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偵探・舖‬》~序幕~ 一個偵探助手的誕生

偵探舖

一個打扮時髦的少女毅然闖進某間連鎖地產公司,並氣喘喘地叫道:「我要賣了這間舖!」

地產經紀聽後紛紛打量眼前人。只見她一臉稚氣,頭髮染得五顏六色,衣服又穿得誇張怪異,而且聲線沙啞,根本就是喝醉了便胡亂發酒瘋的不良少女嘛!他們決定對她不理睬,她察覺後竟然一手關了其中一部電腦,嚇得那個正在趕報告的經紀連忙大叫。她見狀露出得逞的笑容,有見及此,一位官仔骨骨的男人唯有上前接待。

「小姐,我是這裡的經理,請問有甚麼能夠幫忙?」他的笑容很牽強。

「你聽不見我的說話嗎?」她隨即拿出殘舊的屋契並遞給他查閱,對方於是認真地檢查,卻露出無奈的表情說:「麻煩小姐先出示身份證。」

她不耐煩地舉起身份證,及後,對方以標準官腔作解釋:「周芷澄小姐,屋契上沒有妳的名字,所以妳不能夠直接賣掉這間地舖。如果妳—」

周芷澄氣沖沖地打斷對方的話。「我爹哋死了,所以他將這間舖留給我,我是合法繼承人!」

對方依然平心靜氣地解釋:「若然小姐所言屬實,麻煩妳先到律師樓和物業登記局更改擁有人的名字。」

她聽得一頭無緒。「甚麼甚麼局?」

「律師樓和物業登記局。」

「好,你們等我!」

她奪回屋契和身份證後一臉不服氣地離開地產店。與此同時,一位頭戴鴨舌帽的少年從同一間地產公司跑出來,他靠近路邊的一架寶馬房車,並跟駕駛座的男人報告:「大佬,她想賣舖。」

車內的男人聽後沈默不語。他雖然一身年輕T恤和牛仔褲打扮,但若跟身旁的少年相比,始終難掩他成熟的魅力,以及一張特別滄桑的臉。

少年追問:「我們要否繼續跟蹤她?」

「你先回去。」他一手轉動方向盤飛快地在馬路上奔馳,畫面一轉,他已泊好車再斯斯然地步進一座寫字樓裡。看,果然發現周芷澄的蹤影!她和律師剛碰面,就滔滔不絕地明言自己需要賣舖應急,並要求律師盡快進行轉名手續。

「周小姐,很抱歉。周老先生曾經交代過,若果妳要賣舖套現的話,我們需要得到一個人的批准。」律師的語調斯斯文文,反令周芷澄不滿。

「我姑媽同意。」她擺出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樣,彷彿要用勢利的氣場取得絕對勝利。然而,律師聽後變得支支吾吾,似乎想千方百計去阻止當事人轉名。

「律師哥哥,我沒錢讀大學了,求你幫幫我吧。」她隨即擺上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並編出一個容易令人信服的藉口,頓時間,她活像小家碧玉般惹人憐愛。她纏着律師的手哭訴,害律師開始招架不住,忽然,另一把沈實且充滿磁性的男聲傳來。

「那個人是我。」他正是剛才跟蹤周芷澄的男人。

「張先生!」律師立即醒過來。「你來得正好!我剛要通知妳有關周小姐—」

「我都聽見。」他的笑容很深。

「妳是誰啊?」周芷澄露出不屑的眼神。

「妳想賣的那間地舖的擁有人。」

「又想招搖撞騙?」她聽後反而不感驚訝。「我爹哋只有我一個女兒,所以遺囑寫得好清楚,他的財產只會留給我一人。」

「因為他賣了給我。」他懶得再解釋。

她冷笑一聲。「看你一身打扮又霉又老土,請問你何德何能?」

律師見他們二人爭吵不斷後決定介入:「周小姐,周老先生確實在完成遺囑之後,將位於南灣的地舖賣了給張先生。他們在我們律師樓簽約,所以具有法律效力。」

「你為甚麼不早說?」她頓時意識到事情有多嚴重。

「聽聞妳缺錢所以想賣舖套現?」他得逞地舉起屋契,並指着印在屋契上的擁有人姓名。「如果妳表現乖乖的,我可能會考慮將舖頭還給妳。」

她揚起一邊眉毛。「你會這麼好心?」

「就看妳有多努力了。」他從她的頭髮打量至鞋子,未幾,他竟然瀟灑地轉身離開。

「站著!你想去哪裡?」她隨即追上前,但走廊裡居然失去他的蹤影!她急得立即跑落樓梯,好不容易落到地面層,卻驚訝地發現他早在寶馬房車內。

「嗨。」他戴上一副太陽眼鏡後,整個人的感覺已變得不再一樣,彷如一位非常成功的專業人士。

「你幹嘛偷別人的車?」她很不服氣。還以為他只是個很容易被處理的小伙子,沒想到他居然如此強勢。

「坐,帶妳去看看我的舖頭。」

「是我的舖頭!」她氣得故意大力關閉車門,卻又馬上意識到自己的失敗。周芷澄呀周芷澄,縱使內心有一萬個不願意,也要先裝作很崇拜和附和對方,才可以解決事情吧!她默默給自己洗腦,未料轉眼間,她已來到那處原本屬於她的地方。

「『失而復得』?尋寶呀?」她對這店名既茫無頭緒又鄙視。「等等!我明明昨天才觀察過,你竟然可以這麼快準備好?」

他脫下太陽眼鏡,眼角連同嘴角一併上揚。「因為我根本不用裝修。」

她驚訝地闖進店舖環繞一周。老實說,她對這裡的記憶很模糊,但依稀還察覺到除了添置新傢俱外,根本沒有改變過甚麼。這時,剛才頭戴鴨舌帽的少年湧至。

「大佬,我將所有文件都搬過來了。」

「很好。」他擺出老闆姿態望着她。「我不介意多收一個助手,不過妳要聽聽話話。」

她反擊。「我可沒想過當助手。」

他示意少年給她遞上名片,及後終於肯作自我介紹:「我叫張正匡,私家偵探,他叫華仔,是我助手。」

「華仔?」她忍不住嘲笑。「真以為自己是劉德華?那你是張學友嗎?」

「大佬呀!」華仔聽後向張正匡撒嬌,張正匡卻吩咐:「她叫周芷澄,你們好好相處吧。」

「大佬,我不要!」華仔表現得像個小孩子般扭計。

「大佬,我不要。」周芷澄以醜化方式重複對方的說話及語調,害華仔更感氣結。

「大佬,你說,你要我還是她!」

「大佬,你說,你要我還是她。」周芷澄繼續淘氣地扮華仔。

他們二人活像對唱雙聲的孖公仔般,弄得氣氛熱熱鬧鬧,也令張正匡忍不住偷笑。他們愈唱愈激動,他便清清喉嚨,準備出動去制止這場風雨。

「華仔,將委託檔案夾拿來。」一聲令下,華仔即刻退出吵鬧,並遞上一本厚厚的檔案夾。張正匡翻了翻頁,然後將當中的一部分遞給她看。

「這就是我們目前的委託。」

周芷澄看著那一疊厚厚的紙張不禁目瞪口呆。不是吧!一間新開的、規模又小的私家偵探社居然接到這麼多委託?而且,她更發現各種奇形怪狀的委託,例如尋權力、尋時間、尋初戀,甚至尋死神等等!

「偵探社不是應該尋人、尋貓狗、查情婦、查身家嗎?」

「我大佬才不稀罕接到那些普通到不得了的委託呢。」華仔挺起腰骨,對張正匡感到相當驕傲。

周芷澄瞪向他們。「我絕對懷疑你們這些都是代號。我知道啦!你們一定是小混混!不要用我的舖頭做壞事!」

「我大佬才不會做傷天害理的事!」華仔反駁。「況且,這舖頭一直都屬於我大佬,關妳甚麼事!」

她咆哮:「這裡是屬於我的!」

「就挑個最簡單的委託給妳。」張正匡已經沒有理會他們二人。「這個吧。尋時間。」

她把頭別過去。「聽不見。」

他得意洋洋地舉起屋契,使她恨得咬牙切齒地回應:「這個簡單啦。想要時間的話,我買個時鐘給他便行。」

「哼。這麼簡單的話,又不用大佬出馬啦。」

「是否我完成一宗委託,你就會還我舖頭?」

「妳覺得呢?」張正匡對她的愚蠢感到可惜。「一宗委託就可換回一間地舖,還真着數呢。」

「那我要當你的助手多久?」

「看妳的表現。」張正匡似笑非笑。

「哦,原來想找我當義工。」周芷澄雙手抱在胸前。「你才着數呢。」

「妳喜歡的話,我給妳薪水又如何?」

雖然張正匡在微笑,但眼神相當看不起她,似乎已有預感她根本無法勝任。周芷澄聽後卻雙目發亮,她現在確實需要錢應急,既然暫時無法賣舖,最好還是別跟他頂撞。

「好呀,老闆。」

她瞬間變臉,笑得就像向日葵般燦爛。她總不相信這間原本屬於她的地方,她會奪不回來!

 

(待續……)

 

紫寧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purplekaik

分享
上一篇文章上上下下左右左右BA Ch.018
下一篇文章蒙面超人
由自資出版到奇幻小說作者。 或許是不切實際的夢,但同時也許是自己確實存在於世上的證明。 原本對寫作抱有疑惑,大學畢業前毅然豁出去香港自資出版,自此如願成為小說作者。最新出版《救贖》。