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我來得及說愛你》第三話

Untitled-1

自那天起,靜舒樂意下課後回家吃晚飯,並戒掉到迪士高的習慣。她向父母坦白,雖然父親有微言,但母親依然愛她如昔,並盡力幫她改過自新。

她感動得落淚,她不知道,但莫名其妙的,她只想重新開始。

她望向鏡子中的自己,看見逐漸消散的黑眼圈後笑逐顏開,開朗的心情讓她容光煥發,她不用施以厚粉,就算素顏示人也充滿自信,感覺輕鬆。

可能,她早就想改變,只是沒人推波助瀾。

半月已過,靜舒須定期到戒毒中心報到,她態度積極,但偶而毒隱發作時,會讓她難受得痛不欲生。但每次她都想起父母,回想樂賢的說話:

「不管妳信不信,只要死神喜歡,人隨時都會離開,所以妳該為自己打算,而非白白糟蹋人生。」

雖然父親不理會她,但母親的不離不棄,讓她決定堅持。她也會鼓勵自己支撐下去。她知道,儘管樂賢和她素未謀面,他也想她重過新生。

是他教曉她的,死神隨時來臨,所以人必須珍惜光陰,把握現在。

靜舒嘗試在公園尋找樂賢的足跡,她坐在同一地方等候,但每每都失落而回。她不明白自己的執着,她只知道,她很想告訴他,她願意改過自新。

她願意做回那個視生命如珍寶的自己。

今晚,她從公園慢步回家,邊走邊吃雪糕,卻聽見熟悉的聲音。她左顧右盼,認出前方的樂賢後笑逐顏開,她加快腳步,正準備呼喚他之際,卻看見自己的母親。

樂賢和她的母親正在談話。

靜舒躲起來偷望二人。只見母親滿臉笑容,樂賢則一臉尷尬。

母親連忙感激。「今次多虧有你,那個傻妹才能洗心革面。」

樂賢搖頭。「我的功勞不多,反而伯母功不可沒,因為妳的寬容,靜舒才能回復當初。」

母親這樣回應:「只要那個傻妹遠離那些不三不四的人,我就安心。」

樂賢微笑。「靜舒本性不壞,相信她很快便可改正過來。」

靜舒眉頭輕皺,她感奇怪,明明她未曾自我介紹,但他知道她的名字。這時,她目睹母親從袋子裏取錢,然後交給樂賢。「非常感謝你,這是本月的費用,請接納。」

樂賢接過銀紙。「多謝伯母。」

母親表情高興。「別跟我客氣,你讓那個傻妹重拾自我,我應該多給你錢才行。」

樂賢把錢放在自己的衣袋裏。「不,這些錢已經足夠。」

靜舒目睹眼前一切,雙眼變得淚汪汪,視野一片模糊。

原來,樂賢和她母親早就認識,他早就知道靜舒是誰。

原來,樂賢幫她不是出自本心,而是為了錢。

靜舒忍聲痛哭,她還以為自己找到人生新的一頁,但可惜,他並非這樣想。

是她自作多情,是她一廂情願。

眼前這個令她恍然大悟的人,只是受委託的執行人。

 

(To be continued… 待續)

分享
上一篇文章法國五月藝術節2014
下一篇文章台南寫生記
由自資出版到奇幻小說作者。 或許是不切實際的夢,但同時也許是自己確實存在於世上的證明。 原本對寫作抱有疑惑,大學畢業前毅然豁出去香港自資出版,自此如願成為小說作者。最新出版《救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