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形水》你永不知道愛的形態有多少種

The-Shape-of-Water-James-Jean-Poster-Cropped~慎入,含劇透內容~

Eliza 對他一見鍾情,仿佛從對視起便緣定今生,她不害怕他的長相怪異和攻擊性,不在乎他的種族和語言,兩人甚至不需要開口說話便能溝通,她把自己喜歡的食物送到他跟前,她將自己喜歡的音樂與他分享,她愛他比愛自己還深。

她,是啞巴孤兒,小時候被人在水中救起,或因此特別喜歡水,她頸項上有被抓過的疤痕,就像他身上鋒利的指甲劃痕,也許他們在小時候曾經相遇?好比灰姑娘遇上野獸的童話。他們的近代愛情故事發生在釜山戰役的13年後,也就是1960年代,身處美國與蘇聯外交和政治角力的冷戰氛圍下,不論多麼超脫的偉大愛情仍會遭遇凡塵俗世的難關。

他,於人類而言是半人魚物種,被稱為水怪或怪獸,擁有神一般的治愈術,他能夠分辨Elisa的同性戀男友是朋友,但仍然會把他飼養的貓撕裂生吞,他明白她的手語和想法可以控制自己輕輕擁抱她,他曾經離開水,站在她住房樓下的電影院中專注看電影,他和她彼此欣賞對方的美,他們在透明無形柔順的水中共舞,最終他成為保護她生命的男神。

shape-of-water

《忘形水》是一個簡單的魔幻愛情故事。Eliza 有戀水情結,在一復一日的清潔工作中,與女黑人同事親密無間,在私生活中有同性戀畫家的摯友,她身邊最親密的人都是受歧視的弱勢群體。她靜默但喜歡歌舞劇,能夠保持天真爛漫的少女心,她生活的多數時間都在室內,如同為了生存只能不見天日被工作囚禁。她的缺陷美足以勾起象徵權力的男上司垂青,她偶遇被人類活捉的水怪,並愛上和自己一樣被視為異類的他,為了他甘願放棄一切墮入愛海。

片中同性戀畫家遭遇歧視,在同一場景穿插了餐廳職員歧視黑人不允許黑人入座的直白敘事,以畫中畫方式播放《萬劫佳人》和《南國春戀》向電影致敬,對水的拍攝及表達有近乎崇拜的宗教色彩隱喻。人獸相處的一幕幕魔幻橋段突顯愛情無疆界,因真誠可貴而美麗。水怪需要水維持生命,Eliza需要他(衪)延續生命,他們像神跡般稀有存在,由此譜寫出 “you never know just how much i miss you,you never know just how much i care” 的心動旋律。

水,始終貫穿整部電影,浴缸中、洗手盆中、研究室中、杯中、河中、雨中,甚至是畫家使用沾水筆寫字,顯現隨處出現的不同形態。水的藍綠色多次作為畫面的基調,只有Elisa穿紅色衣服或戴上紅色髮飾,仿佛在冷靜與熱情之間她擁有喚醒人性溫暖的力量。《忘形水》的世界有典雅的服飾和復古的場景,還有恰如其分的配樂,讓觀眾能輕鬆享受滿足視聽感觀的120分鐘,從中領略愛情如水的真諦。

愛情就像水令人天生渴求,即使我們的軀體與生命終將隨時間長河成為殘骸,仍有超脫的愛得以讓人永恆歌頌:他永不知道她有多麼深愛他,但我們知道愛情有無限種。愛,可以有超越地面的海底深度。

 

分享
上一篇文章舞出框框
下一篇文章Dir en grey - VESTIGE OF SCRATCHES
有時候看電影像坐雲霄飛車驚喜萬分,有時候又像飄入仙境撲索迷離,有時候可以陶醉其中痛哭失聲,又或獨自想入非非而拈花微笑。電影是我的萬花筒,既可受點滴啟發後高談闊論,亦可僅為餵飽感觀而娛樂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