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域》背後

未命名-1-01

身處在澳門,日常生活離不開電子科技及網絡,科技的發達的確令我們的生活增添不少的便利。然而隨著網絡的進步,我們與網絡世界變得密不可分,甚至不能沒有「他」。到底「他」的出現,是拯救人類,還是正在蠶食我們的靈魂?

ZA誌小編們邀請了卓劇場《虛域》一眾導演及演員「排排坐」,訴說《虛域》背後所隱藏的秘密,包括身兼導演和演員,「卓劇場」聯合藝術總監葉嘉文 (嘉文);導演和「卓劇場」聯合藝術總監胡美寶 (美寶);曾五度獲得香港舞台劇獎最佳導演獎、導而優則演嘅李國威 (Weigo) ,曾獲香港舞台劇獎最佳女主角獎、最近多了回流澳門參與劇場製作的本澳演員楊螢映 (Anna);電台節目主持、近年參與不少劇場演出的劉宇亨 (阿亨),以及集編舞、舞者、演員多重身份於一身的伍淑華 (Annette)。

 

《虛域》的由來?

故事主要圍繞一個在未來虛擬世界「虛域」之中一個叫「密園」的網域,創建這地方的賈先生是一個有戀童癖的商人,而「密園」就是他為了釋放這異色禁忌而建造的「烏托邦」;而除了吸引一些具同樣特殊癖好的人仕外,「密園」也吸引了一位想尋求生存價值的中學教師杜志剛登入,且留連忘返;但由於這個網域的規模越來越大,而當中的意識難以被現實世界中「正常」的道德規範所接受,於是便引起了「虛域調查小組」的一位叫莫麗彤的探員的注意,並對「密園」這「異托邦」進行徹徹底底的秘密調查。

美寶表示,這是在偶然的旅行中「發現」《虛域》這部作品,其所講述的世界超乎想像,但卻好像預示未來的社會景象,因此被其描繪的世界吸引,並選擇這個劇本作演出。

嘉文介紹,《虛域》是根據美國女劇作家 Jennifer Haley 所寫的一部作品《The Nether》翻譯而成的舞台劇。因文化局今年藝術節以「異托邦」為題,探索空間的多樣可能,「異托邦」是存在於真實世界中的異質空間,與《虛域》題材理念不謀而合,加上當中的虛疑空間及現實空間彼此的矛盾與對人類生活的影響,事實上與現今社會的發展趨勢有著莫大的關係,題材雖「虛幻」但「貼地」,引人入勝。

 

《虛域》給他們的想法是……

對於《虛域》,Weigo 道出了自己的看法與疑問。「《虛域》的題材貼近現今社會議題,問題尖銳,值得反思。當人們在網絡世界做一些不法行為而不影響現實生活,到底這是否被容許? 另外,倘若未來的生活能夠長時間活在虛擬世界,不返回現實世界,這是否又會被接納呢?」這些大膽的假設看似虛無縹緲,但或許已潛藏於現實生活中。

Anna 補充:「既然網絡與人類生活已演變為密不可分的地步,倘若自己在沒有電話及互聯網的情況下,能否在佈滿網絡的世界上『生存』?就是這個想法,所以她嘗試擺脫手機和互聯網,但笑言感覺難受,並讓她清楚了解到網絡的深遠影響。」

 

加入澳門元素?

身在澳門,自然就會聯想到澳門的建築或文化元素,如果澳門元素包含在戲劇之中,定必會有親切的感覺。然而,《虛域》忠於原著並沒有加以改編,是單純的翻譯作品。嘉文訴說了當中的原委,「因為若然過份局限於澳門的場域,或會收窄觀眾對世界和生存狀態的看法與觀點。」他憶述說:「曾經有前輩説過,為甚麼有些外國的劇本或作品會震撼和感動人心?就是當那些劇本探討的東西並非只局限在某一地方,而是更廣泛去探討關於『人』或『宇宙』的共同問題,讓普羅大眾有所共鳴。」事實上,《虛域》所提出的網絡與生活的問題並不單是我們身處澳門所面對的。

Anna 十分認同,她有感期望觀眾能有親切感,不一定需要加入當地城市的元素才能做到,甚或可能弄巧反拙,模糊主題。所以《虛域》依從原著的步伐,向觀眾展示最真實的一面。

 

《虛域》與網絡世界

單聽這個名字讀者們可能滿腹問號,嘉文說道:「深入了解《虛域》後,發現所蘊含的信息不單是虛擬與真實世界之間的角力,更加是與我們生活有著莫大的關係。隨著網絡世界滲透我們生活的各個領域,人們對它越來越依賴,最終到底人類是利用網絡來方便自己,還是會被某種意識形態所控制?甚至,倘若有人能夠控制這些科技,我們的生活和價值觀又會否因而被改變呢?」

對於網絡世界與現實關係的觀點,美寶反思:「現今人們大多數離不開手機,更常以 WeChat、WhatsApp 進行聯繫,這種方便快捷的聯繫方式,雖節省時間,卻大大拉遠彼此間的關係。」事實上,我們日常生活中所使用的電子產品或聯繫工具,或可能已讓我們陷入被監控的局面,美寶慨嘆現時已難以界定「控制」與「被控制」的關係。

阿亨說起日常生活面對的一個苦惱,相信讀者們也曾感受到,就是被動地接受太多資訊,有時甚至可能因為沒有準備接受而情緒有所影響,需要學習如何應對這樣的資訊爆炸。而 Weigo 則留意到:「年青人過分沉迷網絡世界,在網絡找到自己的認同感及自信,然而很多時分不清現實與虛擬世界,一旦面對現實世界便無所適從。又因為現今資訊科技發達,為生活或學習的各方面帶來便利,一上網便能知天地。」可是,正因為大多數資料都能夠在網絡上搜尋,太容易得到而缺少篩選的步驟。他認為,減少使用文字寫作,以電子工具取而代之,有時是會讓創作思維退步,形成社會的一個新問題。

對於網絡世界的發展與便利,美寶身同感受並有很深的體會。她說:「當時在美國留學才發現有 email 的出現,起初基本透過書信和電話往來,偶然能夠與家人email 通訊已感覺十分興奮,其後改為使用webcam,但已感到不同方式所帶來的感情濃度的差異。」 而隨著網絡的發展,現在改用電話即時通訊軟件聯繫更為便利,但她直言正是現今太容易透過網絡得到資訊,聯繫也著實太方便,省卻了親身搜尋資料與寫筆記的體驗,沒有了過往投入其中的過程,也少了想像力與深刻的體驗。

 

看完《虛域》想我們……

網絡世界的發展影響著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模式,大大增加聯繫的方便性並同時能輕易擴大我們的社交圈子,但這是拉近人們彼間此的關係,抑或將我們的關係越拉越遠?到底我們身處的虛擬世界是為我們帶來效益,還是令我們陷入科技深淵無法自拔?這一切或許都是團隊想讓觀眾有所反思,而導演和演員們最想帶出的又會是……

「當生存的需求被高度簡化成消費或是數據時,人作為一個『個體』又該如何自處?」

「現實生活的對與錯如何判斷,在不同處境從不同角度看的人們能否相互包容?」

「用雙眼看清楚每一個人每一件事。」

「愛的故事是甚麼?想要的愛?錯誤的愛?不能接受的愛又如何?」

「科技帶來的感官刺激是否勝於一切?」

 

約定你,5月19日20:00 及 5月20日22:00 澳門文化中心小劇院,與大家窺探《虛域》這線上與線下交錯的空間。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72631979909100/

採訪:瑪吉、笑皇子、伯頓
撰文:瑪吉

分享
上一篇文章上上下下左右左右BA Ch.051
下一篇文章偽有錢人的 Sunday morning ── 抵食華麗之選「奧羅拉」
為澳門本土一本免費網上雜誌,志在集結一班澳門創作人士從他們眼中介紹澳門鮮為人知的一面及發表屬於澳門人創作的文章或感想,給澳門朋友多一個網上瀏覽好去處,並讓香港、中國大陸以至所有華文地區人士了解澳門,發掘澳門另一種風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