強。」

可兒笑嘻嘻。「這是我的優點。」

「這樣吧。」女人坐下來。「妳先跟我學習如何泡咖啡,學完之後,若然妳仍然有興趣,才把這裏頂來做。」

「好啊!」可兒站起來。「幾時可以上堂?」

女人嚴肅地指向可兒。「逢星期一至五晚上六點吧,不過,事先聲明,我只能給妳最多兩星期的時間,亦不一定會頂手給妳。」

「嗯!」可兒笑到露齒。「我可以叫朋友一起來上堂嗎?兩個。」

「原來是一群年輕人。」女人溜溜眼珠。「妳先過來試試看,我再決定。」

「多謝妳!」可兒牽起女人的手。「我現在馬上找朋友談談。」

 

就這樣,女人目送可兒離開,過了一會兒,可兒、進康和智傑約在麥當勞見面。

「不贊成。」智傑聽完可兒的說話後,率先發表意見。「這樣太冒險了。」

「但機會難得啊。」可兒扁嘴。

「妳平時都不喝咖啡。」智傑皺眉。「還有,那個老闆娘太奇怪了,我擔心妳被人騙。」

「你陪我去,我就不會被人騙。」

「我可以陪妳去,但我不會陪妳癲。」

「徐智傑呀,你就不能把目光放遠一點嗎?難得我們三個人可以聚在一起,當然要實現中學的夢想呀!」

「我問妳一句,妳所存的錢,原本是用來做甚麼?」

智傑的眼神很銳利,令可兒不禁低頭。「原本就沒有任何用途。」

智傑瞄向可兒。「錢,原本是想用來讀書的。」

可兒咽口水。「有……有甚麼差別嘛,我們做生意的,錢當然會越滾越大。」

智傑板着臉。「我不認為妳會賺錢。」

「徐智傑!」可兒指着他。「別再潑我冷水!」

「我實話實說。」智傑很冷靜。

就在可兒和智傑吵嚷的時候,進康以低沈的聲線說:「夠了!妳就別再玩了!」

「See。」智傑交叉手臂。「連馮進康都不贊成。」

「為甚麼?」可兒靠近進康。「我們三個人之中,你應該是最贊成的那個呀。」

進康呼了一口氣。「總之我不想再浪費時間。」

「甚麼浪費時間?我只是想大家一起完成夢想,為甚麼你們要這樣?」

進康和智傑分別注視對方的椅背,但沒有回答。

「你們喜歡又好不喜歡也好,反正我已經決定了。」可兒板着臉站了起來。「這間Café,我要定了。」

說罷,可兒氣沖沖地離開二人,剩餘的智傑也站了起來。這時,進康打破沈默。「徐智傑,你說可兒存錢讀書這件事,有幾多成真?」

智傑一臉不屑。「你到底有多了解鍾可兒?」

進康冷笑。「我敢說,肯定比你多。」

說罷,他們二人對視,雙方的眼神都很銳利,而且,氣氛很凝重。

 

很快,到了星期一晚,可兒果然來到Café接受女老闆的特訓。

「這本書詳細地介紹有關咖啡豆的種類、產地和背後的原因,妳先把它看完再說。」女老闆把厚厚的書本遞給可兒,但可兒並未被嚇倒,反而認真地閱讀起來。

「印尼曼特寧、牙買加藍山、夏威夷可娜……」

第一天,可兒用了三小時看完這本書,讀完卻甚麼都忘記了。結果,女老闆要求可兒把書帶回家,第二天再讓她接受測試。雖然後來可兒還是勉強合格,但和老闆的要求仍然有一段距離。

於是,可兒晚晚通宵讀書,勢必把咖啡豆的各種知識記住,幾天過後,她的努力似乎有回報。女老闆便教她用咖啡機,又教她泡咖啡及拉花的技巧。

第六、七、八天,可兒終於有機會用咖啡機,但她顯然和它夾不來,有時候她會燙傷手指,有時候她又倒瀉咖啡,總之,她一個人就足以搞到整間咖啡店亂七八糟。

這個鍾可兒笨手笨腳,但正因如此,才突出她可愛的部分。

至少,進康和智傑是這樣認為的。

自從可兒開始上堂之後,他們幾乎每晚都站在Café附近,把可兒的行為舉上全部看進眼裏。有時候他們都忍不住取笑她,又有時候,他們會替她緊張,甚至擔心她。

她越積極,就越激勵他們,彷彿,她就是他們的一盞明燈。

她正用自己來證明給他們看,中學的夢想是終究可以實現的,儘管跌到遍體鱗傷,就算累得快要死了。

就算就算,馮進康曾經歷過背叛和失敗,徐智傑亦甘願為現實低頭,就算就算,連鍾可兒都選擇聽從父母的話,大學的主科選擇修讀會計。

如果上天讓他們分開再重聚的話,會不會,連上天都對他們有所期待呢?

進康和智傑笑了出來,及後,他們不約而同地推開Café門。進康率先靠近可兒,並搶去可兒手上的工具,輕鬆地在咖啡杯上拉花。

「啊,原來你懂得泡咖啡!」可兒很大聲。

「之前我女朋友喜歡喝,我便去學。」進康一臉平常地望着可兒。

「對前女友就這麼好,對我呢,就愛理不理。」

「我現在都來了,妳就別嘈。」進康瞪着可兒。

「我嘈?」可兒不憤氣。「我學到手指都爛啦,你們現在才來!」

智傑在一旁搖頭,接着,他向老闆躬身。「對不起,她好像添了妳不少麻煩。」

老闆暗笑。「太擔心了,所以你們一直在門外偷看,對吧。」

「甚麼?」可兒的反應很大。「寧願偷看我都不願意幫我?你們真夠朋友呢!」

進康和智傑卻一臉尷尬,似乎,只有他們都聽得出老闆的意思。

「好了,既然人齊了,我就安心把這裏交給你們。」老闆邊說邊把鑰匙交給可兒。「遲些日子,我再把租約正本和頂手合約交給妳吧,啊,記得關門。」

「妳願意頂手給我們?」可兒雙眼發亮。

「記得準時交租。」老闆指着可兒。

「知道!」

待老闆離開後,可兒便捉住進康和智傑的手,然後一起把雙手高舉。

「Yeah!終於擁有屬於我們的小天地啦!」

可兒笑得燦爛,令進康和智傑都跟着笑了起來,心想,真敗給這個女人。

 

由中學開始,她的一舉一動足以牽動他們的思想,她笑他們便會笑,她哭他們亦不好過。她想衝撞的話,他們最終也會陪她衝撞。

一直以來,雖然看似進康是三劍俠的首領,但似乎,可兒才是靈魂人物。

忽然之間,他們都好像有點恍然大悟。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