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我來得及說愛你》第五話 ~ 最終回

Untitled-5

靜舒手捧色彩繽紛的鮮花,步入遍地綠草的郊外。蔚藍的天空和純白的雲朵,讓她感覺舒服。

她坐在草地上,放下花束後仰望晴天,接着輕閉雙眼,回想過往的經歷,但覺唏噓。

她一直都不知道,原來早在六年前,她已和樂賢相遇。當時,還是中學生的她乖巧純品,成績優良,直至她喜歡上她的初戀男朋友,浩鋒。浩鋒和樂賢是同班同學,他們都是靜舒的學長,當中,浩鋒英俊不凡又風度翩翩,成功令校內無數少女仰慕,包括靜舒。

樂賢早就習以為常,他不在意又不介懷,直至他遇上靜舒。

事實上,靜舒和樂賢早就認識,但她的目光總圍繞在浩鋒身上。靜舒迷戀浩鋒的狂野,她喜歡他的帥氣外表,只要是他的一切,她都好喜歡。

初戀猶如濃郁的咖啡因,第一次的心如鹿撞,那種刺激的感覺,令她自然地上癮。

就在學長們的畢業派對裏,靜舒鼓起勇氣向浩鋒表白,而他也答應。浩鋒畢業後,兩小口度過最甜蜜的熱戀期,可惜溫馨不久,這種目光短淺的年少無知卻換來沉重的未來,浩鋒移情別戀,二人最終落得分手收場。

原來初戀猶如花火,璀璨迷人但輕易消散。

靜舒落淚,縱使這段往事已逝去很久,記憶還牢牢鎖於心中,永遠忘不了。

她仰望天空,想起一年前的經歷,更難過得淚流不止。

樂賢出意外前,她都不知道,當時她視若無睹的浩鋒朋友,原來就是他,而他一直暗戀她。

六年前,自樂賢和靜舒碰面後,他就喜歡她,儘管她從不注意自己,他也無條件地陪伴她。他特別記得,那天靜舒碰見男友和另一個女孩約會,她坐在公園裏痛哭,而他則買雪糕哄她。

他依然記得,靜舒曾說過,不開心時應該吃雪糕,因為冰冷的感覺會使她不想哭。不想哭,人就自然清醒。

就算靜舒不記得,這段回憶也深深刻劃在樂賢的心中,永不忘記。

靜舒痛哭,忽然,樂賢出現在她的身旁,滿臉微笑。「妳又來了。」

靜舒點頭。「因為我很掛念你。」

樂賢滿臉擔憂。「一年了,妳該放下執着,向前踏步。」

靜舒望向他。「你知道嗎?這一年來,我都打從心裏怪責你,也怪責我自己。如果當初我願意接聽你的電話,可能,我和你的現在不會變成這樣。你知道嗎?我實在無法放下你。」

樂賢苦笑。「如果當初,我在畢業派對向妳表白,妳會怎麼辦?」

靜舒搖頭。「我只知道,如果你早向我表白,那麼我便不會這麼痛苦。」

樂賢含淚微笑,橙黃的光線折射在他的身上。「靜舒,我該離開了。」

靜舒拉住他的手臂。「不,你不可以離開。」

樂賢盡力展露笑容。「這一年來,我能夠感受妳對我的愛,就算我已來不及說愛妳,妳也來得及。」

靜舒望向他。「但至今為止,你都未曾向我說過這三個字。」

樂賢擁抱她。「對不起,我愛妳。」

靜舒感動得熱淚盈眶,樂賢抹去她眼角的淚珠。「聽着,妳有父母有朋友,還有將來的伴侶,所以,請妳及時向喜歡的人說出心聲。」

樂賢隨橙光消逝,此時,靜舒張開雙眼,望向眼前空空如也的草地。

剛才,她又好像夢見樂賢。

靜舒站起來,手捧鮮花放在墓碑前,溫柔地撫摸它。灰黑的墓碑上刻劃「張樂賢」這名字。「你聽見嗎?張樂賢,我愛你。」

 

(End… 劇終)

分享
上一篇文章編者有話兒
下一篇文章最安全的地方就是最危險 ─ 斑馬線
由自資出版到奇幻小說作者。 或許是不切實際的夢,但同時也許是自己確實存在於世上的證明。 原本對寫作抱有疑惑,大學畢業前毅然豁出去香港自資出版,自此如願成為小說作者。最新出版《救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