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我來得及說愛你》第四話

Untitled-2

靜舒剛從警察局步出,她表情木然,目光呆滯。

數分鐘前,當她來到警察局辦理手續時,從警察的口中得知樂賢被正式起訴的事實,因為警察從他的衣袋裏搜出一包毒品,鐵證如山。

靜舒哭紅了眼,儘管樂賢是母親所委託的人,就算他收了她母親的錢,也罪不致此。

他不應該被起訴的,該被起訴的人是她。

靜舒心生愧疚,事情因她而起,她該否向警察自首?

正當她陷入沉思,這時,她的手機鈴聲響起。「喂?」

電話中的男聲說:「還記得我嗎?」

靜舒詢問:「你是誰?」

男聲回答:「那個被妳嫁禍的人。」

靜舒先抹去眼角上的淚珠,然後故意裝作毫不在意。「你為何有我的電話號碼?」

樂賢這樣回答:「妳猜猜看。」

靜舒想起他和她母親的勾當,開始不滿。「不用猜了,電話號碼是我媽媽給你的吧,因為你們早已認識啊。」

樂賢愕然。「妳怎麼知道的?」

靜舒感生氣。「你可以改造一個不良少女,很威風吧。那我恭喜你啊,就算你被正式起訴也不關我的事,因為你已收了錢。」

樂賢語氣疑惑。「我被正式起訴?」

靜舒不想再解釋。「聽着,你不用再打電話來,因為我不想再見到你。」

說罷,靜舒便掛了電話。雖然她感愧疚,但她更覺生氣。她不明白,他竟然為錢而接近她,不對,他是收了錢,所以才靠近她。

可能在他的眼中,靜舒只是一件賺錢的工具。

另一方面,樂賢連忙再打電話,但她沒有接聽。他大為緊張又不知所措,唯有接連不斷地打電話。

沒錯,他接過她母親的委託,他曾收過她母親的錢,但他不想她得知此事,因為這會打亂他的計劃。他原本打算逐步靠近她,但事與願違,她始終得悉真相。

他慌張起來,他想解釋,但她不給他機會。

他經過紅綠燈位置,只顧望向電話螢幕的他沒有抬起頭來,恰巧,對岸的一部汽車正在加速,它衝了黃燈,就在十字路口中,他被這部汽車撞倒。

目擊者嘩然,連忙通知救護車前來。救護車的聲音響亮,自然地吸引靜舒的目光,她看見停在前方的救護車,好奇地步近,只見眾人圍在傷者討論。「這麼年輕真可惜啊。」

「人生就是這樣的,只要死神來臨,生命隨時離開。」

「看他出事前還打電話,恐怕是打給女朋友吧,他女友還真是冷漠呢。」

靜舒剛巧走到這個路口,但覺眾人所討論的事情似曾相識,令她不寒而慄。她緊張地推開人群,眼睛不斷搜索,終於找到躺臥在地上的樂賢。

她慢步靠近不發一語的他,目睹他昏迷不醒後,不禁失聲痛哭。

鮮艷的血液從他身體流走,他緊握正在打電話的手機,螢幕顯示為「蔡靜舒」。

 

(To be continued… 待續)

分享
上一篇文章酒肉和尚
下一篇文章EGO-WRAPPIN' ~ Jazz x 昭和歌謡
由自資出版到奇幻小說作者。 或許是不切實際的夢,但同時也許是自己確實存在於世上的證明。 原本對寫作抱有疑惑,大學畢業前毅然豁出去香港自資出版,自此如願成為小說作者。最新出版《救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