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偵探 · 舖‬》~委託貳~ 尋找她的初戀感覺 (上)

偵探舖2-1

由於老人院一直聯絡不了李秀的親人,張正匡便聯絡社工阿敏為李秀辦身後事,周芷澄亦理所當然地要幫忙準備鎖碎事。就這樣忙忙碌碌度過一整天,周芷澄累得快要昏倒了,她坐下來仰望張正匡,看見他仍然精力充沛忙來忙去,不禁有種一拳揍死他然後拍拍屁股跑掉的想法。

她恨自己沒勇氣下手。這時,張正匡以手勢示意她站起來,並作吩咐:「回偵探舖。」

她裝作看不見。「第一宗委託已完成。」

他特別強調。「每完成一宗委託都必須先回舖頭打報告作記錄,方為完成。」

她望望手錶,再露出倔強的表情。「現在八點,我要吃飯。」

他睨了她一眼。「回去叫外賣。」

他打開車門示意她步進,強勢得令她更感氣結,但又無從釋放!她氣得狠狠摔關車門,又故意將他的卡片逐一撕碎。縱然他透過倒後鏡把舉動看進眼裡,卻看似無動於衷。

哼,小意思,他才不會讓這個豆釘得逞!

轉眼間,華仔已在舖頭迎接張正匡,並為他接過西裝外套及車匙。周芷澄則捧着一箱箱屬於李秀的物品下車,途中跌跌撞撞,狼狽不堪。

「喂!來給我幫忙!」她大叫,但仍然無人願意出來。「臭傢伙!沒良心!」

 

她一個人好不容易才把東西全搬進去,怎料,她發現他倆在吃比薩!

 

「張正匡!我是助手不是阿四!」她氣得快要爆炸了!

「你有沒有預她的份?」張正匡望向華仔。

華仔邊吃邊說:「意粉囉。反正我們經常都吃不完。」

「我才不稀罕!」周芷澄隨便踢開紙箱,張正匡見狀卻立即喝止:「小心保管委託人的遺物!」

周芷澄確實被他的聲量嚇倒,但仍然不肯認錯。「保留遺物去繼承人家的遺產呀?」

「去找回秀婆婆的家人。」華仔看不過眼為張正匡辯護。「我大佬責任心重,不像某些人只顧着自己的利益。」

「你有病嗎?」周芷澄簡直有冤無路訴。「算!我回家!」

「回來。」張正匡一手抓住她的衣領,絲毫不讓她有逃脫機會。「待會有個委託人過來,妳要幫我招呼她。」

周芷澄故意揚起手錶,以約了人作為藉口,誰不知張正匡竟揚起兩張一千元紙幣,害她雙眼發亮得立即點頭答應。他笑得相當得逞,她頓時察覺到自己落敗,氣得一口將比薩吞下。未幾,門外傳來一陣高跟鞋踏步聲,迎面以來的,是一個身穿啡色大衣且戴上四方眼鏡的女人。

「我找張正匡。」女人言行舉止都斯文得很。周芷澄意識到對方正是委託人,便揚言去洗手間藉故離開,誰不知張正匡早就猜到她的把戲,他毅然擋在她的面前,更一手將她推給對方。

「妳一定是Jessie小姐。」張正匡笑盈盈地打招呼。「她是我的助手,會負責妳的委託。」

Jessie聽後打量周芷澄,再以不屑的眼神回敬:「我不認為她能夠勝任。」

周芷澄氣得馬上反駁:「要是我無法幫忙,我就不收妳分毫!」

華仔聽後跟張正匡打眼色,似乎擔心周芷澄會破壞規矩,但張正匡非但沒有阻止,反而更落力推銷她:「Jessie小姐,我衡量過妳的委託,她絕對符合妳的要求。」

Jessie揚起一邊眉毛,似乎對她仍有點保留。「我要找初戀的感覺,妳是否真的能夠幫我?」

「初戀?」周芷澄真的不敢相信,這世間竟然有人願意付錢尋初戀!「小姐,妳有病去看醫生,這裡打救不了妳。」

「好吧。」Jessie卻沒有太大的反應。「還我五千。」

「五千元?」周芷澄聽後捉住張正匡的衣領。「你怎麼只給我兩千?」

「抽佣。」他甩開她的手。「妳不好好完成這宗委託,連兩千都沒收。」

周芷澄只好硬着頭皮承接。「Jessie,對吧?妳有沒有拍過拖?」

「跟我想要的東西有甚麼關係?」對方反質問。

「當然有啊!小姐,我怎麼知道妳的初戀是怎樣?」

「沒有。」Jessie顯得相當不耐煩。

「原來是中女找愛情。」周芷澄在心裡呢喃。她溜溜眼珠,努力想出甚麼辦法來,終於在她把薯條吞下肚的時候,靈機一動!「我帶妳去一個地方,保證妳滿意!」

「哪裡?」

「妳待會便知道。」周芷澄猴急得馬上拉着Jessie的手,但對方毅然甩開。

「妳不說,我不去。」

「妳不去的話,又怎麼知道我會帶給妳初戀呢?」周芷澄頓時掛起燦爛的笑容,一副想哄對方入局的樣子,但Jessie始終猶豫不決。這時,張正匡放下手中的汽水,露出相當嚴厲的表情。

「Jessie小姐,既然妳下了委託,就要相信我們。」他說。

Jessie覺得他所言甚是,半推半就之下只好先跟隨周芷澄離開。華仔目送二人後卻忍不住質問:「大佬,你不擔心她會拆你的招牌嗎?」

「儘管看看她能玩出甚麼把戲來。」張正匡倒是難掩心中的興奮。「給我準備車,是時候外出吹吹風。」

華仔雖感無奈但仍然跟隨大哥離開。同一時間,周芷澄已將Jessie帶到皇朝一間卡啦OK酒吧裡。哈哈,對於她周芷澄來說,找愛情這種委託簡直輕而易舉嘛!她們坐在大廳裡其中一桌,隨後,周芷澄已經開始點歌準備唱卡啦OK。

「這裡是我的地頭。放心,今晚無人敢執妳屍!」

執屍?Jessie對這詞語茫無頭緒,不,應該是說,她對眼前這一切都感到陌生。店裡盡是狂歡的少年少女,周芷澄早就投入派對氣氛之中,但縱然身在同一場地,Jessie始終難以明白為何他們會感到盡興。難道現在的年輕人都喜歡這種無聊又放縱的玩意嗎?這簡直在浪漫時間!

別說皇朝,就連酒店裡的酒吧,她亦未曾去過。她從來只會把時間放在回報率高的事情上,例如讀書、工作和老友聚會,除此之外,她統統拒絕其餘一切的聯誼活動。

「點歌啦。」周芷澄將點歌紙遞給Jessie。「既然來到,就應該好好盡興!」

「恕我無法盡興。」Jessie一盤冷水倒在周芷澄身上。「再不走,我就打給張正匡投訴妳。」

周芷澄又再掛起虛假的笑容。「別這樣子嘛!妳等我一會兒,我馬上找個初戀給妳!」說罷,她跟場內的負責人交頭接耳,未幾,一個年輕帥氣的少年靠近Jessie,並主動為她倒酒,但Jessie並沒有接受對方的好意。帥氣少年沒有氣餒,他主動托起Jessie的下巴,一副含情脈脈的樣子,令Jessie欣然接受對方的眼神,但當他愈靠愈近時,她理智地將他推開。

剛才他們對視的一刻,她除了覺得他看上去酷酷的、有點像林峰之外,就根本沒有其他感覺。

「嘩!妳竟然不心動?」周芷澄對結果難以置信。「他可是這一帶最有型的酒保,眾多少女迷倒在他的電眼之下,妳居然能夠推翻一切!」

「少女。」Jessie冷笑一聲。「我怎麼看也不像你們如此無知吧。妳那個未成年的朋友似乎道行未夠呢。」

「喂,不止少女,也有些OL放工後特意過來探望他呀。」周芷澄反駁,更對Jessie如此冷靜的舉動感到好奇。「嗯,剛才氣氛正好,簡直就是電出火花的黃金時間嘛,妳竟然無動於衷?」

「我對他完全看不上眼。」Jessie似笑非笑。

「我終於明白妳為甚麼要找初戀了。」周芷澄指著委託人奸笑。「妳不是要找對象,妳是想找那種撲通撲通的感覺,因為妳對男人無感覺!」

「要我給妳一支咪高峰嗎?」Jessie坦然默認。「要是這麼容易就給解決掉,我就不用給你們五千元。」

「我總不信妳對所有男人都沒有感覺!就把我認識的人統統帶過來給妳見識一下!」

「好呀,隨時奉陪。」

周芷澄和Jessie倔強地瞪着對方。不知不覺,這宗委託已經變成兩個女人的戰場。

 

 

(下月10號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