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偵探 • 舖》~委託伍~ 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下)

偵探舖5b

『調查我吧。由今天開始,以偵探的身份開個委託,對我展開調查吧。』

正是這一句說話,讓周芷澄整夜都耿耿於懷,輾轉反側也無法入睡的情況下,唯有一早起來便從閣樓的玻璃窗監視張正匡。他早就為自己準備了一張摺疊床,睡覺的時候,他便把床放置在辦公桌附近,剛剛好,視線能夠望到閣樓的玻璃窗。

就這樣,由旭日初升到日上三竿,她望着那個動也不動的石像,悶得快要睡着了,這時,他才慢悠悠地伸個懶腰,再從紙箱中取出一瓶蒸餾水喝。走動的聲音把她吵醒,她立即戴上眼鏡,再翻開預先準備好的筆記簿,將他的行為舉止統統記錄下來。

「習慣中午過後才起床,睡醒後第一時間會喝水,之後會玩電話,再去廁所……」周芷澄真是寫得頗仔細,連上廁所花了幾多分鐘也一併記錄下來。待他換好衣服準備出門時,便默默地跟着他。誰不知,他突然停下腳步,再搶走她手中的筆記簿。

「這是甚麼?」張正匡其實早就察覺到了。只是,當他發現自己剛才的舉動全都被寫進裡面時,似乎感到異常驚訝。「妳對我的日常生活還真感興趣呢。」

「是你叫我調查你的。」周芷澄倒是理直氣壯。「我當然要掌握你的一舉一動啦。」

他指着筆記簿其中一句,表情顯得有點尷尬。「在廁所裡待了三十分鐘。這個……這些事情也是知道嗎?」

她溜溜眼珠,終於察覺到這三十分鐘代表着甚麼。「萬……萬無一失嘛。」

「我叫妳調查我,並不是叫妳觀察我。」他生氣地將筆記簿摔到桌上,然後打算頭也不回地離開,腳步卻又馬上停了下來,再指向她警告:「別跟着來。」

這次他真的頭也不回地離開了,但反叛的周芷澄又怎會乖乖地聽話?她戴上太陽眼鏡,再將圍巾包在自己的頭上,偽裝成跟周芷澄風格完全不一樣的大媽,再從後靜靜地跟蹤。他沿着湖邊往觀光塔方向慢跑,出了一身汗之後,再乘扶手電梯上四樓咖啡店。

周芷澄以為他私會情人,興奮得準備用手機拍下他的罪證,怎料,原來他約了歐浩日。

「為甚麼要轉地點?」歐浩日見到張正匡後,斬釘截鐵地問。「『兩個男人來這種地方絕對會被人懷疑』這句說話,不是曾經出自你的嘴巴嗎?」

「不吃的話,你可以走。」張正匡語氣仍舊冷漠。歐浩日皺起眉頭,肯定眼前這個人有些事情隱瞞着他,果然不出所料,歐浩日很快便發現躲在一旁的周芷澄,而她正在被侍應熱情地招呼。

「小姐,請問妳是否一位嗎?」明明周芷澄已經不斷耍手擰頭,但侍應依然態度熱情,更主動將餐牌遞給她。「小姐,不如妳可以先看看吧。」

周芷澄無奈地接過餐牌,卻不小心跟歐浩日來個眼神接觸。她怕得立即蹲下來,但歐浩日已經笑得合不攏嘴。

「你又對小芷澄做了甚麼?」歐浩日終於明白,張正匡將原本約在高士德的地方轉來這裡的原因。雖然張正匡沒有回答,但他從坐下來的瞬間開始,就不停地翻閱餐牌這舉動,已足夠令歐浩日明白箇中原因。

「她這樣也挺可憐嘛。」歐浩日望着周芷澄時露出憐憫的眼神。「明知她沒有錢,就約在這種高消費的地方,你還真夠體貼呢。」

張正匡瞪了歐浩日一眼,歐浩日卻露出溫柔的微笑。

「怎麼辦呢?我可不是一個袖手旁觀的人,尤其對象是這種小女孩。」

「她成年了。」張正匡終於張開口說話。

歐浩日喝一口紅茶。「所以才需要我這種紳士的幫忙。」

張正匡用力地合上餐牌。「她是來調查我的。」

「調查?」歐浩日對這個答案感到相當驚訝。「難道你終於決定要告訴她?」

「身份證的事被揭發了,也沒辦法一直隱瞞下去吧。」張正匡的眼神看起來有點迷茫。歐浩日聽後沒有多加追問,只是有感而發地嘆了一口氣:「啊。這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張正匡沒有再說些甚麼,只是一副愛理不理的模樣吃着他的意大利粉。歐浩日心裡倒是有點小主意。既然如此,就讓他推波助瀾,幫幫這位可憐的小女孩吧。

二人約會期間,周芷澄選擇躲在電梯旁邊等候。雖然餓着肚子,但跟蹤張正匡的心始終堅定不已。她就這樣來來回回地在走廊中徘徊,突然,歐浩日的聲音從後傳來。

「小芷澄。」他果然微笑着靠近。「妳要吃點甚麼嗎?」

結果還是被發現的周芷澄只好尷尬地笑了。「不用,謝謝。」

歐浩日的熱情似乎並未減退。「來吃點甚麼吧。今天我剛好放假,可以和妳慢慢詳談呢。」

周芷澄倒是猜到對方的意思。「可以詳談甚麼呢?」

「甚麼也可以啊。」歐浩日的笑容愈來愈狡滑。「包括你想知道的事情。」

周芷澄雙眼發亮得幾乎變成一盞明燈,但忽然,歐浩日收起笑容,故意以不知所措的語氣引對方入局。「但是……我可不是那種白白提供情報的人呢。」

「你要幾多錢?」沒想到她第一時間就想到錢。

「錢,我有很多。」歐浩日笑了。「這樣吧,若然要從我身上取得任何情報的話,就自然地要為我完成某些事情。明白嗎?」

「所以你要我替你完成甚麼事情?」周芷澄猶豫了。「該不會……是那種出賣自己的事情吧?」

歐浩日雖然沒有回答,但光是幻想,就已經難掩心中的興奮。「放心,相信妳會很樂意的,絕對。」

他們二人就這樣達成協議,事情發展至第二天早上,張正匡依舊中午過後才起床,不過這次,他沒有從紙箱中取出一瓶蒸餾水喝,反而忍不住大叫起來。

「這是甚麼?」他驚嚇得立即跳了起來。沒想到此時此刻,他身邊居然被一碟又一碟奄列包圍着。

「啊,你醒來啦。」周芷澄穿着圍裙捧出兩碟奄列。「快來吃早餐吧。」

張正匡看着一碟又一碟奄列,看得目瞪口呆。「那個……妳可以告訴我,妳到底在幹甚麼?」

「奄列啊。」周芷澄捧起碟子,再逐一口味介紹。「有芝士、火腿、磨菇、鹹牛肉、叉燒、午餐肉、煙肉、香腸,你喜歡吃哪種?」

「我不喜歡吃蛋!」張正匡咬牙切齒地說。

「我知道呀。」周芷澄一臉正經地說。「所以由今天開始,我將負責你的早餐,而且天天都是奄列。」

「為甚麼?」他嚇得臉容扭曲。

「因為要調查你嘛。」周芷澄見到他的表情後,開始沾沾自喜。「這是線人的要求,為了知道你的事情,我唯有遵從啊。」

「那傢伙!」他已經猜到是誰的傑作。「我應該早就殺他滅口。」

看見他如此不知所指,她又忍不住偷笑。「嚐一口吧,我的廚藝可是很了得的。」說罷,她捧起一碟熱騰騰的奄列,然後作狀得用匙子餵他。「呀。」

他瞄了她一眼後,選擇繼續閉上嘴巴。

「快點張開嘴巴啦。」她強行打開他的嘴唇,然後將奄列塞進他的口中。他狼狽得馬上卡到喉了,害她緊張得馬上遞他一瓶水,卻又忍不住繼續偷笑。

「乖呀,我會令你愛上吃蛋的。」

周芷澄這個惡魔般的笑容,相信連張正匡也能夠感受到,這句說話的真正意思其實是:「哈哈,由今天開始,終於輪到我折磨你啦!雞蛋攻擊!受死啦!嘩哈哈哈哈哈!」

 

待續……要多等等一些日子

致親愛的讀者:
感謝你們一直以來由《雷夢》到《偵探‧舖》的支持。有很多朋友曾經反映過,我在故事鋪排和寫作文筆都有所進步,正因如此,我更希望能夠全心全意投入每一個故事中,盡我所能將故事以最好的方式呈現。故此,在籌備下一本書的時候,我下了暫停連載的決定。

對於作者,能夠繼續寫作確實是一件感恩的事,盡力去寫也是一件負責任的事。我希望以優質的故事來報答大家的支持,所以,現階段我想好好沉澱,為下一本書做足準備,也渴望突破自己目前創作的界限,以全新的紫寧呈現。

抱歉讓大家等待,亦感謝ZA誌的支持和體諒,希望盡快能夠跟大家見面。

紫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