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翼殺手》到底是一個甚麼故事?

最近有一部新電影《銀翼殺手2049》上映,皇子發覺原來很多人都不知道是一部續集電影,更加對《銀翼殺手》完全沒有概念,我就在這為大家介紹這部入選多個佳片榜單的經典科幻鉅作。

blade-runner

《銀翼殺手》是一部1982年上映的科幻電影,Ridley Scott 執導。Ridley Scott 是皇子十分喜歡的導演,因為異形 (1979) 就是他的創作,其後亦有多部佳作,包括《帝國驕雄》(Gladiator)、《黑鷹十五小時》(Black Hawk Down)、《種計》(Matchstick Men)、《普羅米修斯》(Prometheus)、《火星任務》(The Martian)、《異形:聖約》(Alien: Covenant)。

《銀翼殺手》的原著是 Philip K. Dick 1986年的小說《仿生人會夢見電子羊嗎?》(Do Androids Dream of Electric Sheep?)。小說出版後,已經引起多個編劇爭相改編,直到1977年,Hampton Fancher 改編的劇本被選中,並找來 Ridley Scott 擔任導演。Ridley Scott 一開始是拒絕的,但後來他的兄長過世,促使他想投入工作,便接了這個任務。本片於1980年正式開拍,並取用另一本小說《The Bladerunner》作為片名。選角方面,最初是由 Dustin Hoffman 飾演男主角,但後來 Harrison Ford在《星球大戰》系列及《奪寶奇兵》的成功,以 及Steven Spielberg 的推薦下,劇組選用了Harrison Ford 飾演 Deckard。

故事發生在2019年的洛杉磯,複製人已經相當普遍,而且與人類十分相似,難以辨識,而體能與智慧甚至超過人類,他們一般被派往殖民地工作,但只有四年的壽命。退職的銀翼殺手 Deckard 被召回復職,上司要求他去追捕非法逃到地球的複製人 (Replicant),為更深入了解複製人,Deckard 首先去製造複製人的Tyrell企業,Deckard 發現 Tyrell 企業老闆的秘書 Rachael 也是複製人,但 Rachael 就以為自己是真正的人類。所有複製人都會被植入「假回憶」,令他們以為自己是人類,這些回憶令他們懂得思考、有感情。Deckard 在追捕的過程中,與複製人的互動,令他對「生命」有了新的領會‧‧‧‧‧‧

《銀翼殺手》可以說是 cyberpunk 的元祖作品,裡面對未來世界的設定,可以說是啟發了《亞基拉》、《攻殼機動隊》、《廿二世紀殺人網絡》等作品的衍生。1982年上映時,因為電影公司的要求,使用大量旁白,而且是 happy ending,並沒有得到好的成績或迴響。其後,Ridley Scott 做過幾次剪接版,最後在2007年推出的版本,更改了結局,以及用CG技術修改了一些畫面及音效的品質,現在普遍市面上可以找到的都是這個版本。《銀》片亦是在這數十年間,被坊間不斷發酵及討論,終於被影迷們評價為最佳科幻片之一。

***以下進入討論劇情模式***

電影公司一開始想把《銀翼殺手》定調為一部科幻動作片,但或許是導演 Ridley Scott 剛好遇上親人離世,他把《銀翼殺手》定調為探討「生命」的電影。電影放了更多篇幅探討複製人的思想,複製人只有短暫的生命,有些更加不知道自己是複製人。電影的主軸是人類追殺複製人,但假若他們與人類無異,有感情有思想有靈魂,那複製人為何不可以自由地生存?到底「何以為人」?

Deckard 作為銀翼殺手,對於追殺複製人感到厭惡,行屍走肉,不明自己存在的意義為何。反而,複製人 Roy 展現出熱愛生命與求生意志,冒死也要回到地球尋找自己的造物主,力求改變自己的命運。然而,Tyrell 博士告知 Roy 他的生命無辦法延長,Roy 極度失望,親手殺死他的造物主 Tyrell 博士。

這種造物者與被製造者之間的關係,在 Ridley Scott 的電影中經常看到,例如《帝國驕雄》王子Commodus 與父皇 Aurelius,Commodus 無論做什麼,在父親心中都是次一等,Commodus 感到無奈,最後親手殺死父皇。《普羅米修斯》中,類似於 Roy,人類希望永生不老,出發去外太空尋找造物主工程師,最終發現工程師早已想滅絕人類,而由人類製造的人造人 David,更有感自己比工程師或人類更優越,因為人造人不會老去或病毒感染。

複製人 Roy 明白改變不了自己的死期,最後亦學懂了珍惜生命,在被 Deckard 追捕的過程中出手救了Deckard,而他臨死前的讀白,更被喻為「也許是電影史上最動人的死前獨白」:

I’ve seen things you people wouldn’t believe.
Attack ships on fire off the shoulder of Orion.
I watched C-beams glitter in the dark near the Tannhauser gate.
All those moments will be lost in time… like tears in rain.
Time to die.

“Tears in Rain”,淚水與雨水,本質上的確有別,但當下雨時,你又是不是能把他區分。就如在時代的洪流中,你又是不是可以分辨人與複製人?即使可以,區別的意義又為何?為大家找來這一段的影片。

《銀翼殺手》最被廣泛討論的是,到底 Deckard 是不是複製人? 在1982年的原版中,Deckard 被設定為人類,而在2007年導演剪接版,Deckard 被更改為複製人。從何得知?在2007年的版本,Deckard經常會夢到一隻獨角獸,但他從未告訴任何人,然而,Roy 的事件過後,令他明白生命的意義,當他帶著Rachael 逃離時,在地上發現一隻獨角獸的摺紙,是暗示了有人知道 Deckard 的夢境。而這一個說法後來亦得到 Ridley Scott 的證實。

以上是笑皇子對《銀翼殺手》的一些解讀與看法。

在觀賞《銀翼殺手2049》前,皇子都好擔心會出事,畢竟在這三十幾年間,討論這類主題的電影不少,《2049》能否保持新鮮感是一大難題。但睇完後,皇子相當滿意,故事承接Roy的死前讀白,I’ve seen things you people wouldn’t believe.假若複製人能產子,還算不算是複製人? 假若Deckard與Rachael之間的戀愛關係,都是程式設定中的一部分,那簡直是把議題帶到一個新的高位。

最後,跟大家分享一些小趣聞,SAMSUNG 及GOOGLE 手機的作業系統 ANDROID 就是取自於原著小說《仿生人會夢見電子羊嗎?》中複製人的英文名字,而 GOOGLE 手機的型號 NEXUS 來自於電影當中複製人的型號。

nexus-6

分享
上一篇文章望紋問切 ── 刺青藝術與美學
下一篇文章小心別練錯琴了!!
人生最重要是過得開心, 以及有一班好朋友. 我喜歡從電影中尋找啟法, 透過電影去感受其他人的想法或領悟, 甚至人生觀. 一部電影只要有一句對白可以引起我思考, 我都會認為是好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