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氣動力學》觀後感

air

《空氣動力學》正在亞洲區巡演, 本人在澳門一看後感受深刻,故寫下此文,亦期待林文中導演再來澳門繼續呈獻精彩的演出。

 

如果要形容空氣, 那會是甚麼呢? 冷、暖、風、無色無味? 一種時時刻刻都在我們身邊但又少有人留意的必需品,未到氣絶身亡之時, 也許甚少有人在意這件理所當然的事。

 

人們借空氣的流動完成了飛行夢,而編舞家林文中則以人體去進行他的飛行夢。 透過現代舞《空氣動力學》切切實實地展現並震撼觀眾,觀眾當中有專業的舞者、 編舞家, 以至任何一個喜愛藝術的人, 深深為之動容。

 

這場舞蹈盛宴由一個虛疑的透視動畫展現有形的太空飛行感覺,再結合背後一群蠢蠢欲動的生物 (因舞者的動態並非正常人所為, 故稱生物),配合強而有力帶着神秘又科幻的琴音揭開序幕,瞬間讓觀眾進入地球以外,又或是一個不明的虛無之景。之後的表演集中在舞者的律動,他們以不同但又相似、無章法卻又不雜亂,不整齊卻又緊合在一起地扭動,有地面動作,有人體相互作用而升空的動作,有兩人舞,有三人舞,有群舞。舞台設計簡單利落,黑色一片讓整個氣氛沉澱。 突顯那些從天而降的白色半透明塑質長紗, 有時一條,有時多條,有時靜止,有時隨風擺動,展現空氣的流動性,只需配合燈光, 舞台效果美感十足。

 

曾經沉迷航空的編舞家林文中, 曾拿過全國賽飛行特技及競速冠軍。從編舞可看到物理學的端倪,群體內如有一軸心,扭動的連結,一個個體進去,另一個個體彈出,一個異樣的個體加入令整個群體瘋狂舞動起來等等。人體結合科學,時而緩靜,時而急劇,時而乘風翱翔,時而地上拖動,身體自然扭動,卻又不是我們平時會做或可見到的動態,詭異中的美態,高飛遠翔的浪漫。臨近尾聲,前後呼應,長紗沒落,模型飛機隨音樂一碰一跌地倒下,最後煙消於漆黑中,這個安排令人想起黑澤明導演在《亂》中的最後一幕,釋迦牟尼的畫像慢慢飄下城牆,落在斷壁殘垣中,一切歸零。充滿襌味。

 

舞者的精湛舞藝,音樂的起承轉合,觀乎整體的舞台效果,感覺逐漸由驚嘆轉為感動。 以現代舞來說, 歐美可謂翹楚,亞洲能有如此誠意的佳作。實在感動。此團的班底強大,林文中本身已是國際揚名的舞者,之後重返家鄉台灣作自主編舞創作逹二十年,有多個好評如潮的創作,跟他合作的團隊由舞台、燈光、影像、音樂到服裝設計都經驗十足,屢獲獎項,而且大部分是台灣人,舞者更是一群專業又忘我的熱血青年。在尾段訪談間,他們透露在未編排任何舞蹈之前,他們用了兩個月時間來尋找彼此對空氣流動的肢體動作和感覺。為了讓那條白色天降塑料長紗如意擺動,來到澳門仍要馬不停蹄找合適的風扇與不斷的測試,可見任憑如何優秀的團隊,準備工夫必不可少。林文中說: “我就是要舞者不一樣,避免群舞的出現,因為一有群舞就會富娛樂性,我就是要讓觀眾去欣賞不帶娛樂性的演出而又能堅持看完這一個多小時的節目。” 似是戲言,實是藝高人膽大。

 

林文中說過《空氣動力學》的深層意義是表達工業革命對歐陸的影響。一件藝術品,不同人有不同的觀賞角度與感受,有人喜愛舞者的肢體美,有人對空氣的流動呼應有更深層的體驗,有人覺得是對社會壓抑的種種掙扎,有人體驗到飛行的快感等等……沒有完美答案,只有無限幻想。他又說: “這個表演出來的效果跟原先想像有很大落差,藝術就是要有不同的可能性,超越自己,呈現出來的不完美,才是真正的創作。"

分享
上一篇文章布偶製作工作坊@創意園
下一篇文章《雷夢》第十三話
留一個空間,留一盏燈,做一個真實的自己。世界上還有美麗的地方,生命中還有美好的事情,我就朝着那個方向,一路往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