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偵探 · 舖‬》~委託壹~ 遺失的時間

tantei-1-head

周芷澄接到的第一件委託來自一位六十歲的老婦人,李秀,未婚,經社工轉介後居於某間設施簡陋的安老院,但由於患上重病,所以已經時日無多。她了解委託者的資料後,便決定先親自到安老院一趟,跟這位老婦人見面再決定下一步的行動。

總之,她的目標就是要破壞各種委託人對張正匡的信心!

安老院位於偏離市區的近郊位置。周芷澄走了好一段路,弄得汗流浹背才找到目的地,卻驚覺這裡猶如醫院般氣氛沈重,而且悽厲的痛哭聲不斷在走廊裡立體環迴,使她怕得按住耳朵不敢靠近門框。駐場護士把她帶到其中一間房,房裡的老人狀態似乎比較好,而睡在一旁的正是委託人李秀。

「自從親戚把她送過來之後,就沒有人探望過她了。」護士說道。「平常都只有社工過來問候。」

周芷澄點點頭示意明白,及後,她主動拍拍李秀的肩膀。「婆婆,妳好,我是張正匡偵探派來的人。」

李秀沒有回應,周芷澄於是轉換位置,在對方的面前大聲呼喚:「婆婆!我是張正匡派來的人!」

正在睡覺的老人紛紛被周芷澄的聲量嚇倒。他們連忙埋怨及責罵,害她氣得立即反駁,此時李秀終於睜開眼睛,看見眼前的陌生人後問:「妳……誰啊?」

周芷澄氣沖沖地回應:「我是張正匡的助手!」

李秀卻茫無頭緒。「張……正?誰?」

周芷澄決定將氣吞下肚。「我們偵探社接到妳的委託,說妳想找時間!」

「委……」李秀氣喘得不斷咳嗽。周芷澄聽後竟然放鬆心情說:「好,既然妳不知道,我就回去吃下午茶囉。」

結果她真的走到一間咖啡店裡,吃了件蛋糕喝了杯紅茶,再斯斯然回到偵探社。怎料,張正匡已站在門外等她,並板著臉質問:「妳剛才到哪裡去?」

周芷澄仍未意識到事態。「去那所安老院嘛。」

「看來那所安老院設備也頗完善啊。怎樣?可吃得出蛋糕有老人家的屎尿味?」

她驚覺對方得悉她吃下午茶一事。「你跟蹤我?」

他的面色依然難看。「妳去到安老院之後不但沒有追問委託人,還拍拍屁股走掉,光是這點妳已經不合格。」

她以為自己被安裝了偷聽器,不禁拍拍身體希望將儀器掉落,他便露出一副看著白痴人做白痴舉動的表情。

「不用裝偷聽器也猜到妳的行為模式。」

「真不知道是真是假。」她喃喃自語。「我肯定你有甚麼古怪。」

「說吧,妳為甚麼沒有處理委託?」

「她說她不知道你是誰!」她特別強調。「所以根本不關我的事。」

「妳看電視的時候,可有見過被調查的對象認識偵探本人?」他反問。「算吧,這間舖頭跟妳有緣無份了。」

「喂!不是她委託你嗎?」她反被弄得更一頭無緒。「好了好了!那她既然不認識你,我又有甚麼辦法?」

他指着自己的頭顱。「人家說頭大無腦,看來妳就算頭小,腦汁也沒剩下多少。」

被嘲笑的她更不服氣。「我只是沒有使出真本領而已,免得我搶盡你的風頭!」

他揚起一邊眉毛。「我倒是有興趣見識一下妳的真本領。」

眼見對方作出挑釁,周芷澄頓時中計了。她二話不說走遍各個超市購買不同款式的時鐘,然後來到李秀面前,逐一將時鐘放置在李秀的床邊。未幾,鬧鐘一個一個響起,李秀嚇得立即從床上彈跳起來,周芷澄見狀居然捧腹大笑。

「你們這班婆婆還真怕鬧鐘聲!太好笑!我忍不住!」

眾老人家聽後狠狠地瞪着她,其中鄰床的婆婆更用報紙重重地往她的頭拍打。「妳這孩子真沒家教!我今天就要代妳的父母好好管教妳!」

「嘩!」被打的周芷澄怕得到處躲避,眾老人家見狀紛紛舉起手上的東西加入戰團,場面一片混亂,幸好張正匡及時出現,讓她躲到他的身後。

「各位婆婆,給我一個面子,打的時候請對她手下留情。」

周芷澄頓感難以置信。「喂!你不是應該叫他們別打我嗎?」

他卻一副旁觀者模樣。「我覺得他們打得對。」

眾老人不約而同地附和,周芷澄發現他們對張正匡毫不陌生,恍然大悟。「哦,原來你們都認識!你有心玩我!」

「誰叫妳弄得如此局面?」他就像那種絕不會替下屬擺平危機的人。「要是妳對他們毫無尊敬的心,又怎能夠替她們完成委託?」

她聽後卻在心裡呢喃:「委甚麼託,我只是來搗亂。」

張正匡似乎看得見她內心的想法,於是強行拉着她到李秀面前,然後蹲下來跟李秀說話:「秀婆婆,我是匡仔,她是我的朋友,我們想帶妳到下面空地逛逛,可以嗎?」

李秀花了一段時間才認得出他。「匡仔!你怎會認識這種壞孩子!趕她出去!」

周芷澄激動得一肚氣,但仍然依照張正匡的吩咐推動李秀的輪椅,再把它停泊在飄香的花卉旁邊,讓李秀可以感受花朵盛開的美麗。張正匡趁機靠近對象,並以花開花落引入話題:「秀婆婆,如果時間可以停下來,多好?這樣一來,這些美麗的花朵就可以永遠盛開。」

李秀聽後一臉遺憾。「時間過去了就過去了。」

「秀婆婆,聽阿敏說,妳好後悔過往所奉獻的一切。」張正匡的聲線變得溫柔,但周芷澄聽後卻茫無頭緒。怎會又多了一個叫阿敏的人?

她嘆氣,露出無可奈何的表情。「誰叫我當初不聽大家的勸告,跑去當人家的情婦,一去便過了三十多年。這些年來,我一直躲在那間所謂的金屋裡,不知自己可以幹甚麼,也不知墮了多少次胎。我只知道,我總算過着無憂無慮的生活,也有多餘的錢寄給家人,但膝下一直無兒無女,到最後,連他去世也一分錢都不願意分給我……」

她愈說愈激動,張正匡於是撫拍她的背脊,說:「當初妳和他的相遇地方在哪裡?」

「公司。」她咽哽。

「如果當初妳面試不成功的話,妳就不會在那間公司工作。」

「如果當初我面試不成功的話……」她開始陷入思考之中。

「閉上眼睛想想。妳會進去另一間公司工作吧。妳會照樣當秘書?還是其他職位?」他開始加以引導。

「我不想再當秘書了。我不想在公司裡工作,我想開舖頭做生意,賣我喜歡製作的毛公仔。」她開始進入自己的幻想世界裡。她用多年來的積蓄租用一間位於偏僻小巷的舖頭,面積雖小但五臟俱全。她的獨家毛公仔深受小朋友喜愛,漸漸地打出名堂,但好景不常,業主要收回她的舖頭,她於是再用積蓄租了另一間位置比較熱鬧的舖頭。憑著她堅定的意志,她終於賺到人生的第一桶金,之後她更邂逅一位意中人,和他組織家庭及生兒育女,子女長大後很生性很孝順,現在她和丈夫每天弄孫為樂,生活悠然自得。

李秀看見自己能夠腳踏實地做人,不禁露出滿意的笑容。微風輕輕吹過,她舒服得慢慢合上眼睛,感受那最美好的時光後,無論張正匡再說甚麼,她都猶如一個雕像般動也不動。張正匡察覺後露出安慰的微笑,然後默默地陪伴在委託人左右,周芷澄則對眼前的情景不太有感觸。她只是覺得,時間一旦流逝,無論有多富裕、有多勢利,也像掉進無底深淵的寶物一樣,儘管費盡力氣也要接受遺失掉的事實。

因為時間過去了就過去了,既無法回去也無法改變,她唯一可以做的,就只有接受。

 

(待續…下一話將於12月25日連載)

 

紫寧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purplekaik

分享
上一篇文章上上下下左右左右BA Ch.019
下一篇文章蓄勢待發 ── 楊潮凱
由自資出版到奇幻小說作者。 或許是不切實際的夢,但同時也許是自己確實存在於世上的證明。 原本對寫作抱有疑惑,大學畢業前毅然豁出去香港自資出版,自此如願成為小說作者。最新出版《救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