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飛正傳》不羈的風原是永恆

阿飛正傳影迷大概都熟知王家衛導演聞名於世沒有劇本的無定向風拍攝特色,而在1990年至2004年期間上映的,故事背景發生在1960年代的《阿飛正傳》,1962年至1966年代的《花樣年華》以及從1966年到未來的《2046》當中,卻有一個定格的女角色蘇麗珍,始終貫穿於愛情三部曲,成為被銘記的女主角名字。故事起點是《阿飛正傳》的旭仔,他第一次戀上蘇麗珍,蘇麗珍與旭仔就這樣在王家衛風格中成為經典電影角色。

20世紀60年代,香港從幾十萬人口膨脹成三百多萬人,1967年發生過六七暴動,沒有經歷過那一代的滄桑,如果從蘇麗珍與旭仔,蘇麗珍與周慕雲的身上,尋找那個年代的烙印,挖掘那個年代的愛情與氛圍,也許是欣賞這幾部別具格調的電影附贈的一種感受。

從蘇麗珍(張曼玉)愛上無腳鳥阿飛(旭仔/張國榮)開始,說到底《阿飛正傳》不過是你愛我我愛你,我愛你你不再愛我,他愛她她不愛他的故事,但恰恰因為簡單地導出愛情的甜蜜與苦澀,成為了讓多數人都能從中感受每個角色對愛的不同表現與需求。

蘇麗珍超仔

來自澳門的蘇麗珍,與養母來自上海的旭仔,在香港生活因緣相遇,旭仔用一分鐘鎖住了彼此一輩子的記憶,旭仔的經典台詞:「1960年4月16日下午3點前的一分鐘你和我在一起,因為你我會記住這一分鐘。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一分鐘的朋友,這是事實,你改變不了,因為已經過去了。」這一分鐘的浪漫最後成為蘇麗珍的痛,成為旭仔走到生命盡頭仍能記起的一分鐘,就像無數對情侶的聚散離合,旭仔知道自己不適合想要結婚的蘇麗珍,他雖然不羈放蕩但並沒有選擇拖延女人的青春而果斷分手,與此同時,蘇麗珍的背後出現了默默愛她的超仔(劉德華)。

旭仔遇到另一個愛上他的女人 Lulu(劉嘉玲),為了見生母一面,他選擇離開 Lulu 獨自前去菲律賓,但 Lulu 心甘命抵為愛追隨,同樣,LULU縱使得不到所愛,但仍有愛她的歪仔(張學友)為她付出。

露露

旭仔對母親的執著,幾乎是他在愛的命題中唯一的堅持,他在乎生母是誰,也在乎養母被男人騙錢,他和養母對話的直白或多或少影射現實社會中的一種母子關係,養母:「我養你這麼大了,我錢還用得少嗎?你可有令我開心?」旭仔:「那你有令我開心過嗎?既然這樣,大家一起不要開心好了。」養母最後選擇移民而決定離開他,旭仔的原生家庭環境由始至終缺乏父親角色的引導,養母是交際花以及沒有父親又不被母親所愛的感受,或者是旭仔與生俱來成為無腳鳥的原因,他是不愁三餐的無業遊民,一心放棄自己,與其說旭仔離開蘇麗珍和 Lulu 是因為不夠愛,不如說旭仔害怕維繫一段一輩子的愛情,因為被拋棄已經成為揮之不去的陰影。

養母

奀仔《阿飛正傳》的故事有清晰的感情線,每個人的內心世界都被剪輯和演繹出鮮明獨有的韻味。那個沒有手機的年代,超仔(劉德華)每晚在電話亭停留希望等到蘇麗珍的電話,是一個時代的浪漫。歪仔傾慕 Lulu,明知對方不愛自己仍然湊錢給她去菲律賓,是拜金主義中的偉大。蘇麗珍在面對旭仔女友 Lulu 的質問時,也許心裡百感交集卻淡然處之,是帶點讓人心痛的無奈。

潮濕、暗淡、昏黃的整體氣氛無時無刻纏繞整部電影,幾乎沒有其他亮麗的顏色,只能憑LULU衣服的花朵或暖色偶然能辨別一個人的情緒,而夏天炎熱的感覺又是如此的晦澀,宛如生活像流水般自然波動,唯有愛仍能在動心時開出一朵花,讓人瞬間得以慰藉。「世界上有一種鳥是沒有腳的,它只可以一直的飛呀飛,飛得累了便在風中睡覺,這種鳥兒一輩子只可以下地一次,那一次就是他死的時候」,最終幕有另一個賭徒阿飛(梁朝偉)的出現,這個一鏡到底修指甲穿衣服梳頭出門的場景是完美的經典,而蘇麗珍和旭仔便成了香港電影經典中的印記。阿飛-周慕雲哥哥

哥哥飾演的阿飛深入人心,從眼神、嘴角、一舉手一投足散發的個性都讓人不捨割愛,伴隨時間匆匆飄過15年,他的風度與作品已被定格在充滿愛與被愛的世界裡。

願愛沒有成為往事,僅以此文紀念,永遠的張國榮,永恆的阿飛。

分享
上一篇文章玻尿酸不用打?塗抹更安全?
下一篇文章夏日來襲 ——「HUSH!! 沙灘音樂會」4月底登場
有時候看電影像坐雲霄飛車驚喜萬分,有時候又像飄入仙境撲索迷離,有時候可以陶醉其中痛哭失聲,又或獨自想入非非而拈花微笑。電影是我的萬花筒,既可受點滴啟發後高談闊論,亦可僅為餵飽感觀而娛樂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