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智力與精神殘疾人士照顧者的照顧負擔》研究發佈 提出澳門照顧者津貼先導計劃

WhatsApp Image 2020-06-12 at 5.35.42 PM

澳門扶康會日前(6月12日)舉行《澳門智力與精神殘疾人士照顧者的照顧負擔》研究發佈會,由澳門大學社會科學學院心理學系副教授賀伯恩博士、曾子雅博士、澳門扶康會會員大會主席飛迪華女士、總幹事 周惠儀女士、寶利中心經理余展熒女士及澳門大學心理學系博士研究生薛巧鳳小姐代表出席。

在本年的社會文化範疇施政方案內,提出有關開展照顧者津貼先導計劃,歐陽瑜司長進一步指出先導計劃會以特別嚴重的殘疾人士,尤其是雙老家庭作為對象,並持續對於被照顧者和家庭成員需要心理等支援進行研究,以進一步舒緩照顧者因長期照護殘疾人士所承受的壓力。

而本次的研究計劃由澳門扶康會與澳門大學全球與社區心理健康研究組自2019年3月起合作進行,主要就澳門照顧殘疾人士照顧者所承受的負擔和心理健康狀況進行調查,此項研究由16名受過培訓心理系及社工系的大學生在扶康會轄下中心以問卷方式,向照顧患有智力或精神殘疾人士的照顧者收集信息,再由澳門大學進行數據分析,成功收回共234份。從研究發現,照顧者有一定程度的精神壓力,其中31.7%和46.6%的人分別有中度至重度的抑鬱和焦慮症狀,另外,照顧負擔和外部應對策略有統計學顯著交互作用,表明當照顧者採取越多外部應對時,照顧負擔對焦慮和抑鬱症狀的不良影響越大。從側面反映出,政府對於智障人士及精神康復者的照顧者未有一個成熟的應對,才令到他們在尋求幫助的過程中反而表現出焦慮,而護理困難、護理負擔和缺乏足夠的經濟支持是引起抑鬱和焦慮的關鍵因素。同時,研究亦發現,受「男主外,女主內」、「家醜不出外傳」等華人傳統思想影響,面子在華人人際交往中非常重要,代表著他們的社會形象和社會價值,女性家屬被視為理所當然的支援者,而擔心丟架、令家人蒙羞及污名化等都令殘疾人士照顧者有更多的心理痛苦。這份學術研究已於2020年5月在《英國健康心理學雜誌》(British Journal of Health Psychology)上出版進行學術交流。

 

澳門扶康會就是次研究提出以下建議:

(一) 據比較香港、台灣、英國及澳洲所提供的照顧者津貼制度,其發放金額多約為當地個人收入中位數的10%左右,香港更有規定照顧者津貼不能與綜援及其他生活津貼同時領取,台灣與英國對此則沒有相關限制,而芬蘭、英國及澳洲的被照顧者及照顧者均無須供款及接受經濟狀況審查,但相對應當地政府會訂立其他支援保障措施。因此,本澳照顧者津貼先導計劃可按本澳居民的收入中位數2019年第4季數據為澳門幣2萬元正的10%,即澳門幣2千元正作為照顧者津貼的津助金額,申請對象以沒有使用受津助院舍照顧服務的澳門永久居民為主,申請者無須接受經濟狀況審查,且申請人及被照顧者可同時領取其他福利津貼(如:養老金、殘疾津貼),並設定每個照顧者最多只有2名申請限額,以應對部分殘疾人士加雙老照顧的家庭;

(二) 由政府作為主導推出制定相關政策,建立一個以服務使用者為核心的長期照顧網絡,以社區照顧及家居照顧為基礎提供一站式照顧之多元服務體系,連結並整合本澳的公私營照顧服務機構及福利援助,由照顧管理中心統一為被照顧者及照顧者作評估,因應每個被照顧者及照顧者的家庭綜合狀況,擬定照顧計劃,協助他們取得合適的服務及福利援助,分擔照顧者的照顧壓力及經濟壓力。;

(三) 本澳現時雖在社區照顧及家居照顧上開設了不少的照顧者支援服務,但是需要服務的需求遠高於提供服務的供給,造成輪候時間過長或是人力資源不足等問題,根據芬蘭的學術評估報告顯示,非正式照顧模式(包括照顧者津貼制度)大幅減低芬蘭在安老服務方面的公共開支,估計為一名提供非正式照顧服務的開支僅為提供正式及院舍照顧的開支四分之一,因此,建議政府應積極推廣及宣導照顧者支援服務,投放更多資源及人力予社福機構開展服務;

(四) 期望政府盡快落實及執行照顧者津貼先導計劃,考慮本澳照顧者的條件及特質,投放資源及人力予社服機構及學校,可以有更多資源進行更深入的探究。

分享
上一篇文章難民爸爸抗疫記
下一篇文章凱旋軒「君子荷花宴」 盛夏品荷香
土生土長澳門人,遵循儒家傳統智慧希望努力讀書脫貧,讀足三十年,雖未脫貧但未至於 “月光族”。從小就希望澳門係大中華甚至世界嘅大舞台爭氣點,唔係次次睇新聞見到大三巴牌坊logo便估到報導澳門嘅負面消息,去旅行唔鍾意講話來自香港,"I'm from Macau",最多補句 "next to Hong K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