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偵探.舖‬》~委託肆~ 美男子醫生和焦急的婆婆

偵探舖4

「好啦,周芷澄,見妳又乖又聽話,我就決定將舖頭交還給妳。」張正匡和華仔笑盈盈地將屋契遞給她。「以後這間舖頭就屬於妳了。」

「Yeah!」她高興得馬上接過屋契,然後稍微露出驕傲的姿態。「好吧,看在你們把舖頭交還給我的份上,本小姐就留你們活口。」說罷,她便拿起掃帚指向他們,一瞬間,他們就退縮得像個小矮人般。「從今以後,你們就在這裡替我洗衣服、洗廁所、煮飯和掃地啦!」

張正匡和華仔嚇得連忙向她下跪求饒,並以最悽涼的慘叫聲呼叫着:「大王饒命啊!」周芷澄不但無動於衷,而且他們叫得愈悽厲,她就愈享受!她跳到辦公桌上,單手舉起掃帚、另一隻手則撐着腰間,然後,她的身體慢慢澎湃,漸漸變得愈來愈大。

「嘩哈哈哈哈哈!你們都是我的奴隸!I am the King of the World!」

可惜,她的聲音瞬間被嘈雜的汽車嗶嗶聲蓋過。

「唉呀!」

骨頭痛得快要裂開了!她睜開眼睛,才發現原來自己連人帶柀從床舖摔到地板上,而剛才那些只是夢境!唉喲,還真不願意醒來。她睡眼惺忪地繼續蜷回那溫暖的床舖,希望繼續在夢中折磨那兩個傢伙,怎料這時,大門卻傳來響亮的門鈴聲。

她抱着床柀輾轉反側,甚至將耳朵完完全全塞進枕頭裡,但那門鈴聲竟然愈奏愈激烈。

「喂!開門呀!」周芷澄往樓下大叫,但根本無人回應。「喂!喂!張正匡!」

樓下仍舊沒人回應,門鈴聲也繼續永無休止,為了解除苦難,她唯有選擇最痛不欲生的方法,就是乾脆離開床舖並快、狠、準地打發對方離開。

「我們現在還未開門,請稍候再過來吧。」她連大門都懶得打開。

「我有非常緊急的事情要找張正匡。」對方是男人,但聲線和語氣都相當溫柔。「能不能先讓我進來等?」

「不能。」她一口拒絕。

「真的非常緊急。」對方央求。「Please。」

「真是倒楣的一天呢!」她始終不敵對方苦苦哀求的語氣,毅然打開大門,就在這一刻,陽光乍現,一位金髮美男子的臉孔漸漸浮現於眼前,害她頓時目瞪口呆,然後趕緊整理頭髮和儀容。面對一個如此帥俊的男子,她這副剛剛起床、頭髮蓬鬆而且還流着口水的德行,實在尷尬得簡直無地自容。

「你……進來吧。」她現在恨不得找個洞跳進去。

「謝謝妳啊,小芷澄。」天啊,他連微笑也相當溫柔。她像個小粉絲般跟着他,卻突然醒悟過來。

「我可不記得自己曾經有向人介紹過『小芷澄』這名字。」

他笑而不語,然後將一袋又一袋印有麥當勞的膠袋放在桌上。「我不知道妳喜歡吃哪種,所以買了很多,妳喜歡吃哪種?」

「哦。」她又再次敗給他的笑容陷阱。

「妳喜歡吃熱香餅嗎?還是扭扭粉?」他甚至賢良得,先用廢紙鋪在桌上,再慢慢將膠袋裡的食物一份又一份放置好。「朱古力好嗎?」

「哦。」她其實已經不懂反應了。

他又微笑。接着,他毫不猶豫地打開廁所門,沒想到,原來張正匡一直躲在廁所裡。

「又被發現了。」張正匡一臉洩氣。

「你可以參考老鼠,牠們會躲在天花板裡。」美男子似笑非笑地說。

「我要認真考慮一下。」張正匡板着臉地說。「你又跑過來幹甚麼?」

「來買早餐給你……們啊。」美男子的笑容有點狡猾。他望着張正匡時,偶而看到身後的櫃,突然收回笑容。「這種牙膏有Triclosan,你還在用嗎?」

張正匡似乎早就知道。「這世上甚麼東西也有毒。」

「把它扔掉。」說罷,美男子一手搶去張正匡手中的牙膏。

「拿來!你把它拿走了,那我刷甚麼?」

「不刷牙一次也沒問題。」美男子對這答案滿懷信心。張正匡聽後反而一臉無奈。

「你一天到尾買來這麼多快餐,難道就不會生cancer?」

「你不要再用這種牌子的牙膏了。」美男子堅持。

張正匡瞪着對方,無可奈何之下唯有用清水嗽口。梳洗完畢後,他故意在那些早餐面前繞了一圈,然後露出嫌棄的眼神。「我不吃蛋。」

「小芷澄可能喜歡吃。」美男子望着周芷澄微笑。「我第一次跟小芷澄見面,當然要萬事俱備。」

「那個……」周芷澄其實坐在一旁觀察二人的互動。「可不可以別再叫我『小芷澄』?」

「這名字很可愛啊。」美男子笑着望向張正匡。「反正從小開始就很可愛,對吧?」

正在吃扭扭粉的張正匡瞪了對方一眼,美男子溜溜眼珠,不敢再多說話,但此話明顯引來周芷澄的好奇。她準備追問之際,美男子卻打斷她的說話:「啊,還是先跟初次見面的姑娘打個招呼吧。你好,我叫歐浩日,心胸肺外科醫生。」

「醫生?」周芷澄呆了。現在的醫生都是美男子嗎?她開始追問歐浩日關於醫生平日的職務,兩個人一問一答,氣氛樂也融融。相反,被冷落的張正匡露出不太滿意的臉孔,不知不覺,將扭扭粉中的熟蛋壓得一碗都是蛋碎。

「花痴女。」他在嘴裡唸唸有詞,但聲音還是被聽見。

「你說誰是花痴女?」周芷澄別過頭來瞪着他。

「說,為甚麼一早就過來?」張正匡望着歐浩日。

「你說誰是花痴女?」周芷澄咬牙切齒地問。她最討厭被無視!

歐浩日偷笑了。「醫院那邊有個委託想找你幫忙。」

張正匡沒有多想。「拒絕。」

「為甚麼?」周芷澄激動得立即加入對話。

「六千。」歐浩日開始提出條件。

「拒絕。」但錢似乎打動不了張正匡。

「為甚麼拒絕?」難道周芷澄要眼睜睜看着六千元飛走嗎?不行!「他不會拒絕委託的,他不接的話,我接!」

歐浩日倒是有點愕然。「那個委託……有點難以啟齒。」

「我不怕!」周芷澄拍拍自己的心口。「我是他的助手嘛,當然可以勝任。」

「拒絕。」張正匡故意在她的面前大聲地說。

歐浩日露出尷尬的笑容,然後靠在張正匡的耳邊說:「別逞強了,你始終也需要賺點錢來養這個可愛的小芷澄吧。」

張正匡喝一口熱朱古力,看似無動於衷,但就突然拿起外套。「我不吃熱香餅。」

周芷澄呆了。「關我甚麼事?」

「他的意思是,請妳把熱香餅吃掉。」歐浩日主動擔任代言人的角色。

「你一定是他肚裡的蟲。」周芷澄既感可笑,又對歐浩日感佩服。另一方面,張正匡拿着車匙之際,華仔剛好來到,看見歐浩日之後嚇了一跳。

「你為甚麼又在這裡啊?」華仔鼓起嘴巴,明顯在吃乾醋。「大佬,你要跟他出去嗎?去哪裡?我又去!」

「有委託。」張正匡似乎沒意識到危機。「回來正好,給我好好看着她,別讓她踏出舖頭半步。」

「甚麼?」周芷澄沒想到這火焰居然燒到她身上。「你出去就出去啦。難道管我有錢分嗎?」

「也別讓她接委託。」張正匡再三叮囑後,急匆匆地離開舖頭,而歐浩日離開前亦向周芷澄道別。就這樣,主人狠心地將兩個孤兒仔遺留在冷冰冰的四幅牆裡。

「我好歹也是你的助手吧,為甚麼要拋棄我?」華仔無精打采地伏在桌上。「孤伶伶一個人……」

周芷澄也一併伏在桌上碎碎唸。「今天真是倒楣的一天呢。今晚應該早點睡,發個驚天地泣鬼神的夢,讓我好好折磨那個冷血狂魔!」她毅然打開那盒熱香餅,決定將怒氣統統吃進肚裡。「死人張正匡!連早餐也要吃你不喜歡吃的東西!我今晚就發夢讓你變成熱香餅星人!啊,不對啊!為甚麼他叫我不出去,我就一定不能出去?唉呀!周芷澄,妳真白痴!」

她氣得將刀叉扔到桌上,這時手提電話響起,另一端傳來一把刺耳的女聲:「妳究竟去了哪裡?少爺仔要請我們去五星級酒店吃早餐!快點過來!」

「哦。」周芷澄先是很平淡地回應,但馬上就意識到消息有多美好。「啊!等等我!我現在馬上跑過來!」

「連妳也要拋棄我嗎?」華仔死氣沈沈地望着她。

「乖,你乖乖地在這裡等我回來。」周芷澄撫摸華仔的頭髮。「你加油看舖啦!努力!」她說了個加油手勢後,便興高采烈地打開大門。陽光乍現,她呼吸一口自由的空氣,準備享受美好的新一天,突然,她被某人捉住了雙手。

「啊!」她嚇得尖叫起來。這時,她才發現原來對方是一個婆婆。

「求……求妳……救救……我兒……子吧!」婆婆氣喘地說。

「怎樣救?」她反問。

「不見……了……他……不見……」

她倒是能夠臨危不亂。「婆婆,妳應該去報警呀。警察局在……在哪裡?」這時,她才察覺到自己根本不曉得警察局的位置。「啊!打999吧。我幫妳打—」

婆婆阻止了她的行動。「「妳……幫我……就在……這附近……」說罷,婆婆一手拉着她的衣袖,並企圖帶她到某個方向去。她見狀唯有跟着婆婆走,但電話鈴聲又再響起。

「妳來到沒有?」另一端仍然是那把刺耳的女聲。

「嗯……」周芷澄握着電話,再望着一臉焦急的婆婆,令她的喉嚨一時之間發不出聲音來。難得一遇的、奢華的五星級早餐,和需要幫忙的婆婆,兩者之間,她該如何選擇?

「喂,妳有在聽嗎?」電話繼續傳來聲音。

「嗯……有點……剛剛有點事情,我不過來了。」這個念頭,恐怕連她自己也難以置信。「就這樣。」她乾脆將電話掛掉,然後繼續跟着婆婆走。未幾,她們來到南灣湖旁邊的休憩區。

「婆婆,妳兒子是不是掉到水裡去?」周芷澄嚇得掩臉失色。「怎麼辦?還是應該叫警察過來吧!」

「他跟我……玩捉迷藏……不知道躲到……哪裡去……」

「太好了。」她拍拍心口使自己冷靜。「婆婆,不如妳坐下來,我幫妳在這裡找找吧。」

婆婆點頭後坐在椅子上,看着周芷澄在廣寬的休憩區中尋覓,但其實根本一目了然。烈日當空下,她幾乎走遍整個南灣湖了,但始終看不見疑似的身影。

應該說,這麼早的時候,這裡寂靜得連人影也沒有。

「周芷澄,妳一定是瘋了,酒店早餐也不去吃,居然跑來這裡晨運。」她忍不住嘲諷自己了。「啊!周芷澄,妳真笨!」

她喘着氣回到婆婆的身邊,這時,她看見婆婆手中抱着一隻貴婦狗。「婆婆,我找不到啊。」

「啊,小妹妹妳回來啦。」婆婆已經不再氣喘了,而且笑嘻嘻地跟周芷澄打招呼。「來跟姐姐說早晨吧。」

「這隻狗是妳的?」周芷澄坐了下來。

「牠就是兒子囉。」婆婆撫摸貴婦狗的毛。

「牠就是婆婆妳要找的兒子?」周芷澄激動得快要昏倒了。

「我的兒子好厲害啊,牠一直藏在獨木舟裡,讓大家都找不到呢。」婆婆高舉手中的貴婦狗,並為牠喝采。周芷澄聽後卻木無表情地回答:「是呢,真的好厲害。」

今天真是倒楣的一天呢。周芷澄累得快要虛脫了,她抬頭望望天,又低頭望望地,有點不知道自己為何會在此時此刻身處在這裡,但看見婆婆笑得如此燦爛,狗狗又好像很高興似的,就讓她覺得苦盡甘來。算了,人命又好、狗命也好,至少結果是好的。

她有好好地完成委託,對吧?

 

(委託伍於本月25號待續……)

分享
上一篇文章情迷法國香頌(下)
下一篇文章堅持的力量
由自資出版到奇幻小說作者。 或許是不切實際的夢,但同時也許是自己確實存在於世上的證明。 原本對寫作抱有疑惑,大學畢業前毅然豁出去香港自資出版,自此如願成為小說作者。最新出版《救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