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我來得及說愛你》第二話

Untitled-3

黑幕垂臨,靜舒呆坐在公園裏,想起曾發生的事情。昨晚,她被帶回警察局並待了一夜,最後,驗尿結果呈陽性,她被證實曾經進食毒品。

她有感,這代表她將陷入絕境,前路更茫茫。

她苦惱,到底她該否告知父母?告訴了,父母的舉動又會怎樣?

會否把她趕出家,繼而斷絕親子關係,從此不相往來?

她嘆氣,這時樂賢步進,靜舒認出他就是昨晚被她嫁禍的人,她害怕得以手掩臉,但他還是認得出她。「我認得妳,妳就是昨晚故意撞向我的女孩,接着我的衣袋裏便有那包藥丸。」

靜舒迴避。「我根本不認識你,也未曾遇過你。」

樂賢抓住她的手臂。「回答我,為何妳會有那種東西?」

靜舒甩開他的手,但他雙手有力,使她無法逃脫,她不斷掙扎,直至手肘不小心撞向他的下巴。他痛得大叫了一聲,靜舒見狀放棄掙扎,吞吞吐吐地回應:「我也不知道,昨晚一個陌生男人把糖果塞進我的嘴裏,接着我便感到頭暈目眩,無法自我控制。」

樂賢反問:「包括把那包藥丸轉移到我的衣袋裏?」

靜舒立即回答:「我感到不知所措嘛,我只想脫險。」

樂賢語氣平靜地問:「那妳父母知道嗎?」

靜舒愕然,這一年來,她以外出溫習為理由到迪士高玩。為免父母起疑,她總是穿得正經又斯文,然後去公廁換衣服再化妝。

她欺騙父母,因為她不想父母嘮叨,但她其實內心清楚得很,這舉動等同慢性自殺。

她不但隱瞞了父母,也欺騙了自己。

樂賢嘆氣後離開,過了一會兒,他手握雪糕,把它放在她的視線範圍內。靜舒滿臉困惑,她仰望他,他則微笑解釋:「我的朋友曾說,不開心時應該吃雪糕,因為冰冷的感覺會使她不想哭。不想哭,人就自然清醒。」

靜舒笑了。樂賢想起說出這番話的那個人,不禁沉默起來。

靜舒接過雪糕,表情好奇。「那個人是你的女朋友?」

樂賢苦笑。「如今她改變了很多,恐怕,她再也不是吃雪糕止淚的人。」

靜舒板着臉。「現實就是這樣,無論你有沒有改變,時間都不等人。」

樂賢望向她。「所以別再做傻事,妳該好好珍惜自己。」

靜舒不滿。「這只是我們首次會面吧,別向我說教。」

樂賢表情嚴肅。「假如,妳父母忽然離開了,妳會怎麼辦?」

靜舒不在意。「我父母為何會忽然離開?」

樂賢簡短地回答:「死神不會向妳預告。」

靜舒愕然,她只有二十一歲,剛開始人生的新一頁,而她父母只有四十多歲,身體健康,又何來死亡?

樂賢轉身離開。「不管妳信不信,只要死神喜歡,人隨時都會離開,所以妳該為自己打算,而非白白糟蹋人生。」

靜舒凝視樂賢的背影,這番語重心長的說話在耳邊不斷迴響。

要是她父母忽然離開了,她該怎麼辦?

此時,她收到一個來自母親的訊息,她望向充滿慰問的字句,不禁楞了楞。

彷彿已經很久了,自從她被初戀男友拋棄後,她都未曾回家吃過晚飯。

 

(To be continued…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