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偵探 · 舖‬》~委託貳~ 尋找她的初戀感覺 (下)

偵探舖110

在周芷澄瘋狂召喚之下,那些認識的男生都得趕到酒吧去,此時,她把自己的臉靠近他們,來個認真觀察後,從中挑選五位外表及身型都比較端好的,作為這次鬥爭的人選。

「星期一;星期二;星期三;星期四;星期五。」她將五位列成香港小姐般逐個介紹。「有MK仔、有高富帥、有小鮮肉、有CHOK男、有成熟穩重型。不同類型不同需要,就看妳喜歡上誰。」

眾人聽後驚愕得互相打眼色,似乎對自己的未來感到無限困擾。她則完全活在自己的世界中,更為自己在短時間內找到如此高質素的男生而感到驕傲。來,看吧,第一杖,她已完勝。

Jessie打量他們後卻忍不住恥笑。「妳開鴨店嗎?」

「哦,妳怕呀?」周芷澄擺出得逞的臉。「怕的話,認輸就可以了。」

「我是委託人,為甚麼要認輸?」Jessie覺得這個小女孩挺過癮,倒是樂意玩玩這場遊戲。「我星期一至五都放6點,你們有空閒時間的話就過來囉。」

「就這樣決定!」周芷澄沒有問過男生們的意見就替他們作主。「哪裡?我叫他們接妳下班。」

Jessie隨即擺出看不起眾人的姿態。「小朋友,你們就好好準備啦。」說罷,她挺起胸膛轉身離開,周芷澄見狀便追出去:「妳—喂!別走!總要約個地方吧!」

Jessie沒有停下腳步。「偵探嘛,就看看妳能否查出我的公司在哪裡。」

周芷澄愕然得眼珠快要掉出來。那該死的張正匡!如此惡搞的委託人,卻只付她區區兩千元!應該全數給她嘛!「那該死的張正匡!」她氣得不斷在嘴裡呢喃,害得那個一直潛伏在旁的張正匡打了幾個噴嚏。噴嚏愈打愈厲害,沒辦法之下,他唯有主動打電話給她。

「宋玉生廣場185號東亞商業中心15樓S。」他氣得一口氣將地址說出來,使仍然站在酒吧門外的周芷澄愣住。

「你打錯電話?」她作出這樣反應。

「Jessie的公司。」他特別強調最後那句說話。「然後乖乖閉上妳的嘴。」

「你怎麼知道我要查出Jessie的公司在哪?」

張正匡一時之間啞口無言,令周芷澄馬上聽出虛實。

「你果然有裝偷聽器在我的身上,對吧?」她質問。

「沒有。」

「你把它裝在哪裡?」她緊張得馬上檢查衣服。「快說!你裝在哪裡?還不快點將它拆出來!」

「是!就裝在妳的人頭豬腦裡面。」他已經懶得再否認。

「我的人頭豬腦裡面?」沒想到她居然相信了!「你是怎樣將它裝在裡面?」

他看着她開始檢查自己的頭髮,覺得她實在蠢得太好笑。既然她那麼期待,下次就給她裝個偷聽器好了。嗯,應該裝在哪裡好呢?他認真地打量她。衣服?手機?衣袋?袖口?手袋?但這些地方都太普通嘛,好像有點配不起她的熱切期待。

這是他第一次如此認真地觀察她,才發現原來她的身體偏瘦,甚至有點營養不良。淡妝之下,亦難掩她經常夜蒲得來的黑眼圈,及蒼白得毫無血色的臉頰。他不知不覺走出用來掩飾的牆壁,剛巧,酒吧裡的五位人選陸續步出門外會合她,使他狼狽得立即躲起來。

「澄澄!妳剛才是甚麼意思?」他們異口同聲地詢問。

「哦。」她仍然忙於尋找身上的偷聽器。「只要她對你們其中一人心動了,我就勝出。」

他們五個再次互相打眼色,然後不約而同地說:「我拒絕。」

「不行!」她尖叫後,馬上向他們露出甜美的笑容和楚楚可憐的眼神。「拜託你們!這可能關乎我的終身幸福,你們千萬不要拒絕喔!」

他們五個得出這個結論:「那個中女愛上妳喜歡的人?」

「就是啊!那個中女死咬住我愛人不放,除了這方法之外,我就沒有其他辦法了。」她唯有硬着頭皮作此解釋。「拜託你們啦,最多下round我請你們,好嗎?」

「看在酒的份上才幫妳。」其中一人率先答應。其餘四人考慮一會兒後,亦相繼點頭答應。

「太好了!謝謝你們!」她高興得挽着他們的手臂。「先來啤酒一打!」她帶着笑臉返回酒吧,內心卻依然不肯放過那個偷聽狂。「那該死的張正匡,我一定會讓你多吐一千元給我!」

眼見周芷澄再次吃喝玩樂,張正匡輕輕嘆了一口氣,然後打道回府,卻在路上不斷打噴嚏。是夜,他總共打了五百個噴嚏。他一直數着,直至第二天的清晨,他才可以安慰一下鼻子的心靈。過了不久,醉醺醺的周芷澄返回偵探社,她隨便找個位置躺下,便累得立即打呼。

昨晚沒好好睡覺的二人一睡就睡到下午六時多。

雖然周芷澄沒有聯絡那些男生,但第一個人選倒是挺準時接Jessie放工。這點Jessie蠻滿意,卻始終覺得那串玫瑰花有點老土。人選一應該就是周芷澄口中的成熟穩重型了,他帶Jessie到鄰近的酒店餐廳吃飯,但選自助餐嘛,對她來說就有點扣分。他非常紳士,卻讓她感到非常不自然。總括來說,他就是美中不足。

人選二沒有接Jessie放工,反而讓她足足等了半個小時。他一身潮流打扮,言行舉止奇怪又滿口粗言穢語。身為成年人的Jessie愈來愈看不過眼,最後,她連飯都懶得跟他吃。

人選三,全程飯局只顧CHOK,害Jessie初時以為他患上甚麼頸椎病。雖然她承認他好型,但這樣吃飯應該不到三十歲就真的患上頸椎病吧。

人選四,其實Jessie對高富帥倒是沒有甚麼期待,不過這個男生確實花錢花得太離譜。他不但將餐牌上所有最貴的食物都點了單,而且份量還多得驚人,害Jessie直斥他浪費,更狠狠教訓了他。

來到星期五,原本答應周芷澄的那個小鮮肉卻突然來電:「澄澄,我剛跟一個女孩子拍拖,今天的任務不來了。」

「甚麼?你好挑不挑,為甚麼要選在今天拍拖!快給我分手!」

「不行!我可是追了她一年多呢!」對方的語氣強硬。

「你就不能夠再多忍一天嗎?」周芷澄氣得拿着電話踏地。這時,身後的張正匡忽然搶走她的電話,並跟對方說了句抱歉和謝謝後,便將電話掛斷。

「你做甚麼?」她瞪大眼睛。

「Say Goodbye and Thanks。」他選擇以英語回答這種愚蠢的問題。

「你這人真沒禮貌呢!」她簡直覺得不可置信。「我在談電話啊!關你甚麼事?快把電話拿來!拿來!」

他以一張酷臉回應:「只有腦生草的人才完成不了委託。」

「冷血魔王。」她回敬。

「腦生草。」

「我又不是男人,怎樣幫她找初戀?」她忍無可忍了!

「弄清楚委託人的真正心願也是偵探的工作之一。」他將她的電話隨手甩開,害她緊張得馬上衝上前接住。

「幸好沒事。」她像個瘋子般檢查電話。「已經沒錢換電話了,你千萬不要壞啊。」

「好好打個電話給委託人交代情況。」不知何時,他已坐在沙發上看報紙。

「誰說沒有人會去?」她雙手叉腰後,一下子變得氣勢凌人。「我一定會完成委託!獨男!」

周芷澄甩門而去,張正匡事不關己般繼續閱報,但其實眼睛一直瞄向玻璃窗外,等她離開後便隨即跟蹤她。他看見她步進酒吧裡,大約半小時後,她以最令人驚訝的裝扮出門。

相信除了他之外,Jessie亦覺得莫名其妙吧。

「妳是她,對吧?」Jessie一眼便看出對方是周芷澄。「妳這身裝扮還真別緻呢。原本那個男生不來嗎?」

「別管他,我帥吧!這身造型可是參考了都敏俊呢。」周芷澄擺出帥氣姿勢。沒錯,她不止女扮男裝,還戴上一頭冬菇假髮,盡量扮演金秀賢的形象,只可惜有些先天的不足,就算後天也難以補救。

「我突然之間覺得都敏俊簡直是人間極品。」Jessie間接嘲笑周芷澄。

「My Lady,妳想去哪裡,我都會陪妳。」周芷澄以最磁性的聲線說話,更露出情深款款的眼神。

「妳演藝班畢業嗎?」Jessie也忍不住笑出來。好吧,面對如此強勁的對手,她唯有承認自己落敗。

「My Lady,妳想去哪裡,我都會陪妳。」周芷澄重複。

Jessie感到哭笑不得,正當她想掉頭離開時,張正匡卻突然從後彈出。

「好了,鬧劇玩完,是時候重返正軌。」他往後拉扯周芷澄的假髮,害她痛得連忙慘叫。

「放手!你快點放手啊,冷血魔王!放手!」

他捉着周芷澄的假髮,一臉正經地對著Jessie說:「Jessie小姐,委託時間差不多完結,是時候告訴我們妳的真正委託吧。」

周芷澄愕然。「不是中女要找初戀嗎?」

張正匡一語道破:「妳想重溫和初戀男友一起走過的地方。」

Jessie苦笑。「果然暪不過張正匡先生。」

「啊,妳早說嘛!我可以一開始就陪妳去啊!」周芷澄隨後唸唸有詞:「天啊!還害我蝕了一千元!」

「我不敢自己一個去,因為我怕我會太理智。你們找的人我全部都見過,過程中確實有些感動位,但我這個人太理智了,只顧分析他們的言行舉止,卻絲毫不能投入。」

「這不是妳的錯吧。」周芷澄有感而發。

「過去我曾經跟無數個男人拍拖,但無論他們做了甚麼,我都無法感動。但自從我知道初戀男友要結婚之後,我整個人都很失落,突然之間好想變回以前的小女孩,那麼不計較、不顧一切地去愛。」

周芷澄甩開張正匡的手後,把手放在Jessie的肩膀上。「這樣吧,你們去過甚麼地方、做過甚麼也好,我們都陪妳,行嗎?」

Jessie溜溜眼珠。「那誰勝誰負?」

周芷澄一臉得逞地說:「當然是我贏啊!」

「不對,妳那四個男生太不像樣。」

「小姐,妳別這麼高要求啦。年齡決定一切啊,妳現在已經步入中女階段,做人還是別太揀擇。」

Jessie反駁:「妳剛才沒聽我的說話嗎?我曾經跟無數個男人拍拖。」

周芷澄特別強調。「曾經。」

Jessie露出倔強的眼神。「想我現在就找個追求者給妳看看嗎?」

周芷澄的不服輸性格又來了。「好啊!妳今晚找到的話,我請妳飲酒又如何。」

她們兩個一直吵吵鬧鬧。隨後的張正匡看着二人,也逐漸放鬆原本繃緊的臉。以往的委託只有他和華仔完成,縱然兩個男人盡心盡力,但也未曾像這樣跟委託人打成一片。

活力十足、不服輸、又容易跟別人打成一片的特徵,可能正是那人頭豬腦的魅力。

 

 

(待續……委託叁於本月25日連載)

分享
上一篇文章嗨,陌生人
下一篇文章如何擁有漂亮肌膚
由自資出版到奇幻小說作者。 或許是不切實際的夢,但同時也許是自己確實存在於世上的證明。 原本對寫作抱有疑惑,大學畢業前毅然豁出去香港自資出版,自此如願成為小說作者。最新出版《救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