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味人間》—— 即使身體被困,思想卻無比自由

上個月,無計劃之下,到戀愛電影館欣賞一部日本片《甜味人間》,皇子在看之前完全不知故事內容或導演的風格,甚至連預告片也沒有看過。但《甜味人間》帶給我的感動現在仍揮之不去,在我的腦海留下深刻印象,可以說是本年令我最驚喜的電影。

甜味人間

《甜味人間》(日語:あん,An),2016年河瀨直美執導的電影,由樹木希林、永瀨正敏等人主演,入選第68屆康城影展「一種注目」單元開幕片。多虧戀愛電影館於7月舉辦了河瀨直美的紀錄片展,皇子才有機會多了解她的故事。出生於1969年的河瀨直美,父母離異後,由祖父的姐姐撫養,青年時期以拍攝紀錄片為主,1997年她的第一部劇情片《萌之朱雀》便是揉合紀錄片與劇情片的特色,為她拿下當年康城影展的金攝影機奬,成為該獎最年輕的得主。

《甜味人間》的故事圍繞三個人物,在小鎮經營銅鑼燒小店的店長千太郎(永瀨正敏飾)每日營營役役,機械式製作銅鑼燒,每日都有幾位女學生到店裡享用下午荼,其中包括若菜(內田伽羅飾)。一日,老婆婆德江(樹木希林飾)來應徵店員,太郎起初拒絕,德江卻留下一盒自製的紅豆沙,其美味令千太郎一試難忘,結果聘請她來店裡幫忙。翌日,親眼看見德江婆婆烹煮紅豆的過程,令千太郎感受到德江對紅豆的熱情,自此,慢慢改變千太朗人生的態度……

以下開始有劇透部分,慎入!

 

三人對自由的渴求
看完全片,一定感受到導演想表達對自由的看法。德江婆婆年幼時因為染上痳瘋病,被安排住進麻瘋院舍,與外間隔絕,連肚裡的小孩都無法保留下來,她的一生都因為痳瘋病被困。千太朗年輕時犯錯,欠下一生都還不清的債務,被逼在小店打工還債,餘生都要為自己的過錯補償。若菜生於單親家庭,更因家庭問題,被迫放棄繼續升學。三個人因各自的遭遇,都形同被困於身不由己的枷鎖。

直至千太朗看見德江婆婆從選豆、泡水、煮熟、過濾、添加麥芽糖等步驟,花五個小時只為了把紅豆煮成豆沙,對紅豆說加油,對周遭的一切,深存感恩。他慢慢明白,即使身體被困,仍然有追求自由的空間,對德江婆婆來說,能外出工作、看著紅豆煮沸、看看陽光灑在櫻花上,已經是值得感恩的事。


對婆婆的愧歉
因為德江婆婆的紅豆,令銅鑼燒大賣,然而好景不常,德江婆婆是痳瘋病人的消息傳開後,生意一落千丈,德江婆婆因而自動請辭。千太郎及若菜主動去探望德江婆婆,這一幕,是全片最令我動容的一段。他們初次來到住滿痳瘋病人的社區,每位公公婆婆卻是笑容滿面,風光明媚,但別忘了,這裡正是困住他們一生的病院,是無形的監獄。

德江婆婆看到店長來探訪,滿是歡喜,除了送上親手製作的甜品,還向他們訴說自己的一生,已經在這病院渡過數十年光陰,在晚年有機會出外打工,煮紅豆給人享用,看到顧客滿意的笑容,德江婆婆再三向店長道謝他給予的機會。此刻,千太郎對婆婆充滿愧意。可是,德江婆婆的一句,「吃到好吃的東西,要記得笑」。

 

不一定要當個甚麼偉人,但總是要聽聽看看這個世界
電影最後的發展雖然帶點老套,不過,德江婆婆留給千太郎的錄音帶,當中提到「人來到世上,不一定要當個甚麼偉人,但總是要聽聽看看這個世界」是很有意思的一句話,這種視野也許真是要有她這種經歷的人才能領悟。

整部電影的感覺都是淡淡的,沒有高潮迭起的劇情,但你一定不會感到沉悶。用銅鑼燒把千太郎與德江兩個被不同的枷鎖困著的人生連結,然後兩人的相遇帶來對雙方人生的解脫,很有意思。紅豆的製作也拍得很美,光是看就感到紅豆十分努力,希望為顧客在味覺上帶來幸福感。

皇子是第一次觀看日本國寶級演員樹木希林的演技,真係太厲害了,她把德江阿姨的人生演得非常立體:表面好像怪怪的,但實質她是看透人生,欣賞世界。她的演出是感人而不慍不火,有一刻我還有點懷疑她是不是真的痳瘋病人。永瀨正敏當然也是好戲之人,他相反地要從內斂到衝破枷鎖,他因為感到對德江婆婆的內疚而落淚,是全片最精彩的。

你又是不是生活於一個無形的監獄?一個自己為自己設立的監獄?來看看德江婆婆的故事吧。


痲瘋病與澳門的淵緣
九澳麻瘋病院

早在19世紀,痲瘋病仍是不治之症,亦曾經在澳門爆發,澳門亦有類似戲中的麻瘋病院,相信最為人熟知的就是九澳聖母村。後來因為痲瘋病在澳門受到控制,院舍於20世紀90年代關閉。想了解這種病及歷史可以花幾分鐘觀看以下的影片。

P.S 飾演若菜的內田伽羅,是樹木希林的孫女,今次婆孫更同場演出,場面溫馨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