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偵探 · 舖‬》~委託參~ 流連街頭的女孩 (下)

偵探舖3-b

周芷澄霸佔房間後,先將行李裡的東西放好,再把從廁所拿來的香氣清新噴霧在房內到處噴灑,一瞬間,就將原本屬於張正匡的討厭味道換成濃郁清爽的檸檬味。她整個人摔在床上,閉起眼睛深深呼吸,享受這一點點舒服的寧靜,卻突然想起張正匡也曾經睡在同一地方裡,嚇得她馬上跳起來,不斷將香氣清新噴霧灑在床上,但由於香味太強烈,頓時害她不斷打噴嚏。

這時才察覺到,原來充斥着的並非檸檬味,而是不管怎樣也無法完全消臭的廁所味。

她一邊捂住鼻子一邊拉開黑色窗簾,再連忙打開那隻唯一的玻璃窗,此時發現樓下竟然空無一人!她奇怪得立即望望手機。現在才十二點,應該沒這麼早就睡了吧?她溜溜眼珠,開始想到些有趣的主意。要是那討厭的傢伙真的睡了,那就代表,現在是她的天下囉!

她高興得準備搗亂一番時,肚子卻興奮地演奏起來。她摸摸肚皮,才驚覺自己好像一整天也沒吃過甚麼。現在,唯有硬着頭皮下去找點東西吃吧。誰不知當她打開雪櫃時,竟然發現驚天大秘密!

「這是雪櫃嗎?」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沒想到裡頭居然空空如也,連一瓶啤酒也沒有!「啊,他們買來幹嘛?買來當擺設嗎?真是一群奇怪的生物。」

她對着空空的雪櫃自言自語,恰巧,一把討厭的聲音從後傳來:「有病就去看醫生,不要站在這裡扮鬼。」

她別過頭來,看見張正匡捧着一大碗杯麵,終於明白雪櫃只是用來裝飾的原因。「你不煮東西吃嗎?」

他坐在辦公桌前,大口大口地吃着杯麵,但沒有回答問題。她於是關上雪櫃,決定追着他問:「連酒也不喝?」

他繼續吃着杯麵。她見狀便向他伸手,說:「給我一百元。」

「為甚麼?」這次他卻主動開口說話。

「當然是買點東西回來啊!這雪櫃總得要放些食物進去吧。」

他從櫃桶裡取出另一個杯麵扔給她。「不用謝。」

她咬牙切齒地瞪着他。「我最討厭吃杯麵。」

「沒錢也要嫌三嫌四呢。」他一副欠揍的模樣。「妳應該乾脆睡在天橋底下,那就可以天天吃大餐。」

「反正這裡也不用交租啊。」她跟着露出一副得逞的樣子。「啊,我現在去找朋友吃飯,拜。」

「不准去!」他突然兇惡地大叫。「妳要是再去,就別再回來!」

「甚麼?」天呀,她真的摸不着頭腦呢!

「總之妳不准再去酒吧。要是被我發現,這間舖頭就永遠屬於我。」

他的語氣是何等的嚴厲呢,使她被嚇得整個人都僵直了。他這個瞪大眼睛的模樣,活像個會殺人的黑社會大哥似的,真的很可怕。

「好……我……我現在就去買些吃的回來。」她好不容易才敢打破僵局,然後腳步像螃蟹般,準備不動聲色地離開舖頭。「該……買甚麼好呢?烏冬?意粉?啊……突然好想吃蕎麥麵呢。我現在去買……」

他的表情仍然緊繃,但當她離開後,他臉上的表情卻立即放鬆起來。蕎麥麵?他邊吃杯麵邊想起剛才她的說話。那人頭豬腦還真以為這裡是餐廳啊,該不會把這裡弄得亂七八糟吧?他開始有點擔心了,但她似乎對自己很有信心,興高采烈地在24小時營業的超市購物,不出一會兒,就已經捧着兩大袋東西回舖頭。

「登登!」周芷澄滿懷笑容地拿出一包蕎麥麵,然後露出相當捨不得的表情。「這可是真正日本製的呢。平常我一定不會買,好貴啊。」

張正匡狠心地潑冷水。「妳這個蕎麥麵應該要等十個三分鐘吧。」

她聽後心下一沈。「你這裡連電磁爐也沒有嗎?」

「原來妳不是人頭豬腦,是連眼睛都瞎了的白痴。」

「你……真的沒有爐嗎?」她已心知不妙。

他舉起剛剛泡好的、香噴噴的杯麵,然後掛上非常虛偽的笑容。此時,她的肚子又再次響起樂曲,沒辦法之下,唯有先搶去他手中的杯麵,但仍然對此深深不忿。

「吃這麼多,頭上遲早會長出一大個杯麵來!」

「二十元。」他的表情依然那麼的冷血無情。「這個杯麵加熱水的價錢,在薪水裡扣除。」

「二十元?你這個冷血狂魔!簡直一點都不體諒我這個弱小的少女!」她氣得隨便將東西扔進雪櫃,然後捧着一打啤酒和杯麵上樓充飢。「我一定會找辦法弄個電磁爐回來!」

「電費在薪水裡扣除。」

「扣吧!扣吧!扣吧!」

她摔門後忍不住大叫!這個究竟是甚麼人啊?為甚麼她得要被他牽着鼻子走?為甚麼爹哋要把舖頸賣給這傢伙啊?她懷着一肚氣狼吞這個價值二十元的杯麵,然後一口氣將啤酒統統喝光。酒氣瀰漫,滿臉通紅的她躺在床上,以為可以醉醺醺地昏睡過去,卻始終眼光光地望着手機。

已經凌晨三點了,但手機應用程式中收藏的漫畫早已看完,又沒有新的漫畫更新,甚麼Facebook、Instagram、Twitter、微博也都已經沒有任何更新了。她悶得唯有瀏覽不同的新聞報導,才好不容易捱到四點。房間的燈光依然未熄,坐在樓下的張正匡抬頭望望,隱約從窗簾中看見某個背影,便得知她仍未入睡。他亮起檯燈、戴着耳機,透過手機的視頻應用程式搜索劇集觀看,卻發現網站又被封鎖了。網站已經封鎖大部分動漫和港台劇集,日劇沒辦法看,現在連唯一的韓劇也要封鎖嗎?他無奈地嘆一口氣,唯有花時間再找其他沒被封鎖的劇集,花了很久,好不容易才找到套《太陽的後裔》。

片段成功播放後,他便吞下藥丸,然後伏在桌上追看這套新劇集。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氣氛亦變得愈來愈沈寂。周芷澄仍然眼光光,但有點不想再看電話的想法了。她望望時鐘,啊,終於差不多到五點,天快要光了,那傢伙也快要醒來吧。她拉開窗簾,看見他就這樣一直坐在椅子上,不禁感到有點過意不去。

其實他可以不把這房間讓給她吧,又或者,他甚至可以不把她留下來。

周芷澄走下樓,靜靜地靠近他的身邊,卻察覺到手機螢幕原來一直播放着同一劇集,可他已經闔上眼睛,呼吸聲又很慢,應該早就睡着了。但既然如此,為甚麼要一直裝作看電視呢?她拿起電話一看,頓時認出女主角是宋慧喬。啊,這一定是最近很熱門的《太陽的後裔》,她記得曾經在娛樂新聞看過,但沒想到,原來他也有追看韓劇的習慣呢。

她瞄瞄畫面,不禁被穿着醫生袍的宋慧喬吸引過來。反正也睡不着了,不如坐下來看吧。於是,她拉開椅子,卻一不小心撞倒某件東西,嚇得她立即從地上拾起來,沒想到,她手中的居然是一樽藥丸,還有醫生處方的標籤。

「來治療失眠……」她讀着標籤上面的字句,忽然內心有種難以解釋的感覺。難道這傢伙每晚也睡得不好嗎?所以,電視劇並不是用來看,而是用來令自己的眼皮變得更累。

像她這樣,沒有電話的話,就真的只好眼光光迎接太陽起床了。

「安眠藥呢……」她拿起藥瓶苦笑。以前她買酒喝醉,現在卻連酒也失效。「好像是一個相當不錯的選擇呢。下次就試試你吧。」

劇集繼續播放。周芷澄跟着張正匡伏在桌上,靜靜地看着眼前那無聲的畫面。就這樣,時間又不知不覺流逝,曙光慢慢透進舖頭裡,最後映照在他們兩人的身上。周芷澄好像睡着了,張正匡則仍然維持同一姿勢,但表情突然扭曲起來,額頭微微冒起冷汗,更握起拳頭,呼吸變得相當急速。

他看見自己坐在一輛私家車裡,車裡坐滿金色頭髮的少年,手臂上更有紋身,似乎是一群小混混。他們邊駕車邊唱歌,興奮得手舞足動,但沒有留意眼前的男孩。男孩正在斑馬線上過馬路,原本仍有一段距離的他們竟然踏下油門,一瞬間,碰的一聲便將那個男孩撞倒。

「啊!」張正匡嚇得馬上醒來,再慌張地從櫃桶取出另一樽藥,然後連忙將藥丸塞進自己的嘴裡。但心跳仍然很急速,呼吸聲也未曾減慢,他吃了藥之後,閉上眼睛,嘗試令自己冷靜下來,此時,卻感覺到有人正在靠近。

他仍然緊閉雙眼,但就在那一瞬間,他突然一手捉住對方,並露出相當兇狠的眼神。

「嘩!」對方大叫。他把焦點重新放到眼前,發現原來靠近他的人只是周芷澄。「你……你想……嚇死人嗎?」

「妳為甚麼會在這裡?」他慢慢放開手。

「看……看劇啊。」剛才,她的心臟快要停頓了。「宋慧喬。」

「滾回樓上去。」說罷,他轉身抹去頭上的冷汗。「滾!」

這次,周芷澄沒有駁斥甚麼,她確實看見臉青唇白的他,也明顯知道他為何會變得如此慌張。她默默地從紙箱裡取出一枝瓶裝水,打開瓶蓋後,主動遞給張正匡。他察覺後別過頭來,但沒有說些甚麼。兩個人就這樣互相對視,一直一直,直至陽光照進他們的臉。

「我不是叫妳滾回去嗎?」他的語氣已經放緩了許多。

「對於發惡夢這件事,我可是相當有經驗呢。喝點水,然後用熱水洗個臉,會清醒很多。」她就像個大姐姐般懂得如何照顧別人,可是,當他接過那枝瓶裝水後,卻大口大口地喝。

「不是這樣的。」她連忙糾正他。「不是叫你大口大口喝,是慢慢、慢慢將水喝下。」

「所以,妳的方法並不是每個人都適合。」他又變回那冷言冷語的張正匡,但情緒似乎開始穩定下來。「滾回妳的閣樓去。」

「你這個人真是的!虧我還一心想幫你!」

「那就拜託收起妳的好心。」他故意推開她才走到廁所裡去,她雖然一肚氣,但仍然默默凝視他的背影。

究竟這個人發了個怎樣的惡夢,才會讓他如此慌張呢?之前發生過甚麼事情呢?那些藥丸又是怎麼一回事?忽然間,她覺得自己不應該再去討厭,而是要好好了解一下這個人。

至少,他們現在算是同一屋簷下吧,她覺得自己應該要知道他更多的事情。

 

(下月10號、委託肆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